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雪儿手捧着她妈妈的遗像,身穿一袭黑裙,眼神迷离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上,走着走着她走到了家中。她抱着妈妈的照片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流下来两行眼泪。

米雪儿睡着了。

仙灵山,米雪儿看着手中的纸条淡淡地念,仙灵山是什么啊!是让我找到这里吗?一串串的疑问出现在米雪儿的脑海中。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去找仙灵山吧!米雪儿漫无目的地走在集市上。看了看自己,自己穿着古装服饰。

“咕噜,咕噜。”米雪儿的肚子叫了叫。米雪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咽了咽口水,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了一个包子铺,手伸进了口袋里,但没有摸到一分钱。咕噜,咕噜,肚子又叫了几声。

米雪儿舔了一下嘴唇,向包子铺走去。

米雪儿在包子铺前转来转去,趁老板不注意,想要伸手去拿一个包子。

“老板,包子多少钱?”米雪儿身后突然传出了一个声音,米雪儿急忙缩回了手。

“五毛钱一个。”

“哦!我要十个。” 

米雪儿向身后看了看是一个长得十分秀气的男子。

“好嘞,给,客官慢走。”包子铺老板将包子递给了那位男子。   

米雪儿看了看男子手中的包子,肚子不争气的又叫了起来。男子假装没有听到,向后走去。

米雪儿呆呆地看着男子的背影,心中暗骂:可恶,敢坏我的好事,我的包子啊!

突然,男子转回身来,向她走来,抓住她那长长的袖子,带她向后走去。

米雪儿还在想着包子的事,没有醒过神来,跌跌呛呛来不及反抗,也没力气反抗,只得跟着他走。

“我叫冷凝,今年十七岁。”

男子将米雪儿拉到一个角落,将一个包子递给了她。

“我十五岁,米雪儿。”米雪儿淡淡地回应着。但是,米雪儿的眼神对着男子手中的包子不断地放光,她的心在纠结,不知道该不该要他施舍的包子。

两个人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哪里,冷凝看着米雪儿,米雪儿看着冷凝手中的包子。

“你不要吗?”冷凝淡淡地说道。

“啊!”“要、不要、要、不要。” 米雪儿像说绕口令似的,在那里自言自语。

“没有毒的,放心吃吧!”

冷凝霸道地将包子塞进米雪儿的嘴中。

“呜,呜,呜。”这包子怎么这么好吃呀!米雪儿心中想。 

“哎呀!哎呀!你慢点吃,这还有呢!”

看着米雪儿狼吞虎咽的一个包子接着一个包子吃,冷凝忍不住提醒她别噎着。

“你这是要去哪呀?”

“仙灵山。”

“为什么要去那呀?”

“不知道。”米雪儿摇了摇头,自己也在心中问自己,对呀!我为什么要去仙灵山!

米雪儿将手中的包子放回纸袋中。蹲下,蜷着腿,两手抱着双腿,呆呆地愣在那里。

“你去哪儿啊?”米雪儿忽然回过神来问冷凝。

“天地这么大,到处是我家,随缘。”

“随缘!”米雪儿惊讶地说道。

“哼哼,你不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去仙灵山吗?其实我们两个人性质是一样的。”

“你妈妈胆子好大啊!敢让你自己一个人出来,找那个什么什么山。”冷凝突然开口,打破了刚刚的沉寂。

“什么叫什么什么山啊,那叫仙灵山。”米雪儿反口驳道。

“对了,你妈妈现在在哪啊?”冷凝问米雪儿。

“我妈妈,我妈妈!”米雪儿在心中默想,忽然脑中一闪,突然出现了一声“妈妈,妈妈。”米雪儿看见自己瘫坐在地上,床上躺着一个已经去世的女人,自己用力地摇着那位女人,眼泪如溪水般从眼中涌出,大喊着“妈妈,妈妈”。

米雪儿的眼睛中,涌出一股股的泪水。米雪儿不知道刚刚眼前为什么出现那一幕,也不知道现在眼中的眼泪为什么要流出来,也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冷凝的问题。米雪儿摇了摇头,用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没有回答冷凝,站起身离开冷凝远去。

冷凝在后面大声地喊米雪儿的名字,但米雪儿无动于衷。


最喜欢的话:我愿醉在书中,醉在文字中,文字的精灵住在梦幻的书城堡中。我会魔法,慢慢变小,徜徉在那城堡中,巧克力与曲奇的城壁、糖果装饰、钻石闪闪!我的魔法棒,手握它,变出一个个文字精灵,组成另一座巧克力糖果城堡!


2017年11月06日

我眷恋的家乡,醉美贵州-秦海旭
有美一人,适我愿兮(节选)-宿诗堃

上一篇

下一篇

梦醒花落(节选)-石湫雨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