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宋佳颖,热心做少先队工作,获得北京市红领巾奖章,被评为北京市朝阳区三好学生,朝阳区美德少年,朝阳区中小学生百名道德之星。

喜欢文学创作,获得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第十七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两次到人民大会堂领奖,见到了自己喜欢的作家肖复兴老师。

在朝阳区第二十八届“孙敬修”杯学生故事比赛,获个人项目一等奖;在“校园星主播秀出我梦想”2016年朝阳区中小学生校园金话筒主持人大赛中获一等奖,荣获朝阳区第十九届艺术节朗诵项目一等奖。


青菜的春天

灰蒙蒙的天空下着小雨,雨滴敲打在玻璃上,朦胧了整个世界。一切都显得湿淋淋的,空气都弥漫着湿漉漉的味道。

我坐在院子的屋檐下,背着干巴巴的课文,感觉心情就跟着天气一样糟糕:“什么嘛,这么烂的天气,电视居然还坏了,只能背课文,真是无聊。”看了一会儿课本,我就开始无所事事地在院子里撑着伞走过来走过去,一会杵杵干枯的草叶,一会扒拉扒拉树枝,感觉这一切都是灰色的,无聊透顶的。

这院子就这么大点,逛了几圈有些累,便索性找了个角落蹲下,用干树枝捅着湿乎乎的泥巴。

正捅得上劲,我却突然看到了墙角的一抹翠绿。这是……

青菜!

我好奇地扔下树枝,向前挪动了几步,发现那棵可怜的小青菜生在墙角,积在房顶上的雨水哗啦啦的流下来,正好可以溅到它的身上。我饶有兴趣地托着下巴看着这棵青菜,想好好看看它的笑话。可是我在这里等了半天,却还是只能看到这棵青菜顽强的昂着头。

我侧着头,看着这棵青菜,却发现,它那脆弱的根已经被雨水冲击的只能勉强勾住泥土,却依然立在那里。

我没有耐心再看下去了,只好起身回屋。

这场雨下了很久很久,第二天才停下。

一早我就匆匆赶了出去,雨已经停了。

我焦急地在院子的墙角寻找着,不一会儿便找到了那抹清新的翠绿色。我跑过去好奇地低下头,发现这棵原本脆弱的不堪一击的青菜,不仅没有倒下,不知在何时,根部还恢复了原样,甚至抽出了一片新绿色的嫩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

我呆住了。

我不曾想到,这棵小小的,不起眼的青菜,竟然会成为这风雨中唯一的胜者。

一旁的树枝光秃秃的,叶子几乎全部被风吹掉了,显得十分落寞,而树下的青菜,却依旧翠绿,甚至在风雨的磨炼中继续生长。我低下身子,看着青菜,露出了笑容,同时也不禁想到:其实有时候,只要给生命一点勇气,就能等来属于你的春天。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我的小秘密

在我的膝盖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5年来这道疤痕是我一直埋在心中的一个小秘密。

我的爸爸是一位军人,他经常出差,所以能和爸爸在一起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记得我5岁那年,还在上幼儿园,一天放学时当老师将我送到大门口时,在一群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中,我一眼就看到了爸爸:他个头不高,留着平头,穿着一身运动衣显得那么干练,一双坚毅的眼睛正在搜寻着我,我离开队伍跑到领队老师那儿,拽着她的手大声喊:“老师,您看,我爸爸,我爸爸!”爸爸从老师手中接过我,一把把我抱在怀里。一路上,我高兴地又唱又跳,一会儿让爸爸背着我,一会儿和爸爸玩捉迷藏,十分钟的路我们爷俩儿走了半个小时。晚上,我听到爸爸和妈妈说:“这次还有任务,得去广州半个月,后天就得走。”我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爸爸,您为什么就不能像妞妞的爸爸那样每天也都陪着我呢?

第二天,我谎称自己肚子疼,没有去上学。我紧紧地依偎在爸爸怀里,让他给我讲故事,又缠着爸爸带我出去玩,于是爸爸带我去荡秋千。爸爸把我推得高高的,在落下来的一瞬间,我故意把手松开了,整个人重重地从秋千上掉了下来,左腿膝盖被石头划了个大口子,伤口上沾满了沙子和泥土,一片血肉模糊。疼痛和惊吓中,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爸爸看到我满是鲜血的膝盖也慌了,赶紧抱起我就往医务室跑。护士阿姨给我清洗伤口时,整条腿像被揭了一层皮一样生疼,我浑身都在发抖,撕心裂肺地哭喊着。爸爸紧紧抱着我,不停地安慰着我。伤口包扎好后,爸爸把我抱回了家,躺在床上,我紧紧抱着爸爸的胳膊,说:“爸爸,您能多陪我几天吗?”爸爸用充满自责的眼神看着我:“宝贝儿,爸爸陪着你。”听到爸爸这样说,伤口的疼痛早跑到了九霄云外,心里别提有多美了。

这一夜,我睡得格外的香甜。一觉醒来,爸爸已经出差走了。我的眼泪哗哗地往下流,满肚子都是对爸爸的怨。

如今,爸爸依然经常出差,但他每次回来都会陪我玩,陪我学习,好像在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今天,我把这个秘密说出来,是想告诉爸爸:您不仅是一位优秀的军人,更是我深爱的爸爸。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拾荒女孩

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和妈妈在公交车站等车。那天的风好大,大风肆无忌惮的怒吼着,像一头被吵醒的雄狮,它不时使劲地摇晃着树枝,树枝狂乱地抖动着。所有的人都缩着脖子,用力地来回搓着通红的手,每一次呼吸都会有一股奶白色的哈气冒出来,又随着风飘散。我全身上下裹得像个粽子,但依然能感觉到冷风嗖嗖地钻进我的脖子里,我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们等了很久,我不停地来回蹦着,想使身体产生一丝热量,公交车终于驶来了,我和妈妈赶快上了车。

上车的人很多,我和妈妈被挤到一个扶手旁边。这时上来了一个年轻的女孩,手里拎着两个黑色的大塑料袋,她的头发像狮子的毛一样,乱蓬蓬的在脑后扎了个小辫。我心想:这么年轻的女孩怎么就这样出门了,也不知道打扮一下。于是,我的注意力全被她所吸引了,这时她把脸转向了我:粗粗的眉毛下是一双呆滞木讷的眼睛,又塌又平的大鼻子上布着一些黑迹,两片厚厚的嘴唇在不时的动着,好像在嘟囔着什么。她穿着一件极不合身的宽大的黄布大衣。她把两个黑色塑料袋放在离刷卡机不远的地方,鼓鼓囊囊的袋子里像是捡来的塑料瓶子。

这时,售票员轻轻地说:“请您买票!”女孩不说话,一会儿摸摸这儿,一会儿碰碰那儿,还发出快乐的嘘声。售票员又重复了一遍,女孩眼睛死死盯着售票员,嘿嘿地笑了两声。售票员好像明白了什么,也就不说话了。

“怎么让她上来了,拿这么多东西占着地,别人还怎么上车呀?”一个很富态的胖老太太大声抗议,声音震得耳朵上的金耳环摇了摇。“就是,公交车上怎么能出现这样肮脏而且脑子又出了问题的人?真是的!”另一个干瘦的老太太小声嘀咕着,抹得红红的嘴唇一张一合动个不停。“哎哟,这身上什么味儿啊,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吧!”胖老太太大笑着,抚摸着无名指上的玉戒指,瘦老太太也跟着大笑。

车突然一个急刹车,胖老太太没扶住,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幸亏旁边一个小伙子扶住了她。这时,那个拾荒女孩从背后拍了拍胖老太太,胖老太太一回头,厌恶地大声喊道:“干吗呀?把你的手拿开!”拾荒女孩手里举着一个很精致的卡套:银色的丝线织成的底儿,勾出一层细密的绒毛,上面绣着一枝血红色的梅花,如同在雪地里燃烧的一把火。胖老太太愣了一下,一把抓过卡套塞进包里,从她的眼神里再也读不出刚上车时的傲慢,车上静悄悄的,两个老太太静静地站着,也不再聊天。而拾荒女孩则看着窗外,手抠着黑黑的指甲缝,时不时傻乐一下,还会指着一个对她来说比较新奇的东西,发出一声:“诶?嘿嘿!”然后接着专注地看向窗外。“我要下车了,姑娘坐这儿吧。把袋子也挪到脚下来吧!”一个阿姨站了起来,拍着拾荒女孩的肩。拾荒女孩傻傻笑了一下,坐了下来。我心想:这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女孩,她靠自己的双手养活了自己,她的心纯净的像一潭清水。

下了车,风还是那样肆无忌惮地狂笑着,但是拾荒女孩心里一定是暖暖的。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家乡的枣树

在我的家乡,几乎每家的院子里都会看到一棵枣树。同样,我老家的院子里,也屹立着一棵饱受风吹雨打的枣树。

爸爸说他记事起就有这棵枣树,不算粗壮的树干上,是一层粗糙扎手的皮,摸上去像爸爸没有刮干净的胡子。向上看,弯曲丑陋的枝上又分出来很多纤细的分枝,分枝上,突出了一个个毛茸茸的小疙瘩,像长了瘤子一样丑陋。如果从上往下看,它就像是一件经过雕塑家苦苦琢磨,呕心沥血完成的抽象雕刻品。

靠着树干,耐心地听,似乎就会听见枣树有力的心跳,仿佛在轻轻地、静静地、缓缓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

春天,当樱红色的桃花漫天飞舞时;当梨树优雅站立着在暖风中秀着自己美丽的绿衣,雪一样白的花瓣洋洋洒洒盖了一地时;当玉兰花像粉色的蝴蝶,优雅的停留在绿油油的枝头时,枣树却从上到下都是光秃秃的,身上布满的满是丑陋的“瘤”,呆立在暖风中,与春意盎然的景象十分不和谐。

约摸四月底五月初时,柳树长长的柳枝上长满了看上去活泼灵动的细叶,随着春风的轻抚快乐的悠着“秋千”时,枣树才吝啬的抽出绿芽。长长的叶柄,圆圆的叶片,像新娘子似的羞答答的藏在枝上的“瘤子”后。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次都比其他树晚一步的枣树终于长出了一树茂密的叶子。这时,桃树已经有着青色的、小小、浑身上下裹在一层细小绒毛的果实藏在翠绿的叶子中了。

五月中下旬,枣花开了。那是一种星星状的小花,它们小的不可思议,把鼻子贴上去用力嗅,便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那种香是星光的味道,梦幻中透着浓浓的希望。它像天上的一颗小小的星星,容易被忽视,却散发着自信的光。

秋天终于到了。

柳树大肆炫耀的叶子开始变黄了,玉兰花的叶子也变成苍黄色了,而曾经的“丑小鸭”却变得风光起来:一树茂密且苍翠欲滴的枣叶散发着清香,如此茂密的枝叶怎么都藏不住那一大簇一大簇圆滚滚的、玛瑙红色的枣子。

这时,是我们小孩最高兴的时候,一个个扛着长竹竿,兴高采烈地挨家挨个的打枣子,院子都快被挤得爆炸了。没有长竹竿的小孩就跟在有长竹竿的人身后,捡枣吃。捡起一个枣随便在衣服上擦擦就迫不及待地咬下去。村子里的小孩都有一口明晃晃的大白牙,两排白牙咬下去后只听“嘎吱”一声,枣子就被咬下去了一大半。那种甘甜和沁人心扉的枣香,使吃的人永远无法忘怀。

春光普照大地时,它默默无闻地拼命汲取营养,它不会把营养浪费在装扮容貌上,到了秋天,它拿出自己最甜的果实奉献给人们:红彤彤的鲜枣甜脆诱人,晾晒后的干枣金丝成线,醉后的红枣圆润香醇,蜜腌的枣脯则是待客佳品。

一棵棵枣树,把最美的果实奉献给家乡的人们,是那样的默默无闻,那样的朴实无华,就像家乡的人们一样,他们勤劳淳朴、乐观坚韧。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爱在细微处

笔尖犹犹豫豫地在白纸上停留着,迟迟不肯下笔。头脑中的思绪很乱,很乱。

妈妈很优秀,上学时是班里的尖子生,工作了,是单位的骨干。在给我讲题时,她经常自豪地告诉我,小时候的她学习有多么的棒,说着说着就会开始训我,既然这么聪明,就应该要细心,为什么不能像她一样让大人省心。每每听到这里,我都会吐着舌头不吭声,但是心里却很高兴,因为我知道:妈妈爱我所以才训我。

记得一年级时,和妈妈一起走过上学必须穿过的一条大街。我拉着妈妈的手问:“妈妈,等我长大了,我还会拉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在这条街上走吗?”妈妈笑笑:“当然会了。”

日子过去的飞快,就像一柱清水,我伸出手想要接住它,它却毫不犹豫地从我的指缝中流逝了。我想要留住这些日子,但是已不可能了。我便不再徒劳地去企盼过去的重来,而是好好地活在当下。

但是偶尔,那股辛酸也会化成眼泪,缓缓流下。

我六年级了。

我已经不再是当时那个懵懂天真的小女孩了。过那条大街时,我总是会嫌妈妈走得太慢,就过去拉起她的手使她走得更快些。确实快了。可我却忘了,妈妈的腰不好,走路太快腰会很疼……

有一天傍晚,我和妈妈并肩走在那条街上,昏黄的路灯将光亮铺了一地。正边走边玩手机的我抬起头,想对妈妈说句话,却不经意地注意到妈妈的耳边有一缕白发。

路灯把妈妈的侧脸衬的憔悴不已。

我的妈妈,什么时候,她已经老了?什么时候,她开始长出了白发?我静静地望着妈妈的侧脸,不自觉得红了眼眶。

我知道,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最终都会离我而去。可是,时光啊,请你走的慢一些,再慢一些,好吗?请别让我的妈妈太快变老,好吗?

妈妈似乎发觉我在看她,扭过头来对我笑笑,似乎是在告诉我别担心。我慌忙把头低下继续看手机,并用轻不可闻的声音小声说:“妈妈,以后工作不要太累了。”妈妈似乎轻轻地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呢……”

我盯着手机的屏幕,却怎么也看不进去,眼泪一直蓄在眼眶内,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汹涌出来。

妈妈说过,在老家时,妈妈拿着小学高级教师的工资,还是学区响当当的骨干教师。可为了我能在北京上学,妈妈付出了巨大代价失去小学高级教师头衔、提前辞职需按合同规定交一定违约金、不再是小学骨干教师……她调来了北京,爸爸工作忙,经常出差,经常留下妈妈带着我在北京独自闯荡。妈妈精打细算地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于是,我就轻轻松松地在北京上了学……

正回忆着,妈妈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宋佳颖,想什么呢?已经到家了。”我轻轻地点点头,揉揉眼睛,跟在妈妈后面进了家门。

妈妈是个乐观开朗的人。

没事的时候,她喜欢用电脑在网上搜索一些笑话,然后念给我们听,一边念一边乐得不可开交。我也很配合地跟着妈妈哈哈大笑,可笑过了,心里还是会酸酸的。

妈妈的笑声很爽朗,但是声音却很沙哑。妈妈是教师,原本一副百灵鸟般的好嗓门却因为不停地讲课变得越来越沙哑了。

这天,妈妈讲完笑话之后,不失时机地问了我一句:“闺女,等妈妈老了,你也给我讲笑话,好吗?”我的心里被轻轻牵扯了一下,随即,辛酸在心中的各个角落蔓延开来,我扭过脸,只是为了不让妈妈看到我眼中晶莹的泪水,哽咽道:“好啊,一言为定!”

夜晚。

我迷迷瞪瞪地揉着眼睛从卧室走出来,却看到妈妈坐在电脑面前,原本苍白的脸在屏幕光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疲惫不堪。

我愣住了。抬头,看表,凌晨1点的表盘指示清晰地映在我的眼前。

我走到妈妈身边,抱住了妈妈。妈妈也愣了:“怎么了?”“没事。”“去睡吧。”“……为什么不开灯啊妈妈,这样对眼睛不好。”妈轻轻地笑笑:“没事,反正都戴眼镜了。”我把脸埋进妈妈的怀里,然后不经意地望了一眼屏幕。

视线在一瞬间模糊了。

又是关于我参赛活动的报名表。

妈妈站起来,轻轻地晃晃头,合上了电脑自言自语:“该睡觉了……”我望着妈妈的背影,哭了。

我冲过去抱住了妈妈,妈妈愣了愣,也伸出手抱住了我。

母女两颗炙热的心紧紧贴在一起,跳动着、跳动着,甚至,照亮了整个世界……

笔尖在洁白的纸上画上了最后一个句号。

我深深地吐出一口气,看着这倾诉了我对妈妈浓浓爱意以及记录了妈妈对我深深的爱意的白纸,笑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地震中的父与子》续写

黑暗将阿曼达与另外13个同学包围,恐惧如潮水般向阿曼达涌来,阿曼达多想见到爸爸,扑进他结实的温暖的怀抱。“阿曼达!”“爸爸?”阿曼达突然听见一个声音,在过去,在漂亮的柏油马路上,爸爸也是这么叫他的。“无论发生什么,我总会和你在一起。”“爸爸!”阿曼达喃喃的叫了一声。这时他发现,几个胆小的女生已经报作一团,哭成一片,不住地哭喊:“怎么办?”“我要死了吗?不,不要哇!”“爸爸,妈妈!呜呜呜”阿曼达突然意识到,如果他们又哭又喊的耗尽了体力,很可能会晕倒,阿曼达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说:“同学们,不要哭喊了,坐下休息一下,随时都可能会有人来救我们。但如果我们做一些徒劳的哭叫,会损耗我们的生命!”

几个女生平息了,渐渐止住了哭声。阿曼达又说:“现在我们看不见周围,我们都集中到墙角,房屋随时都可能会倒塌。”不一会儿,咚的一声,一个男生晕倒了。阿曼达摸索过去,用手在男生的脸上找到人中穴,用力按了下去,男生渐渐苏醒了,便靠着墙,慢慢恢复。很长时间过去了,有一个女生抽泣着问:“阿,阿曼达,你确定,你确定会有人,呜呜,来救我们吗?”“当然!”阿曼达自信地回答,“只要我爸爸活着,他一定会来救我们的!”阿曼达继续摸索,摸到了一片瓦片,他使劲一抽,瓦片被抽了出来,他拿着瓦片使劲敲打周边的墙壁,让它发出最大的响声。忽然,他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便大声问:“爸爸,是你吗?”“是我,是爸爸,阿曼达,我的儿子!”

阿曼达向同学们大喊:“我爸爸来啦!来救我们了!”

同学们欣喜若狂:“太好了!”“谢谢你,阿曼达。如果不是你,我们早就坚持不住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野花坡的夏天

那年夏天,因为一场重要的比赛没能拿到理想的成绩,我沮丧了很久,爸爸妈妈决定带我去离北京很远的野花坡散散心。

在野花坡的那几天,我遇见了一个给我人生中增添一抹光明的女孩。

她是野花坡脚下一个村庄里的女孩,穿着大花的连衣裙,红色的短裤。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很土很土的感觉。

她背对着我们,一双手不知在一块木板上鼓捣着什么。我悄悄走过去,看到这个女孩白皙的双手握着廉价的画笔,正在用画板夹住的一张纸上作画。

我俯下身子,被这个乡下女孩对美的感觉震惊了。

一张纯白的纸,纸张上渲染着大片的绿色。这绿色是有规律的。近处是深绿色,可这浓浓的深绿色中,竟然若隐若现着一大片的粉色、紫色的花。这花很小很小,但是又很细致,花瓣的饱和度,光度,以及花蕊的方向,都恰到好处,一丝不苟。远处,是渐渐淡下去的绿色,可是这绿色淡下去的很有技巧,让你找不出到底是从哪里开始淡的。

可那淡中,却是一种细看也根本看不出来,匆匆扫过却很是明显的花朵的颜色。

然后,就是蓝天。

近处的蓝天是粉色的,向深处蔓延,就愈来愈深,逐渐到了紫色。

天的尽头,划过一支大雁组成的队伍。

“太棒了!”我不由得称赞道。短发女孩回过头,那是一张清秀的挂着笑容的面孔。“谢谢你。”她挑一挑秀气的眉毛问:“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我在她身边坐下来,偏过头看她,咧着嘴笑:“我11岁,我叫宋佳颖,叫我佳颖就行啦!”

短发女孩也咧开了嘴,皓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佳颖啊,我比你大1岁,我叫赵媛桃,你可以叫我桃子。”

就这样,我和一个大我1岁的姐姐成为了朋友。

每天早晨,我努力起得很早,但是桃子比我起得更早。

因为她要画画,她要赶在太阳出来前把第一缕朝霞洒在野花坡上的美景画下来,她要赶在星星落下前将他们最后的微笑画下来,她要把大自然画下来。

我喜欢她的画笔,所以,我便苦苦哀求她让我画一幅画。

她想都没想就同意了,把画笔小心的递给我时,问了我一句:“佳颖,你想画什么?”我愣了:“画什么还要先想好吗?”桃子认真地点点头:“对啊对啊,画什么都要在脑海中先构思好了,再把它用画笔呈现在纸上,不然你不会觉得亏欠了这张纸和这支画笔吗?”看着她的脸,我心里泛过一丝羞愧,于是小心翼翼地放下画笔,合上眼睛,开始构思。

突然,眼前划过了一个似曾相识的画面,一个穿着花色连衣裙的短发女孩,指尖夹着一株紫罗兰,站在花丛中,微笑,微笑,然后消失了。

我猛地睁开眼,拿起画笔就开始画,桃子微微一笑,悄悄在离我两米多远的地方坐下了。

很快就画完了。

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缺了点什么,我沮丧的摇摇头,使劲盯着画看,仿佛要把画看透,可是,我还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走到桃子身边坐下,自嘲地说:“可能我不太适合画画吧。”到底是深交了几周的好朋友,她一眼就看出了我的颓废:“画画这种事啊,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没关系的,下回努力,好吧!”我不想让她跟着我一起难过,就故作高兴地点点头,拉起她的手,说:“桃子,我们去你们村子里玩好不好啊!”“当然好啊,妈妈肯定在割草准备喂猪,我们去帮忙吧!”“那就快走啊!”

很快,我们就忙完了,互相告了别之后,我就回了租下来的小木屋。

第二天,当我再坐到桃子身边时,画架上夹着一张纸,画的就是桃子的妈妈喂猪时的情景。

桃子妈妈的身上围着肮脏的破布围裙,满头大汗,脸上却挂着一副很满意的微笑。猪身上的粉色小毛都看的清清楚楚,鼻子高高撅起,甚至有一只猪衔住了桃子妈妈的裤腿。

我拍拍桃子的肩膀,难过地说:“桃子,那个,我马上要回北京了,我们只有不到一天的时间可以待在一起了。”桃子放下画笔,扭过头来看我,说:“佳颖,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我点点头,还没反应过来,被她拉住就跑。

后来,她带着我去了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荒草丛生,草丛中杵着一块墓碑。

桃子在墓碑前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来,指着墓碑冲我笑了:“佳颖,你知道吗,其实这么多天,我一直瞒着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就是:我是个聋哑人,我只剩下30%的听力,基本都是靠读唇语来与你交谈。而唇语,就是这块墓碑里睡着的人教我的。他是我的父亲。

“我在十岁时,因为听不清,经常被人嘲笑是聋子。我的父亲告诉我:‘你不是聋子,你要学会唇语,你要让所有人都瞧得起你,大声吼出来,吼!你不是聋子,更不是哑巴!’我大声却含糊不清的吼了出来:‘我不是聋子,更不是哑巴!’

“后来,我费了很大很大的劲才学会了发出声音,可是这声音却极不清楚。我每天都练习咬字,吐音,还学习唇语。现在,我已经可以清晰地说一大段话了!

“我早就听说你是为了什么才到野花坡散心的,一场比赛怎么了,你就算赢了,又能赢得什么?不过是一张奖状或是一份荣誉罢了。我们真正要做的,是人生的赢家,保持一份好的心态,迎接所有困难。

“佳颖,你很有作画的天赋,加油吧!”

我含着泪,用力点点头,然后抱住了桃子,在她耳边说:“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我们离开了野花坡,但是我不会忘记野花坡上有个女孩叫桃子,她的坎坷人生教会了我坚强,教会了我不要放弃。

 


2018年01月15日

乔柏霖
刘师彤

上一篇

下一篇

宋佳颖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