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简介:

樊发稼,诗人、文学评论家。1937年生,上海市崇明县人。1954年,毕业于上海市崇明中学。1957年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生院文学系教授,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文学研究会会长。

出版有《儿童文学的春天》等10本评论集,《春雨的悄悄话》等41本作品集,选集有《樊发稼儿童文学评论选》《樊发稼作品选》等。


谈写作

我写了一辈子了。

写了一辈子,来谈写作,自忖是有这个资格的。

什么是写作?

写作,简言之,就是一种言说。

言说什么?言说世界。

世界,是一个广阔得无边无际的概念。

它涵括一切事物,包括人事、社会、生命、自然、环境、历史、发展、灭亡乃至整个天体宇宙……

言说世界,就是表达对世界的情意、感受、思考、看法。

写作,是一种书面言说,即用文字语言符号来表达人的思想感情。 

——当然,写作也是一种直接体现精神文明的文化。

以上,基本回答了写什么的问题。

那么,怎么写才写得好、写得动人心魄、写得令人倾倒?

这取决于写作者的素养。这素养,要靠认真汲取(学习)、反复实践、不懈修炼、持续积累经验,才能获得。

你若写诗,就应当具备诗人的气质和襟怀,以及高超的诗艺技巧,将最深刻的发见、最深厚的情感,浓缩在最精炼的语言之中,而这种语言是须是饶富音乐美的、有鲜明节奏和优雅动听的旋律的。

你若写小说,就必须会根据真实的历史或现实,构织曲折有趣、摄人心弦的故事。故事里的人物,因诸多鲜活的细节和个性话语的烘托而立体呈现、栩栩如生。离开故事和人物,就无所谓小说。

你若写报告文学,就要不辞辛劳、深入采访、占有大量第一手资料,用精湛思想之线,串起一系列“人物事迹”的珍珠,而这,必须通过对“事实”的大胆、果断又极精准的取舍得到。真实,是报告文学的生命。

你若写寓言,就须有不凡识见之火眼金睛,有穿透事物表象的洞察力,将精深的哲理蕴涵于看似十分简单、却是极有意思的小故事之中。作品之“理”,绝非枝头的鲜花一望而知,而如海中之涌、地下之雷,让人思而醒之、悟而得之。

无论写作什么,一个最基本的条件是:

作者必须具有不受任何拘囿地释放个性、自由抒发和倾诉自己的感情和思想的权利。

假话、违心语的无节制堆砌,必定酿成社会交流的巨大公害。

据说有的古人写作前要沐浴焚香,足见其虔诚。

无论什么样的写作,写作者对“写作”必须抱有敬畏态度。

文学创作是神圣事业,“玩儿文学”的人恣意亵渎“文学”,真是一种作孽行为。


2017年09月29日

【3月】 寻找春天-张雨婷
曹文轩:谈写作

上一篇

下一篇

樊发稼:谈写作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