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谱谜藏(节选)

作者:江苏省南通市 黄亿禾    组别:初中组

“呜——呜——”一辆火车驶进了终点站。

车站上顿时喧闹起来,本次列车的乘警长也松了一口气,在和列车长愉快地聊着天。

“滴答,滴答”,乘务员在车厢检查时,忽然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从头等包厢传来。她一步一步向前走去,拉开门。可门是锁着的,她皱了皱眉,敲了敲门,问:“里面的旅客,您好,本次列车已经到站,请下车。”

但只有“滴答”声,她拿出钥匙慢慢打开门,走了进去。

正纳闷——

“滴答。”滴到了她的脸上,她用手抹了一下,是血,一惊,头向上抬去。

“啊!”

三年后

“叮铃铃”,黄云翻了个身,揉了揉睡意蒙眬的眼睛,接起电话。“喂。”

“你还没起床吗?”陈若冰装作生气道,“今天是毕业十年聚会。我现在就在你楼下。”

“哦,这样啊……啊!”

“你不会忘了吧!”

“嘿嘿,你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就下来。”

“哼!这个大懒猪。”陈若冰挂断电话,不由得笑了。

“咚咚咚”一位男子,戴着黑色墨镜,身穿黑色皮夹,从楼上快步而来。陈若冰说:“快点,走吧!”

黄云摸摸脑袋说:“好。”

到了聚会餐厅,有的在碰着酒杯大口喝酒,大声地嚷嚷着,满面红光;有的人端着酒杯,小口小口地吮吸着;还有的人端着酒杯正和他人愉快地聊天。

这时,许佳走过来,嚷着:“这不是黄大警官和陈大美女吗?怎么才来。”眉头微皱着,装着怨气的样子,可他面带的微笑,早已出卖了他。

黄云瞟了陈若冰一眼,尴尬地笑了笑:“抱歉,抱歉……”

“你小子是不是又睡懒觉了。”许佳一副我明白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说:“来来来,自罚三杯。”

一杯入怀,心中升起一股暖意,脸上微微泛红。

“叮铃铃”,黄云对着许佳苦笑:“我去接个电话,这酒稍等。”说完,便去洗手间,接起电话。

“黄警官!”电磁波将沈局长的严肃毫不掩饰地传来。

“沈局长,什么事?”

“7月23日下午也就是昨日下午两点,在X市郊区发现一无头尸,现已设立专案组,请你立刻赶到城西分局,开始调查。”

“是,局长!”

黄云和其他人打了声招呼,立马走出酒店,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时,陈若冰跑了出来:“我来送你吧!你刚才还喝了酒呢!警官酒驾会是什么样的。”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好。”黄云答应了下来。

车上,黄云一句话也没说,陈若冰似乎也感受到了这微妙的气氛,也没有说什么,就这样一路无言,来到城西分局。

黄云快步走进去,突然,眼前一亮,“小李,你怎么在这儿?”

“黄sir,我是来协助你破案的呀!”李光笑着说道。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抱在一起。

“这三年,过得还好?”黄云一脸严肃,因忽遇这久别的搭档而慢慢淡化。

“对了,黄sir,沈局长正在会议室等你呢!你快过去!”

“好的,一会儿再聊。”

黄云走到会议室,推开了门。

沈局长抬起头说:“你来得正好快点过来。”

沈局长对着一会议桌的人说:“他就是专案组的组长。”

会议桌边的人,有的诧异,有的不以为意,有的人则极为平静。

黄云看出了场面的尴尬,对着大家说:“大家好!我叫黄云,大家可以叫我小黄,很荣幸能担任这专案组组长。”他停顿了一下,扫视一周,说:“谁有建议或看法吗?”

这时,一位老警员冷哼了一声,说:“专案组怎么能用你这样的黄毛小子,难道警局一年不如一年了?”

沈局长没有说话,只在一边旁观着,显然他是想听听黄云的回答。

“大家可能对我不太了解,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东政法大学毕业。工作已有10年多,自工作以来参加过许多大案的侦破。从年龄上讲,我的确比在座某些同志年轻些;从办案的经验上来看,我没有各位丰富,但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尽一切可能完成领导安排的任务。任何一个案子都不是由一个人完成的,而是由一个团队成员紧密协作完成。我知道仅凭我黄云一人是破不了案的。同样,今天的这个案子,需要我们大家极力配合,站好自己的岗位,相信我们齐力合作一定能破解大案。”黄云面色平静,用他那不高的声音,慢慢从嘴中吐出。

“好,说得好!任何一个案件都是一个团队完成的,每个人都有付出的汗水和收获的功劳,在团队合作中,每个人都很重要,任何一个角色任务都不能出现差错,才能确保侦破工作顺利完成,组长的作用在于协调、组织。对于这个组长的任命,是由组织领导讨论决定的。请我们大家相信组织,也相信黄云。”沈局长一边对黄云的话作了肯定,一边解释道。现在我们开始案情的首次工作报告与分析。”

黄云再次扫视一周,眼神一凛,目光坚毅,接着沈局长的话,问道:“好,现在谁来给我们大家讲讲案情。”

“老严,你来吧!”沈局长说。

“好的。”老严瞪了黄云一眼开始讲解。

“这次无头尸案的尸体是在郊区的飞虎山上发现的。经现场初步判断,此尸体死亡后被冰冻住,颈处是一道平滑的刀口。几位游人在山上游玩时发现了这具尸体报的案……”

了解了情况,黄云就把会议散了,出了门。

沈局长问:“这次破案怎么样,有把握吗?”

“保证捉回凶手。”黄云自信满满地回答。

“好,你去吧。”看到年轻的黄云对这次破案充满信心的样子,沈局长原本担心的心情放松了些。

“小李,走,我们去聊聊。”黄云主动邀约年轻时的伙伴。

小李爽快地就约道:“好的,云哥。”

两个来到了一家小饭店中,点了几盘菜,开始聊起来。

原来,小李和黄云是一对警察拍档,因三年前工作调整,两人已三年没见面,如今又聚在一起。

“你觉得这次案件应从哪入手?”黄云问。

“先调查清楚死者死因,及现场特征,还有目击者,另外尸体的头究竟会在哪儿呢?是没有找到,还是没有扔?” 李光挠着头费力思索着。

“不错,看来你的思想比往年有进步。不过,接下来就需要我们的调查了。”黄云微微一笑,伸出一只手,“合作愉快!”

李光愣了愣,也笑着握住手:“合作愉快!”

吃完饭,便开始工作。李光驱车载着黄云来到警局,开始访问每位目击者。

“你在什么时候发现尸体的?”

“那时你在干什么?”

……

“呼,终于好了。”李光拿着记录的档案,抹了抹头上的汗,“累死我了。”

“好了,好了。别抱怨了,我们现在去现场看一下。”黄云又说道。

“啊!去那儿干什么。”李光疑惑到,警局已经检查过了。

“去了就能尝试理解犯罪的心理行为。”

“你这高深莫测的东西,我听不懂。听你的,就陪你再跑一趟。”李光有些埋怨道。

到了飞虎山,黄云跟随着李光来到了抛尸现场。

这里,环境幽静,零星地点缀些花朵,掩映在这绿树林中。如果不是因为有了这件事,这儿一定会是一个踏青的好去处。

“这里还没有开发,只有一些当地的游客会来此地游览。”李光解释道。

“哗哗哗”,突然,耳边传来水流声。

黄云走了过去,边走边问:“有没有发现什么脚印或是什么可疑之处。”

“有。当尸体被发现时,全身浮肿,似被水浸泡过很长时间,而且体内没有一滴血,也有被冰冻过的痕迹。”李光努力地回想着,“死者的脖子上,被用仪器平滑地将死者的头颅与身体切割开。”

黄云点了点头,思索着。这时他们来到了小溪边。

“这条小溪来自哪儿,又流往哪儿?”

“由山顶的一处泉水涌出,流至山下的地下暗河中。”李光回答道。

黄云的目光四处扫视着,突然,看到一堆奇形怪状的岩石,笑道:“这里的石头好奇怪啊!”

“钉铃铃。”电话声传来。

“Hello!”电话中传出陈若冰的声音。

“干什么?你怎么打电话给我呢?”

“哟,我们的黄大警官还不搭理我。”陈若冰嗔道,“我现在可是你的法医哦!有没有兴趣来存尸房一趟?等你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嘟……嘟……”黄云看着电话号码,想起了那件往事。

那是在十年前,两人高中毕业,彼此之间不只是同学,更是好朋友。

“你准备去考哪里的大学?”

“你考哪儿,我就考哪儿。”

“我可是要当警察的,你看你这小身板,还是算了吧!”

“哼!那我就去当法医好了,有时间还可以帮你开开刀,放心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好了,随你。”黄云突然感到心中一阵寒风吹过,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不经意间一个承诺,在两个少年懵懂的心中生根、发芽。

时间飞快,转眼大学毕业,黄云也成为了一名小警员,而陈若冰也跟随黄云一起工作。两个人感情渐渐密切,两人也多次在案件中立下汗马功劳。

直到三年前的那一场事故,想到这儿,黄云摇了摇头,回过神来,说:“走,我们去验尸房。”

“就这样走了,我好像忘了什么。”李光自言自语道。

“喂,等等我。”他抬起头来,才发现黄云早已跑没影了。

    辅导老师:王思雅

2018年01月10日

这一次我还看得太浅-陈师尧
有水的地方就是汨罗-黄伟杰

上一篇

下一篇

图谱谜藏(节选)-黄亿禾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