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刘师彤,品学兼优,各科成绩,均排在学校前列,十余次评选为全县优秀学生、文明标兵、校园之星,连续三年评为张家口“市级三好学生”,2015年7月被河北省教育厅评为“最美品德少年”。

爱好广泛,素描、二胡、舞蹈、书法、乒乓球、朗诵(双语)和旅游等,手抄报设计刊发在《帕瓦娜的守候》全球中文首发版扉页, 2016年5月在北京民族乐器比赛中,获二胡独奏业余组银奖等。

热爱写作,多篇文章发表在省市级报刊上。曾获“中华情”全国征文二等奖,“红铅笔杯”全国读书写作征文赛一等奖,特别是连续在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中获奖,先后获一等奖两次,二等奖两次。被评为2015年中国少年作家班“十佳学员”,并在人民大会堂颁奖典礼接受表彰。

热爱读书,于2015年4月参加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直播节目,与全国听众一起分享读书的乐趣。

每一个孩子的雨靴里

都应该有一个精灵

我是叫洋溪,是一个精灵。因为我们的双足自然长成雨靴的样子,所以在精灵世界中又被称为雨靴精灵,也是唯一需要冬眠的精灵。

雨靴精灵的个头都不大,和人类学校的一支白粉笔差不多,后背长着一双七彩的半透明翅膀。除了头上长着一条细长的触角,外貌很像人类。

我们没有父母,是在清晨的露珠中出生的,朝霞和带着青草味的空气是我们认识的第一件事物。当然,十万颗露珠中才可能有一颗可以诞生雨靴精灵。

我旁边这位,绰号“袋鼠”,是我的难兄难弟。他打破了精灵苗条英俊的传统,肚子凸起,更像一只长了翅膀的小袋鼠。有他在,我才在雨靴精灵学院历次考试中不至于太尴尬。

雨靴精灵学院位于原始森林的一个河谷。那里道路险峻,却也风景如画。树林常年翠绿、遮天蔽日,河水浸润得连树皮和石块都披满青葱的苔藓。在一处河道拐弯的地方,耸立着一棵极其巨大的古树。如果你够细心,会透过层层叶子,看见树干的深洞里挂着一双黄金制作的鞋子。那里便是学院的入口。

据说这棵树的每一片叶子都住过一个精灵,到了晚上,精灵扇动的翅膀与星光相互辉映。每天阳光最足的时候,我们会在树洞里学习。树洞里则像一个巨大的蜂巢,可以容纳上百个精灵一同听取雷云院长的教诲。

学院主要教授两门课程,行云和布雨。我只学会了行云。相反,袋鼠对于行云一窍不通,布雨确实有点天赋,用不着钻进烧杯里去摆弄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一个喷嚏就能下几分钟细雨。

毕业考试合格后,精灵们就会被派往指定区域执行任务。刚出生时,我们的双足都是蓝色的,毕业后才会变成金色(唯有一个精灵的不同,他叫雷云,是学院院长。他的双足是嵌着一对光芒四射的红宝石)。

这不,我和袋鼠互相打量着对方金色的雨靴,兴奋地飞在前往目的地的路上。

其实,我想嗦一下,插叙一下昨天毕业考试的经过。昨天的确是个意外。

昨天注定是个难熬的日子。洋琳老师提前告诉我们,这一届的毕业考试将由雷云院长亲自主持。我和“袋鼠”在树洞口逡巡不前。

“你准备得怎样了?”

“我还用准备吗?准备再好,就会像你那样很有创意地做出云朵来?嘿嘿,看这个。”

“啊,以不变应万变的白云笔。袋鼠,你胆子够大,导师的东西你敢

“嘘,别嚷嚷,你知,我知

我暗叫好笑:“难道你还别有企图,想冲击学院的‘金靴奖’?”

“袋鼠”笑而不答。

天有不测风云,精灵也不是神仙。我们刚进树洞,就被表情严肃常板着脸的导师“流老板”收走了白云笔。袋鼠垂头丧气地陪我坐在一个角落。

没过多长时间,树洞里渐渐安静下来。我看见雷云院长在炫目的光芒中,缓缓出现在大厅中央。

他环顾上下十几层的同学们,朗声说道:“今天是你们毕业的日子,然后会按照成绩的高低选择执勤的地方,当然是成绩好的先选。所以,希望大家认真对待这次考试。”说完,他一挥翅膀,我们每个精灵面前,自动出现了一个封闭的操作台。

考试共两场。第一场是笔试,第二场是操作。

笔试我没问题,只是有点担心“袋鼠”。扭头看他,他向我挤眼睛,指指自己的翅膀根部。好家伙,竟然还藏了一支白云笔。

“轰隆隆”一声雷响,笔试开始。

我铺开花瓣试卷,全是熟悉的内容,无非是《雨靴精灵历史》《精灵必读三字经》及《行云布雨的艺术与技巧》等。我满分做不到,及格是没问题的。

可恶,“袋鼠”比我先交卷。嘿,咱们看第二场吧。

第二场的行云,我精心准备了很长时间。我拿出闪电剪,一边回忆在人类剪纸艺术中心的游学经历,一边飞快地在白云纸上运动。我今天状态极好,手指灵活,很快剪出一棵树,又从牵牛花水杯中倒出几颗露珠挂在上面。慢慢地,这棵纸片树膨胀起来、立体起来,漂浮在我的操作台上。雷云老师笑着点头。

附近同学的云就是云,没有一点新意。而可爱的“袋鼠”则发着呆,一动不动。忽然,他不停地拍打肚皮,连续几个响亮的喷嚏从嘴里突出,瞬时他的操作台上面暴雨如注。呀,他直接完成了操作题目。另类啊。

我开始忙活,把烧杯鼓捣得砰砰响,将调好的材料倒在漂浮的树上,然后开始等。十分钟过去了,其他同学都完成了“暴雨”,而我只能焦急地等。

有了,一颗雨滴从树的根部挤出来。接着,是第二滴,第三滴,一滴又一滴,终究没有形成暴雨,倒像是滴水的水龙头。唉。

考试成绩当场宣布。难过的是,我倒数第一;“幸运”的是,“袋鼠”和我并列。按照惯例,每届一个的淘汰生今年没有产生。我和“袋鼠”将去同一个地方。拾起最后一片柳叶,上面写着:闪电河。

闪电河位于北方草原,发源于沽源县,绵延近千里,曲折如带,两岸鸟语花香,牛羊肥壮,是一处美丽的景区。但是那里海拔高,冬季长,历来不受雨靴精灵的青睐。

这些都是我从学院“书洞”获取的资料。“袋鼠”听我说,却很高兴,说:“冬眠期长,难道不好吗?我们可以躲在冰层下面睡一个舒服的懒觉。”

我没有夺取“金靴奖”的野心,但是初次上岗的兴奋,觉得这样似乎有些不完美。这种想法,很快被路上陌生的美景抹掉。我们在打打闹闹的时间里,不知不觉就到了地方。

“好美啊!”“袋鼠”由衷赞美的样子很少见。

真的很美!碧空如洗,原野空旷,骏马遍地,一片生机勃勃。一条河流曲曲折折,穿梭在草地上,如音符一样谱写着嘹亮的长调。

我和“袋鼠”时而在水面上跳跃,时而在花丛间打滚,总之,释放着在森林里憋屈许久的沉闷。

不远处有一处山坡,精美的木制长廊曲折迂回,附近还有凉亭和石碑,特别是游人很多,或拍照,或说笑。

“走,看人去。”“袋鼠”拉着我飞向人群。没有游学经历的“袋鼠”,自然认为人也是稀有的物种。

今天的阳光很充足,照在我们的翅膀上,恰好发挥隐身功能。没人能看到我们。

河边有一群孩子,应该在十岁到十五岁之间,有男有女,穿着统一的T恤,上面印着字:花儿文学社少年作家夏令营。其中,一个小女孩挺特别,大概十一岁的样子,趴在地上向水面吹气,吹起一层层涟漪。其实,吸引我的是,她穿了一双粉色的雨靴。

现在是晴空万里,她为什么要穿雨靴呢?我决定,撇开“袋鼠”,悄悄跟着她。

“茉莉,你干吗呢?快上初一的女生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一个中年女性走过来。

穿雨靴的小女孩就叫茉莉。她一扭头,露出小虎牙:“嘻嘻,我自己来参加活动,不让爸爸妈妈陪,怎么还会是小孩子。”

“是呀,长大了,就不听话了,这么热天,非要穿一双雨靴?”中年女性拉起茉莉。

“老师,我只想看看雨中草原的样子,或者在草地里踩踩水。您不知道,这是我一直的愿望。”

“嗯。就是,爸妈不在,没人管你。但是,老师说,这样做会生病的。”

“踩踩水,就能生病?老师,我真的不是小孩子了。”茉莉很认真地说。

那女老师笑笑,不再说话,转身去看别的孩子。

茉莉扬起小脸蛋,突然问道:“你是谁呀?”

正飞在她头顶的我吓了一跳。她应该看不到我啊。

果然,茉莉挥动着手指,望着天空上稀稀拉拉的白云:“一点也不漂亮,还在天上晃悠。”

我灵机一动,拿出白云纸和闪电剪,做好一个图案,便用翅膀扇上天空,瞬间便膨胀成一只羊形状的白云。

“呀,小绵羊;又有了,小狗;啊,那是马,长翅膀的马……”

我使出浑身解数,要给她做一个创意的天空。

茉莉手舞足蹈,却是自得其乐。附近的孩子要么矜持着欣赏,要么对此不屑一顾,低声说:“幼稚!”

我不知道是被茉莉感染,还是因为别人轻视而生气,心想,那就给她来一场雨吧。可是,我找到躲在人群中偷吃人类食物的“袋鼠”时,那群孩子离开了。

茉莉住在湖边的一个度假村。傍晚十分,我们才找到哪里。度假村里全是蒙古包,错落有致,掩映在路灯斑驳的光影之中。孩子们三五成群在一起闲聊。

“你没有注意吗?今天的云朵很特别,多姿多彩的。”

“那有什么用?农民需要的是雨。云不下雨,就是垃圾。”

“难道你不觉得很好看?”

“这句话应该问问农民,再说,你穿雨靴不是也在等雨吗?”

一个较大的孩子显然不能和茉莉说到一起,几句话后便离开了,留下茉莉一个人独自蹲在草坪上。

我拉着“袋鼠”盘旋在茉莉的上空。

“你是谁啊?”茉莉仰望星空。

我四周看看,没有别人啊?

“问你们呢,长翅膀的飞虫?”

飞虫?哦,原来是问我。我飞向茉莉,轻轻落在茉莉的手掌上。我无法清楚地告诉她,因为我听懂人类语言,却不能说。

“你是精灵吗?你好漂亮。你有魔法吗?一定会变出意外的东西。你男生,还是女生……”

茉莉用提问的方式,我用舞蹈的方式,交流起来并不困难,至少我们能互相了解一些彼此的信息。茉莉是个很可爱的女生,她把我当做了朋友,讲了一些她自己的事情。

茉莉是个独生女,父母很忙,没有时间陪她。这个暑假,还是妈妈坚持让她一个人来夏令营锻炼。大多数时间是无聊的,一个人玩。

我有点同情茉莉,觉得作为人类孩子,没有快乐和自在。我叫来昏昏欲睡的“袋鼠”,决定给茉莉一场雨。

“袋鼠”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豆大的雨滴倾斜而下,摔打在草地上、大理石板上。茉莉兴奋起来,穿着雨靴在雨中跳起来。

“呀,真漂亮!你看,花,雨花。”可爱的茉莉竟然趴在地上。

我藏在她的胸前,向上看,果然看见雨滴掉在石板上,溅起花朵的样子,透过路灯光,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那一夜,我们真正成了朋友。晚上,我和“袋鼠”睡在了她的雨靴里。

接下来三天,是三个雨天,时大时小。这也许是茉莉最开心的时光。连绵的雨丝,证明了她穿着雨靴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可是苦了我们的“袋鼠”,不停地捶肚子、打喷嚏。还好,茉莉拿出了自己所有的零食,来犒劳他。

由于下雨,夏令营取消了户外活动,只能在度假村举行室内活动。茉莉带着我,偷偷跑出来,在花坛边、小桥上、屋檐下,给我讲故事,讲笑话,我们一起做各种似乎幼稚得不能再幼稚的游戏。

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夏令营就要结束了,孩子们,都收拾好自己行李,互相道别。

茉莉换下了雨靴拎在手里,与我和“袋鼠”坐在一棵柳树下。

“小可爱和小肚肚,”这是在叫我和袋鼠,“我就要离开这里,真的感谢你们,陪我度过最难忘的时光。我特别想让你们陪我回家,和我在一起。有人说长大了,就不能玩孩子的游戏,要做大人们应该做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你们就是我的童年,你们在,我的童心就在,任何困难都不觉得是什么苦难。真希望,你们永远在我身边啊。”

“袋鼠”没心没肺,从不考虑吃和睡以外的东西,此时早就躲在雨靴里打呼噜了。我很纠结,静静地落在茉莉的肩上,与她一起望着远处曲曲折折的闪电河。

我是一个雨靴精灵,遇到了可以住一辈子的一双雨靴。但是,留在闪电河,或者陪着茉莉,是一道很难很难的单选题,而且可能没有正确答案。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剪火如花

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苏道味《正月十五夜》

古人的元宵节有古人的韵味,今天的我们在追寻中,感受到更多是震撼……

一、剪出来的花火

元宵节前一天,我们来到了蔚县剪纸一条街,走进一家叫做“任氏剪纸”的店铺,听爸爸说,这家的剪纸师傅是国家级的工艺美术大师。

这里的剪纸作品完全颠覆了我的认知,根本不再是窗花那个概念。它们并不全是单色,以彩色居多,深浅适宜,绚烂多变。图案也不局限于年画,还有风景、人像,甚至包括书法、篆刻等。有一幅“龙”字的作品,远看是一个“龙”字,近看则是四条腾飞蜿蜒的巨龙。作者真是匠心独到,特别是细节之处,线线相连,可谓心到、剪到、工艺到。

店主还拿出了许多有几十年历史的镇店之宝。其中,一幅《清明上河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作品是用叠加的手法,将线条剪出来,模糊的远山、忙碌的街景,层层叠加,极富立体感,真是“剪有神,有剪即生花;纸缤纷,无墨也飘香。”

我最喜欢的还是一幅《打树花》的作品。据说是新作品,而且结合新技术,可以当做台灯。看着这幅作品,我不由对晚上的节目有了期待。

二、打出来的花火

打树花是蔚县特有的民俗,一种很惊险的表演。

我们走进表演大厅,刚开始。只见表演者穿着羊皮马甲和皮裤,带着手套和草帽,拿着一只木勺,和两个抬着融化的铁水的伙伴同时走上舞台。表演者用木勺盛起铁水,向上抛洒,铁或者冲向天空,形成一弯绚丽的彩虹,或者撞击到城墙上,炸裂开来,生出朵朵火花。

表演者是一位地道的本地人,带着浓浓的蔚州口音。他的每一次抛洒都那么有力,速度也由慢及快,仿佛赋予了音乐的节奏,让每一次绽开的火花也充满了魔力。

这真是勇敢者的游戏,学习它、传承它更需要勇气啊!

三、走出来的花火

花灯的确要走着看,但你看过以走为内容的花灯吗?九阙八卦灯就是。它也是传承了几百年的一项“非遗”。

元宵当晚,我们来到涿鹿县太平堡村。灯场在村子里的戏台前,出口用松树枝搭成牌楼,上面写着“九阙八卦灯”,旁边还有“五谷丰登、风调雨顺、四季平安”的字样。灯场八边形,用葵花杆做栏杆,蜿蜒曲折,隔一段就有一个灯盏,里面放着麻油,但还没点亮。

妈妈说:“锣鼓队正在查街,来了就开始点灯。”我问,“什么时候才到啊?”“看烟花的方位,就知道锣鼓队走到谁家门口了。他们走到哪家,哪家就会放烟花和鞭炮。”妈妈刚说完,不远处就“砰”的一响。锣鼓队来了。

我们紧紧跟在锣鼓队的后面,进入了迷宫似的九阙八卦灯。通道的上百盏灯叫作地灯,已经点着了,有红、黄、蓝、绿、青、橙、紫七种颜色,代表着北斗七星。走到中间,是高高支起的天灯,上面画着太极图案。我摸了一下灯柱,妈妈说今年会有好运气。

通道蜿蜒曲折,看着很近,实际很远,不大的灯场,我们走了二十多分钟。妈妈说,一圈下来,这灯会跟进入灯场的每一个人碰面。好奇妙的花灯啊,加上吉祥的寓意,不得不佩服设计者的别具匠心。

元宵月夜,灯火似锦,人们用心剪出来一幅幸福安康的画卷!

 


2018年01月22日

宋佳颖
蔺菱

上一篇

下一篇

刘师彤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