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阿晋!”我双目赤红,嘶声力竭。

“婉儿,我们来世再见。”他的身上明明全是鲜血,背上插着无数柄剑,那是多年以前师父亲手赠给我的剑,现在,跟随着我多年的剑被法术分裂成无数柄,插在了他的背上。他嘴角微微一笑,渐渐没了气息。

我悲伤得已经无法呼吸,想要仰天长啸,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张大着嘴,不停地喘息。一会儿便晕了过去。


“婉儿,你醒了。”

我抬眼,师父坐在我床边。

“师父,阿晋呢?” 

“段晋本就该杀,又耽误你修为,为师将他杀掉,也是为了点醒你。”师父语调平平,好像在述说着一个很平常的事件一样。

一切回忆好像忽然回到我的脑海里,无数画面在我脑中闪过,最后凝结成阿晋被师父刺死的画面,我的双眼睁得大大的,眼泪无意识地从我的眼中流出,都是师父,是他,我恨恨地望向师父,眼中满是仇恨。“师父,我恨你。”

师父嘴角动动,依旧是冷酷地说道:“我从不怕别人记恨,要是想要报仇,尽管来。我只想告诉你,我知道你会恨我,但我还是要杀了段晋。”说完,就要离去。我起身,就要与师父动手。师父回过身,与我简单过了几招,我就倒在地上。“婉儿,你身子虚弱,先休息吧。”他说完就把我抱回到床上。“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那么请便,不过你也要先把身体养好。”说完就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而脑中却不断闪现阿晋被刺死的画面。阿晋,真的走了。真的走了吗?那么多年的陪伴与相守,即使聚少离多,即使在一起的机会渺茫,我都没有放弃,因为我知道,下一次,我们总会见面。可是现在,我们真的就见不到彼此了吗?如果可以见到彼此的话,我愿意付出一切。上天啊,你听见我的愿望了吗?

第二天,我离开了那里,走过从前我们回忆的每个地方,繁华的街道,亭台楼阁,依旧伫立在那里,只是人却已不在。

这些日子,我犹如游魂一般在这个世界上孤单地游荡,有一天,忽然有一股力将我推入一旁的水潭,我掉进水中,顿时无法呼吸,我拼命地向前游,不知游了多久,终于看到一点亮光,我游了进去,出来后却发现不再是刚才的景象,我想,也许是进入了另外一条河流。

我慢慢向前走着,却发现这里的景象和小时候经历过的很像,走着走着,竟遇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我看见十年前的自己走在繁华的街道上,一旁是十年前的阿晋。“阿晋,你帮我买一个面具好不好,今天是元宵节,家家户户团圆,只有我没有家人……”十年前的我,声音越来越低。阿晋满面笑容:“好呀,我的婉儿最适合这个面具了,婉儿没有家,而我愿意给婉儿一个家,不知道,婉儿可否同意?”他望着年轻的我,盈盈笑着。我在旁边望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多好啊,时间回到了这里,我可以一辈子待在这里吗?即便永远只能望着彼此的回忆,永远不能靠近你,我也愿意。

“大师兄,你怎么来了。”我看见年轻时候的自己忽然叫了起来,我看着奔来的仙风道骨的男子,差点惊叫出声:师父!为什么?师父居然是我的大师兄。

“婉儿,跟我回山上,这个男子,你不要与他在一起了。每天混在一起,成什么样子,我们沂羲山的弟子,才不会如此。”

“大师兄,我爱阿晋,我要与他在一起。再过几年,我就可以嫁给他,你不要拦我。师父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从小到大就没有过师父!不要以沂羲的名头来压我。”

大师兄抬手就要打,却止在了那里。

“你打呀,反正这条命是你捡回来的,你要拿走,随便。”

他终究是叹了口气,放下了手。“我告诉你,师父是去云游了,而且你的命是师父捡回来的,不是我,这些年,我只是代师父教你武功,教你心法。婉儿,听话,跟大师兄回家,我给婉儿做好吃的。”

十年前的阿晋抓住他的手,“道长,我看你是婉儿的大师兄的面子上尊重你,叫你一声道长,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力,就算你是她的大师兄,也无权干涉。”

大师兄斜眼一瞟,快速把婉儿推开,一个剑指上去与阿晋打了起来,转瞬之间便分开。“小子,武功不俗嘛。”阿晋脸上挂着微笑:“彼此彼此。”

“不管如何,今日我必须带婉儿走。”

“那也得婉儿同意。”

他们说罢又打了起来。

沂婉在一旁看着,“你们不要打了,你们让我自己决定好不好。”他们停下手,一齐望向她,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深深叹了口气:“大师兄,对不起。”

“婉儿,你要想好了,你若此刻与他走了,便是与我沂羲山作对。从此以后再次见面,便是陌生人了,你若是再犯什么错事,便再没有人来为你承担了。从此以后,你我师兄师妹关系断绝,师父那边我会去说,相信他也不想要这样一个不孝的徒弟。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入沂羲山的咒语也会改变,从今以后,你便再也无法进入了,当然,也再没有机会见到师父,见到我,见到沂羲山的其他人了,因为,你根本没有资格。”他说罢轻蔑一笑。“大师兄……”这是第一次,师兄与我这样说话,我们真的要如此吗?“我现在等你的决定。”“大师兄,一定要这样吗?”“你的心智已经被这个男人所迷,再也无法潜心习武了,你的心里只有这个男人,又怎能再装得下天下苍生呢?我沂羲乃天下第一大派,你觉得,这样的你,会被收留吗?呵呵。所以,你决定吧。你要这个连身份都不清楚的男人,还是沂羲,那个你长大的地方,有着你诸多师兄弟和师姐妹的地方。”沂婉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看看师兄念易,又看向段晋。“婉儿,对不起,让你为难,我走了,你与师兄回山吧。”“阿晋!师兄……”婉儿看向两边,不知所措,片刻之后,仿佛下定决心一般,“师兄,对不起。”他自嘲地笑笑,“我早就知晓你的选择,却仍是不死心偏要跑过来问一问,谁知道,却仍是这样的结果,沂婉,从此以后,你与沂羲山,便再无关系。我们,永不相见。”“师兄……”段晋抓住沂婉的手,“婉儿……”他又苦笑一声,转身离去。婉儿只是看着师兄的背影,一动不动,泪眼滂沱,喃喃道,“阿晋,从此以后,婉儿就没有家了。”阿晋环抱住婉儿,半晌说道:“婉儿有家的,阿晋愿意给婉儿一个家。”“真的吗?”婉儿泪眼朦胧,望向段晋。“我愿意。”阿晋一字一句地说道。婉儿听完抱住阿晋,靠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半晌又再次说道:“你知道吗,小时候,师兄每天带我一起爬山,一起采摘草药,一起练功,一起伐木,我的每一招一势都是师兄所教。”阿晋静静抱着她,安慰道,“婉儿,从今往后,我也会与你一起练功,一起生活,我会给你一个新的世界。”她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颊流下,轻轻喃道:“好。”


最喜欢的话:初心不变是我写作的兴趣,写作带给我不尽的力量。


2017年11月06日

梦醒花落(节选)-石湫雨
礼物-陈奂希

上一篇

下一篇

有美一人,适我愿兮(节选)-宿诗堃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