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途(节选)

作者:内蒙古包头市 袁佳宝    组别:初中组


“汪!汪!”黑尾尖向货车抛去一串焦急的吠叫。

黑尾尖是一条两岁龄的哈巴狗,披挂着一身油光水滑的白毛,蓝眼睛,立耳朵,四肢修长,机敏可爱,称得上是狗中的帅哥。黑尾尖全身毛色雪白,尾巴尖上却奇迹般地长出了几簇黑毛,故名“黑尾尖”。

此时的黑尾尖已顾不上被娇宠的面子,发狂般地蹿、跳、奔、跃,想追上那辆疾驰的箱柜式大货车,但四条腿终究跑不过装着轮子的车子,望着车子留下的越来越小的那个黑点儿,黑尾尖喘着气停下来。

毫无疑问,货车上有黑尾尖的主人。事实上,这绝非主人想抛弃黑尾尖。黑尾尖与主人一家的关系十分融洽,男主人经常抚摸着它肉质感很强的耳垂,用胡子拉碴的下巴碰碰它的嘴唇,而女主人则喜欢用纤柔的手指捋着它黑尾尖的毛发,用最温柔的声音唤一声“我的贝贝”。就在今天,男主人还带着它去九百多公里远的地方跑运输。黑尾尖正值青春,贪玩,与狗朋友们嬉闹了大半天,才想起货车上舒服的狗房。可是已经晚了,主人等待了数十分钟后依然没有见到黑尾尖,不得不启动了货车。这时,黑尾尖才意犹未尽地赶来了,可主人没有发现它,它急不可耐的吠叫声也被发动机的轰鸣声和公路上来往的车辆发出的噪声所掩盖……

黑尾尖一下子就变成了一条丧家犬,这让它难以忍受。

依附于一个人是狗的天性,失去主人后的孤独对狗来说是最大的苦刑。黑尾尖是条很有灵性的狗,这更加重了它对主人难以分离的感情。在黑尾尖的心中除了主人便是主人,主人仿佛就是它的整个世界。现在,黑尾尖的心灵世界好似突然垮塌了半边。

终于,黑尾尖下定决心似的甩了甩尾巴,嗅着卡车留下的气味,向前追去……

黑尾尖没有想过,这将是一次远征。

黑尾尖只知道自己对主人的爱压倒一切。

跨越物种隔阂的爱。

狗的世界由气味构成,这里不便描述狗的嗅觉世界,因为狗的嗅觉是一个庞大复杂的系统,难以准确形容出来。黑尾尖循着卡车留下的气味走了约莫四五里地,娇嫩的狗爪子都磨破了。磨破的右前爪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鲜红的小梅花儿,但是黑尾尖没有像以往那样坐在地上赌气不走,反而忍着痛加快了脚步。一想起主人和温暖的家,黑尾尖就忘记了疲劳,忘记了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狗倒起霉来,喝冷水也会咯牙。主人的运输线一多半儿地处野外。黑尾尖很快就知道了大自然的厉害。

小土路横贯黑熊保护区,这自然也是卡车的必经之路。黑尾尖感到了无形的、强烈的威胁。这种恐惧是与生俱来的,但是黑尾尖还是硬着头皮,麻起胆子,走上了小土路。它太想见到亲爱的主人了。

黑尾尖现在心里简直像是擂起了一架大鼓,咚咚咚直响。动物对灾难的某种预见是惊人的。黑尾尖现在已经闻到了熊身上那股可怕的,令它心惊胆寒的臊臭了。可以想象黑尾尖的心情如何,它纯粹是靠着意志才向前走去的,它的神经已经绷到了极限!

但它没想到危险来得这么快!

这头熊的脚步是无声的,它似乎总是那么小心翼翼,连根树枝都不会踩断,也不会弄出其他什么声响。黑尾尖猛一抬头,就看到了它,黑尾尖的右眼皮狂跳不止。

那是一头大狗模样的母黑熊,旁边的小熊崽毛蓬蓬的,就好像一只玩具熊。熊小时候也是可爱的,黑尾尖想。想到这里,黑尾尖忍不住看了几眼狰狞可怖的疤脸母熊,一个悲观的念头在黑尾尖心里产生了:母黑熊虽然比体重两百多公斤的棕熊先生轻多了(黑尾尖当然是条见多识广的狗狗),但对付自己仍然是绰绰有余,母熊的屁股只要轻轻往下一坐,它就会变成薄薄一张狗肉饼。

事实比黑尾尖想象的更糟糕。母黑熊不仅把黑尾尖看作是侵入领地的敌手,还把它看作了威胁到熊崽的恶兽。母熊发出一声吼叫,吼声如决堤的洪水如泥石流暴发,黑熊以泰山压顶之势向黑尾尖扑去。

黑尾尖感到一阵尿意,本能使它想转身逃走。可是突然,黑尾尖想到了主人,想到了自己温暖的窝……是的,它的主人把它看作了朋友,以朋友之情来对待它,要知道,这么高的待遇可不是狗狗皆有的。而这一切,全部的一切,都要被这可恶该死的黑熊夺去了……霎时间黑尾尖的狗心里填满了愤慨。母熊就要扑到它身上了,在这一瞬间,黑尾尖腾地蹿起来。

母熊显然没有料到黑尾尖会有胆量使出这一招,心里顿生紧张,虽然黑尾尖的力量不会对母熊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母熊的心理一下子处于了下风。黑尾尖瞅准这个时机,对准熊鼻子又抓又咬。母熊的弱点就在于鼻子,只见它急得嗷嗷怪叫,举起那只强健的右掌来捂鼻子。黑尾尖倒也聪明,借母熊抬起熊掌的空档跃上熊背,一阵猛扑猛咬。

黑尾尖并不是专业猎犬,没有咬出理想中的皮开肉绽,只不过咬下了几口熊毛,但母熊却负伤似的哀叫一声,抖落了背上的黑尾尖,领着小熊崽朝远方逃去。

母熊为什么逃走,这或许是一个永远的谜了。黑尾尖嘛,继续走它的路,要走的路还很远。


2018年01月10日

只希望彼岸有一片蓝天供你飞翔-郜舒笛

上一篇

下一篇

归途(节选)-袁佳宝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