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霄竹,浙江杭州第十四中学学生,喜爱文学和写作。《身边的感动---一罐牛奶的故事》获第九届“西湖杯”全国青少年文学征文大赛小学组小作家奖;《转身》获第十届“西湖杯”全国青少年文学征文大赛小学组小作家奖;《有一首诗叫“那时年少”》《生命不能承受之剧透》分别获得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校园的秋天》《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分别获得第十五届、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



许湘你一定要快乐


作者有话说:许湘见过形形色色的男孩子,她喜欢那些长相帅气的男明星,直到她遇见了郑卓航,一个很帅的混混少年。许湘,这个好学生,因为他,一步步变得不像自己。许湘,请你一定要好好爱自己。

一、遇见他

我叫许湘,是新城中学的学生,也是老师口中的好学生。

我长相甜美,就像我的名字那样,适应着这重庆的山山水水,17岁以前的我努力学习,把考上北大清华当做自己的目标,平时也不怎么关心梳妆打扮。但幸好,我得了天生丽质的那一份荣幸,我的父母,一位是神外医生,一位是律师,家风良好又颇有学识。我家便坐落在重庆最繁华地段最豪华的公寓里,我不缺钱花,不干任何坏事,就像古代的大家闺秀,所有人都羡慕我,可以戴BV的围巾,欧米茄的手表,长得又好看,成绩又好。我于是便得了个外号“许小姐”。

就是在众人这样的赞美声中,我慢慢出落的越发不食人间烟火。有时我披着长发走过窗外,便会引出一众惊叹。直到那日在操场上遇见了他,郑卓航,早就听闻他是学校有名的混混,家里很有钱(与我家差不多),长相又帅气,虽然他成绩差,抽烟、打架,但十个女生总还有八个暗恋他。

那日恰逢我们化学竞赛班与他们普通班一起上体育课。他抱着篮球,一身白色的球服走过跑道,一大堆女生早已开始尖叫,有他们普通班打扮妖娆的小太妹,也有我们班戴着厚厚眼镜的妹子。我蹲在路边系鞋带,他从我身旁走过,忽然,侧过脸冲我坏笑了一下。

于是,就这么一个玩味的笑容便让我怦然心动。我听我妈说,她与我爸就是一见钟情终成夫妻。我回味着郑卓航的那个表情。其实青春真的很不羁。你说喜欢一个人,又不一定是真喜欢他,可就一个笑,一个回眸,就足以让你神魂颠倒,心心念念,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也会爱上一个男生。

二、恋上他

月考临近的日子,我原本是在家好好复习,可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叫嚣:郑卓航现在会在干什么呢?他不学习,你不陪他么?想到这里,我抓起手机往门口走。妈妈看见了我只是道:“别太晚回家,劳逸结合就好。”通过如此开明的父母,我忽然心生一股愧疚。我在步行街漫无精心地走着,夜色早已降临,不远外的街上霓虹灯拼出了一个英语单词“joke”,这是一家酒吧。今年我已经十八岁了,我心里一阵冲动,手鬼迷心窍地推开了酒吧的门,里面一下子响起了动感十足的舞曲,人与人近身热舞着,他们穿着很清凉,到处都是酒瓶的声音。我穿着雪白的蕾丝裙显得格格不入。我鼓起勇气朝吧台走去,一个脸生得很精致的男侍者问我:“小妹妹,你想要喝什么酒?”我看着吧台上五颜六色的鸡尾酒有些不知所措。从小到大,我连啤酒都未喝过。我用手指了指颜色最好看的,那是一杯淡蓝色的酒,散发着有一种冷冽的气息,里面还有一种深蓝与幽蓝,就像神秘的大海。“你要‘人鱼之恋’吗?”他顺着我的手看去。人鱼之恋,我看着这款酒,多么美丽的名字啊,只是不知它会有什么样的味道。

“‘人鱼之恋’度数有点高,不如来杯‘公主’吧!”少年低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我转过头,看见郑卓航穿着白色的T恤衫。侍者很快地调好了‘公主’,又递给他一杯深紫色的酒。我盯着他的酒,妖娆的紫色,散发着危险的气息。“这叫‘beast’,我的专属酒,度数比较高,烈酒!”他注意到我的目光,挑了挑眉,笑着说。Beast?我看着他,一个来酒吧的混混,真的与“野兽” 这个词很配呢。“‘公主’则是一种度数比较勾兑了桃子汁的鸡尾酒。”他直视着我,“怎么,不尝尝吗?”我有些急促不安,没喝过酒的我手足无措。“不用担心,‘公主’就像RTO一样。”他似乎知道了我在担心什么,笑着说,“许小姐也会来这种地方?”“只是不想复习罢了。”我低下头,轻轻吸了一口‘公主’,淡淡的果味从舌尖蔓延,紧接而来的是浓烈的酒精的味道,我的脸烫了起来。“想必许小姐已经复习充分了吧,打算再次考年级前三名?”他看着我的脸变红了笑道。“请不要叫我许小姐,行吗?”我打断他,“我很反感!”他也不恼,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叨在嘴上,当打火机出火的时候,他吐出了一口烟,我一向讨厌那些抽烟的人,只是他抽烟的样子,很酷。“许湘。”他换了个叫法,“怎么了?”我转过头看着他。“没什么,”他笑笑,他真的很爱笑,只是,是那种坏坏的笑。我打开手机,发现已经快八点了,我急忙从包里拿出钱包准备付钱。“不用了,”他忽伸伸手按住了我的手,“当我请你好了。”我冲他说了句“谢谢!”便朝酒吧门外走去。不得不说,大方的男人真的很帅。

回到家,妈妈也没有问我去了哪里。我泡了杯热巧克力可可过日子房间,台灯亮着橘色的光,暖暖的,桌上摊着我的《化学百题全解》,我却发起了呆。我想到刚刚郑卓航摁住了我的手,那是种什么的触感?我形容不出来,只感觉皮肤要麻了一样,心里是甜出蜜来。我给闺蜜辛甜发微信,辛甜与我是初中同学,又进了同一所高中,只是她在普通班,也是郑卓航的隔壁班,而我在化学竞赛班。

“甜,你在么?”

“在的在的(微笑)。”

“听说你喜欢郑卓航,是真的吗?湘湘(大哭)”

“谁说的?”

“是不是啊?我是你百年修来的闺蜜哎,我会看不出来?!”

“葱。”

“你体育课看他那眼神,呜呜,你可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呐!”

“仙女就不可以喜欢人了么?郑卓航很帅的!”

“许大小姐!郑卓航当然帅啊,可是个混混!混混!而且追他的从城区排到天坑,而且有很多是那些小太妹啊!”

“哦!”

“据说他校外谈过好多女朋友呢,校内目前就一个六班的宋子琦来着的,他们班语文课代表来着。现在,有没有女朋友不清楚。对了,那个宋子琦娇滴滴的,恶心死了,肯定不好惹,好多高一新生都被她气跑了。”

“宋子琦,我认识的。”

“湘湘,你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可要三思啊,不要因为男色误码了人生啊!”

为了男色误了人生?我努力没把杯中的热巧克力撒出来。其实我并不是因他他长得帅就喜欢他,其实我一点儿也不肤浅。我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初中。我有一次天黑了才放学回家,被一群垃圾学校的小太妹堵在巷子里,我自持清高,把她们训斥了一番便 挨了她几个巴掌,正是他跑了过来,把我一把搂住,小太妹们才骂骂咧咧地离开。那日下子大雨,我跪在水坑中,就这么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后来我才知道,他叫郑卓航,旁边那所中学的混混,那些小太妹是他的跟班,因为看我从名牌中学走出来,长得又好看,对她们又很不屑,便 想教训我一顿。关于郑卓航的事我早有耳闻,只是,我是真的喜欢他,真的,真的,喜欢他。

三、去追他

我从来没有追过男生,也没有给男生送过情书或礼物,但是我文笔很好,我鼓起勇气写下了想对他说的话。每个周末去遇见他的那家酒吧,可他从未再出现过。直到有一天,他来了,后面跟着一帮人,有叨着烟的男生,有染着头发的女生,他们一帮人热热闹闹地进了一个包厢。我坐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拿出手机给辛甜发短信,她却一直没有回。我有些失望,把手机丢进包里进了卫生间,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黑色的短裙,露脐的吊带上衣,头发扎成马尾,空气留海,PSL皇后的口红。许湘,你变了,你开始打扮自己了。Forhtm,镜子里的少女明亮动人,不再是平常那个清高的许湘了。高跟鞋的声音,有人走进了卫生间,刚才与郑卓航进了一个包厢的两个女生,染着非主流的发色,烫了个大波浪,脸上画了浓妆,有说有笑。“卓航怎么最近心不在焉的,莫不是那个宋子琦又来勾引他了?”其中一个女生说道。“雪莉啊,宋子琦什么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死贱的了。”另一个女生翻了个白眼,叫雪莉的女生冷哼了一声:“敢和我抢卓航,我不带人打死她!”另一个女生好似发现了正在洗手的我,忽然扯了雪莉,示意她别讲话。我一脸漠然从她们身边走出了卫生间,只听见身后那个女生说:“这个女生长得蛮好看的。”雪莉冷声道:“来这儿的会是什么善类?不勾引卓航就好。”

我低头走着,忽然眼前出现了一双大红色的耐克ATR,我一抬头便看见了郑卓航黑色下SHIT站在我面前,“许湘,你怎么会在这儿?”他笑着问。“月考考了第一名来这儿庆祝一下。”我低着头回答,“那么恭喜了。”他挑了挑眉,忽然伸手拉住了我的手,“我这儿刚好开Party一起吧。”“郑卓航!”我扯开他的手,大声地叫了他的名字,“我还是不加入你们了,我说几句话就走。”他盯着我,看着我认真的表情,看着我有些性感的上衣,看着我黑色的超短裙,说道:“你一直很美,但今天的你最美!”我的脸毫不犹豫地红了,我鼓起勇气直视着他的黑眸,我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郑卓航,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也许你有女朋友或者有喜欢的人了,但是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我喜欢你就好,不要问为什么,因为你肯定早已忘记过一件事,但我却永远记得。我要说的就这些了,你听见了就行!”我被我自己冷静的声音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准备转身就走。“你打算就这样走了吗?”他的声音毫无征兆地从背后响起。我一愣,停止了落荒而逃的脚步。忽然我感到背后有冷冽的呼吸与酒精的气息,有人从背后轻轻抱住了我,是郑卓航。这个拥抱让我想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我对他心动,眼泪没出息地从脸颊上滑落,我终于找到你了,郑卓航。“哭了?”他搂过我的身子,看到了无声息垂泪的我,皱了皱眉,“不要皱眉,好不好?”我在心里念道:我会以为你讨厌我。我的手指却不听指挥地伸向他的眉心,一点点将它持平。他一愣,既而紧紧地抱住了我,他用双指夹住了我方才滴落的泪珠,“现在,你逃不了了吧。”他坏笑着,在我耳边说道。生平第一次我作出的最大胆的决定,我捧着他的脸,说道:“我没有想过要逃。”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脸上早已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我闭上眼睛,用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轻轻吻了他的脸颊。那么吻一下如同像演电影那样,我刚想离开,他却摁住了我的后脑勺,紧接着他吸住了我的唇,我尝到了他的“beast”的味道。他的吻霸道,我渐渐快要喘不过气来,我的后背抵在了墙上,在我快要窒息的时候,他终于松开了我,我的脸很烫很烫。我喘着气,不知为何靠在他怀里,“小仙女,我是多么喜欢你!”他说。

他拽着我用力打开了他们的包厢门,“卓航,你去哪儿了,这么久才回来?”坐在沙发中央的一个男生叫道,“姑娘们都不开心了呢!”忽然他看见了我,被郑卓航紧紧牵住手的我,立马大喊起来:“哎,这位美女是?卓航,你给咱哥们几个介绍介绍,你不缺女人,咱哥几个缺啊!”旁边几个在喝酒的男生也抬起头看着我,雪莉与那个女生认出了我,那个女生对郑卓航说:“航哥,这位美女刚才在卫生间呢,是你约出来的女朋友吗?”“妮可,你见过这位美女?”第一个男生问道。“是啊,我与雪莉去卫生间看见了她,我觉得她长得真的很好看,航哥最有本事了呢,小丝,你觉得呢?”黄色头发的小丝点了点头,雪莉坐在角落里没有说话。“阿怪,我给你们介绍下。”郑卓航冲打头的那个男生说,其它男生与妮可、小丝都放下了酒杯。“这是我女朋友kitty。”他紧紧牵住我的手,“为什么叫我kitty?”我低声问。“因为你像kitty猫一样,是个小公主,小仙女。”他在我耳边轻声道。

“老大,你女朋友?”绿衣男生瞪大眼睛,“说好给哥们几个介绍美女的呢?”明泽小丝叫了起来“怎么说话的呢?”郑卓航笑笑,拉着我坐在了沙发上,顺势搂着我的肩膀。“美女,给你酒。”阿怪递给了我一杯啤酒。“谢谢!”我冲他笑笑,“不过我不太会喝酒。”“雷,你怎么不说话?”明泽踹了踹一个正在喝酒的帅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雷哥是个冰山美男。”小丝捂着嘴笑道,“航哥,你和kitty小姐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呀?”我的心咯噔一跳,只是刚才10分钟前在一起的。郑卓航喝了口酒笑着说:“这个不能说,因为我的公主会生气的。”“航哥!”小丝尖叫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这么肉麻了!”“雪莉姐!”妮可担忧地看了看一言不发、脸色不好的雪莉。“不要紧!”雪莉猛地抬起头,抓起手包,僵硬地说:“我还有事,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说着竟踩着高跟鞋出去了。我听着她们的对话,看着她们的表情和动作,“想走吗?”他忽然凑到我耳边说道,我点了点头,他站了起来,搂着我对众人说:“kitty有事我得陪她,你们继续。”

四、牵住他

他就这么一直死死拉着我的手,拉着我出了酒吧,拉着我穿过步行街的人潮人海。手机铃声响了,我听见了清雅好听的声音,我慌忙一只手从包里拿出手机,“喂,妈妈?”我看见了屏幕上“妈妈”两个字。“湘湘,是不是考了第一名啊?妈妈很开心啊。”妈妈在电话那头笑得很开心:“你是不是不在家?”“我和甜一起,还有几个朋友出去玩了。”我看了看身边的郑卓航撒了谎。“今天我和你爸都要加班,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哦,玩的开心。”我妈认识辛甜,所以很放心地交待了几句便挂了电话。“讲完了?”他问,我“嗯”了一下,“今天我得一个人,”我嘟了嘟嘴“然而我厨艺真得很烂。”他笑了,摸了摸我的头。

“你想去哪里呢?”他问。街上行人很多,帅气的男生与美丽的女生走在一起总会引来无数的回头率。我看到了万达广场。“我们去看电影吧。”我看着不远处的万达影院,因为是周四,所以观影的人不是很多。我与郑卓航坐在第七排中间的普通位上,这是一部拥有众多粉丝的科幻电影《人猿星球》。我一向不敢看这种类型的电影,电影还没开始多久,我便闭着眼睛,“想睡觉?”郑卓航偏过头来问我,示意我可以靠着他的肩膀睡一会儿。“我怕。”我瞄了一眼那黑与猩红相间的屏幕轻声说。“那你就靠着我睡一会儿吧。”他温柔地说,我轻轻把头靠在他肩上,闻着那beast酒的味道,不知不觉就合上了双眼,真的真的让人很安心啊。我再次睁开眼睛电影已经结束了,他好玩地看着我睡眼朦胧的样子,轻轻吻了我的额头,我徐徐醒来,我们在万达影院的十字路口分别。

今天真的发生了很多,很多,我捏了捏自己的手,用力地,感到了一丝疼痛,原来真的不是在做梦。手机屏幕不知何时被改成了他在文艺汇演时跳机械舞的照片,手机密码也变成了他的生日。我的床单被妈妈换成了粉色,淡淡的粉,一切都是那么干净,也许在爸爸妈妈的心里,我永远都是可爱的小公主。在他心里,也是。

五、守护他

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我忙于复习,也停了QQ与微信,但每天还是会在刷题到十二点给郑卓航发一句“晚安!”。不知为何,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他了,我一阵心慌,脑子里想到辛甜说过的话:他谈过好多女朋友。

期末考终于结束,我飞奔出考场。我去了joke,没有他的身影,我打他的电话,没有人接。我筋疲力尽地走在路上,忽然我看见了雪莉,穿着一身红衣从网吧里面出来。“雪莉!”我试探地叫了她一声,她立马转头看见了我,露出一丝惊讶。“你知道郑卓航在哪里吗?”我满怀期待的问。她露出鄙夷的眼神,冷冷地说:“不知道,如果他把你抛弃了,我奉劝你还是识相点,别去烦他!”我王愣,他,抛弃我?回过神来,雪莉已经走了。

下午的风很大,吹着我的脸颊,生疼。我摸着我的手机,它黑着屏,似乎永远都不会亮了。“你是kitty吗?”就在我想晕倒在地的那一刻,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我看见了面前一个黑西装的冷冰冰的帅哥。Kitty,只有他叫我kitty,自始至终。我猛地一抬头,问他:“郑卓航在哪里?”他没有回答我,只是道:“卓航托我来告诉你一句话:kitty,你一定要快乐!”我瞪大了眼睛,我忽然想起来了,这个男生是那个小丝口中的冰山美男雷。“雷,请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用一种平静无比的声音问他,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但没有开口。“是他不让你说的,对吗?”我问,他点了点头,“有些事你知道了不好,但是请你相信,他真的很爱你!”“带我去找他!”我忽然大声地说,大声到把自己也吓了一跳,雷一愣。

雷终于道出了实情,郑卓航早年在道上混被人抓住了把柄准备公布到网上,让他身败名裂,他父母都是大公司高管。自然无法容忍背负骂名。雪莉喜欢郑卓航多年,可他却喜欢上了我,她因此怀恨在心,向郑卓航的仇人披露了郑卓航的弱点是我,他们便以此来要挟他。雷坦白了一切,包括郑卓航死活都不让说的最后一句:他今天晚上800飞上海的飞机。

我看了看手机,正好730,我下意识地冲到了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我要尽快赶到机场。现在正值晚高峰,在城区停停走走后,车子毫无意外的稳当当地堵在了机场路上。离机场还有1.2公里,还有8分钟,我急忙付了钱,打开车门冲了下去,1200米算什么!只要能再见到他!

1200米真长啊,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帆布鞋踩在不平的路上,咯得我脚生疼。明明体育那么不好的我竟然跑到了机场,还有130秒,那都是因为我真的想见到他吧!我按雷给我的信息,顺利找到了飞上海的等候区。可是,他并不在这里,还有1分钟,难道他已经上了飞机?我绝望地蹲在了地上,心疼地喘不过气来,真的比跑1200米还要难受。

忽然我看到了一身白衬衫的男生往登机口走去,那背影,像极了他,“郑卓航!”我大声喊出了他的名字,他停止了脚步,我冲了过去从背后紧紧抱住了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要一句话也不说就离开?”我闻到了那熟悉的beast的味道,眼泪便止不住的掉落。泪珠模糊了我的双眼,隐约中,他捧起了我的脸,在我唇上重重吻了一下,“kitty,你一定要快乐!”他说。唇上的温度消失了,他离开了,走进了安检口。我大哭起来,昏倒在地。

六、想念他

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早晨。我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身边是一脸担忧的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我看着他们满脸疲惫,床头柜上是削好的苹果与煲好的鸡汤,想着他们一直那么信任我,我忽然鼻子一酸。“湘湘不哭,没事就好。”妈妈握住了我的手,“期末考你是年级第一,可以报送北大与清华,你自己想去哪里?”不,不,我都不要,我要去上海,我在心里尖叫道。我对妈妈说:“妈,我想去上海复旦大学。”“复旦?”爸爸打断了我,“可依你成绩完全可以去北大、清华……”“可我想去复旦大学!”我坚定地说,也许我语气很严肃,妈妈愣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既然你一定要去复旦,那就复旦吧,复旦大学也很好。”我抱住妈妈,忍住没哭出来,妈妈,谢谢你。

上海复旦大学。

我默念着,上海。

郑卓航,不知道你在上海过得好不好。

但你的许湘,你的kitty如你所愿,很快乐。

因为,她得在不久之后回到你的身边,

请稍等一下哦。

(完)

番外:郑卓航坐在静安区的自己的家里。书桌上的电脑开着,有一个页面亮着,是他曾经学校的官网,鼠标移动着,紧接着,一行字映入他的眼帘:恭喜我校许湘同学获得保送上海复旦大学资格。

Kitty,你知道吗,我一直记得初三那个夜晚。因为我喜欢你了那么久,才会在那时候奋不顾身来保护你,我希望可以像这样保护你一辈子。

2018年04月09日

孙澜僖
马溪悦

上一篇

下一篇

喻霄竹

喻霄竹,浙江杭州第十四中学学生,喜爱文学和写作。《身边的感动---一罐牛奶的故事》获第九届“西湖杯”全国青少年文学征文大赛小学组小作家奖;《转身》获第十届“西湖杯”全国青少年文学征文大赛小学组小作家奖;《有一首诗叫“那时年少”》《生命不能承受之剧透》分别获得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校园的秋天》《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分别获得第十五届、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