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伤疤,忘不了疼

小学高年级组 吕兆恩

 

这次游戏厅的活动主题是《疼》,妈妈为了让我写出疼的感觉,居然动手拧我脖子。毕竟是亲娘,也没舍得用多大的劲儿。

妈妈让我挽起裤子,露出膝盖,上面有一块核桃大的疤痕。妈妈柔声的问:“宝贝,还疼不?”

“妈妈,早不疼了。”

妈妈挥手一巴掌拍到膝盖上:“现在疼不?”

“疼啊!”我大吼着:“你再打一次试试?”

妈妈用力使劲一拍,我顺势躺在地上“哎呀,我的亲娘啊,骨折啦!”

“死丫头,你敢讹诈你亲娘。回想一下,你膝盖受伤时,有多疼。”

妈妈的话,把我拽到去年夏天,那是我唯一一次没有穿裤袜。大课间,同学们都在操场上踢球,跳绳,丢沙包。我急匆匆地跑到跳绳场地,还没有站稳,就被绳子轮起来,华丽丽地扔出去,像荡秋千一样,还没有体验荡悠悠的乐趣,就被重重的砸到水泥地上。膝盖着地,继而用大拜的姿势,拥抱了我热爱的校园。

左腿膝盖血肉模糊,依稀看到白花花的骨膜。我坐在地上,混身冒汗,龇牙咧嘴,想哭,碍于面子,没有哭出来。心里,好像被狼爪子抓出道道血印,凄厉地哀嚎。

同学们关切地聚拢来,我分明看到一只满腿是血,受伤的羔羊。校医也来了,他用棉纱清理着伤口说:“先止血,再去拍个片,看骨头有没有问题。忍着点,你的腿不要抖。”膝盖在剧烈疼痛之后,就剩麻木的感觉了,校医一上药,不看还能忍,越看越疼地受不了。他不是在上药,是在往我的膝盖里按图钉,按一个,用手揉一揉,按一个,用手揉一揉。我的心,就这样被校医掏出来,装满了刀片,然后摔地上,用脚使劲猛踩……

我的五官因剧烈的疼痛而紧紧抱在一起,原本只是腿哆嗦,大暑天里,居然浑身都哆嗦。膝盖,调动了所有的感官,让我这么刻骨铭心地感知它的存在。

眼前的鲜血很快把纱布染红,火焰一样灼烧着膝盖神经,疼痛瞬间传到大脑指挥部,我只想大哭,流出来的却是汗。我深切地体会到关羽刮骨疗毒,下围棋的顽强,那是真英雄,但我流血,不流泪,也不输给他。

膝盖上好药后,左腿不敢着地,我被同学扶起来,确切地说是被同学架着,走向校门口。我忽然发现妈妈急火火地来了,我歪在她怀里,眼泪差点掉出来。

妈妈眼里闪着荧光,她抱着我说:“宝贝,妈妈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我知道你很疼,忍不住就哭两声吧。”

“已经不疼啦。”我苦笑着。我明白,哭声会成为一把利剑,把妈妈的心刺得千疮百孔。

时光,在妈妈的陪护下,在我的一瘸一拐中走远。现在,我又活动乱跳了,啦啦啦……不过,妈妈一句话,我得重新掂量掂量动作的难度系数,毕竟,那次太疼了。


2018年01月10日

论“一件事重复一百次,你就是专家”-刘芸嘉
“勤”和“苦”,撑起学海的风帆-苏彦霖

上一篇

下一篇

好了伤疤,忘不了疼-吕兆恩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