作文没东西可写吗?

 

作家简介:

张之路,北京人,祖籍山东诸城。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著名作家、编剧。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集团一级编剧。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电影剧本《霹雳贝贝》《魔表》《疯狂的兔子》《暗号》《足球大侠》《扬起你的笑脸》等,专著《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

 

现在的学生作业多,业余时间少,家庭、学校两点一线,生活内容单调枯燥,往往见到作文就害怕,觉得没什么东西好写,尤其害怕命题作文。因此,让学生明白怎样将自己平时生活中的普通事情作为作文的材料,用在一些命题作文中,是很有必要的。

我不急于要求学生先写作文。我让学生先讲事情,讲和自己有关的事情。有一个初三的学生说了“五一”期间在家时,妈妈帮他一起填写升学志愿表的事。妈妈一次一次地选择,一次一次地修改,前前后后填写了四次草表才搞定。他始终在一旁看着,望着妈妈疲倦的面容,他心里不禁感动地想到:母爱真伟大啊!

这个事情很典型,也很真实。是绝大多数学生在他们的生活中都会遇到的事情。这样的事情许多学生觉得没什么写头。我说可以写。但问题是怎么写。材料有了,主题怎么确立,这是最要紧的。如果按照这个学生的思路,写成一篇表现母爱主题的作文,那就落入俗套,只能是很平庸的文章。我首先肯定他说的事情符合作文的题材要求,可以用,但问题是怎么个用法。如果要表现母爱的伟大,用这件事情行不行呢?我说,我认为这件事非但不能说明母爱,反而说明你母亲是在“害”你。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我说,志愿是你的志愿,现在你妈妈替你包办了,有可能违背了你的意愿,这是第一点;第二,填写志愿本来你自己可以完成,现在你妈妈帮你做了,其实是剥夺了你展示能力的机会。从这个角度讲,她不是爱你,而是“害”你。因此,你如果将此事作为作文题材,反映的主题不应该是表现母爱,而应是别的主题,那样,文章就新颖了。至于反映什么主题,好好想想,你应该能明白的。这个学生想了想说他明白了。

此外,对于这个材料,除了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外,还应围绕主题再添加一些描写,如,表现你妈妈急切性情的动作和语言的描写,你自己的心理描写,等等。在比较详细生动写完了整件事情的基础上,再适当地写些议论,点出主题。相信这篇作文会很不错。这个学生就很高兴地去准备写了。

还有一个女生说了这么一件事:一天,她乘坐一辆公交车,车里很挤,她好不容易坐上座位。这是,上来了一位年轻妈妈,带着一个小男孩。听到这儿我心想,又是“让座”这个老掉牙的故事。但我没打断她。女生继续说,看到小孩,她就要让座。这时,那位年轻的妈妈劝止了。她说:“让孩子站一会儿吧,他应该能够站的。”就这样,站了两站,有人下车了,小男孩坐到了座位。后来,又上来一位老大爷,小男孩马上把座位让给了老大爷。“我”看到了很羞愧。

这个故事比上面那个男孩说的故事要丰满曲折,但一听就知道有编造的成分。不过乘车是学生经常碰到的事,她讲的事情中有可信之处,所谓合乎“情理之中”,因此,改编一下还是可以用的。

怎么改?先把小男孩坐到了座位以及再让座的情节删掉,那些情节“编”的痕迹太大,而且对文章整体而言横生枝节,不易把握中心。然后在文章开始时应该对男孩的年龄有一个交代,最好设置在5、6岁学龄前比较适合。故事开头应有一点环境描写,如,天气很热,车内较挤,以便和后面的情节照应。直到“我”让座被年轻母亲婉言谢绝后,可以把文章的重心放在“我”对小男孩的观察上。当“我”看到小男孩站到后来脸涨得通红,头上的汗珠往下掉时,再一次起来让座。但又被拒绝了,而这一次拒绝“我”的是小男孩自己。

故事编到这儿可以戛然而止,篇幅控制在五六百字左右。最后用议论性的文字点出主题:在当今社会,父母对子女呵护过度、“小太阳”现象泛滥的情形下,这位年轻妈妈的教育思想和做法是值得赞扬和提倡的。

生活中能写进文章的事情应该有很多,关键是你要能挖掘,从普通的事情中找出新意,点石成金。像上面第一个材料可以用在《妈妈,我想对你说》《心愿》《我长大了》《毕业前夕》等这样的命题作文里;后一个材料可以用在《一件小事》《我的视线》《母爱》《身边的老师》等命题作文里。当然,材料应用的时候应该根据不同的题目做相应的调整,以符合主题的表现。即使有些题目,看上去和自己的材料相距甚远,但把材料变化一下,或者偏重某一点,也还是可以的。如,前一个材料还可以用在《思考人生》《沟通》这一类的作文里;而后一个材料也可以用到《眼神》《你是一道风景线》这一类的作文里。

当然,对有些作文题目,材料实在不能用进去的,就不能硬用了。那就需要多准备一些材料了。材料的准备,对作文来说就是“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而材料的来源,就是你的生活。


2016年08月24日

曹文轩:“读书好”与“把书读好
肖复兴:阅读与写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张之路:作文没东西可写吗?

作家简介:

张之路,北京人,祖籍山东诸城。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著名作家、编剧。中国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集团一级编剧。198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电影剧本《霹雳贝贝》《魔表》《疯狂的兔子》《暗号》《足球大侠》《扬起你的笑脸》等,专著《中国少年儿童电影史论》。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