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意

广东珠海 金昱辰

 

干枯的天带着些许的灰蒙,没有北方的湛蓝,反而在灰色的面纱下透着一丝哀伤。大地的寂静迎来了烈烈寒风,刮过了一阵阵耀眼却无形的锋芒。叶缓缓落下,小小的旋风不再席卷着秋意,而是收起了苍凉。南方的春风不如北方的柔和,带着些刺骨的阴寒,百花盛开间春意愈盛。赏花、郊游也逐渐繁衍行程,四周皆是绿油油的一片。

我望着窗外高耸林立的大楼,以及不算郁郁葱葱却能够成荫的绿树,不禁想起那一年的花海茫茫。

那是在斗门的十里莲江,我已不记得那年我多大,因为我去过两次,分别是跟两个不同的朋友去的。我隐约只记得,那一年的花海茫茫,油菜花黄黄的一片,开遍了河塘,一眼望去皆为金黄。天空苍茫,风吹草低。回首一望,却不见诗中的那些牛羊,毕竟此处并非草原,而是水边。有的人骑着自行车,有的人信步聊天,更多的人忙着自拍。我无心于纠结如何,只在这碧草黄花中安然沉醉,感受着那已经在人群中极为浅淡的芬芳。天空中的云朵飘飘扬扬,由浓变得薄,似薄薄的白雾忽然撤开了,便不见了踪影。云在太阳爬出来后便悄然蒸发了吧,阳光的温煦务必吹散了风中的阴寒之气。春风拂面,便是因为那湛蓝天空上的耀眼金辉,驱逐那空气中的丝丝阴凉,暖风袭来,不负当初寒冷。明明只是片刻之间的变化,却因为太阳的参与而生出截然不同之感。我张开润滑之手,感受着风暖暖地从指间流过,微微收拢,将手贴在脸庞,依稀能感到一丝清爽。踏着小路一步步走,转而进了泥地,走得越深见到的景象也越好。黄色的花将我包裹,母亲也曾为我拍照。我想有些事情大约已然记不清了,可那又如何?至少我的心中还有一丝短暂的回忆。

现在的我望着窗外的绿树,莫名地感觉那一丝暖意,依旧若隐若现。

当我坐在客船上,望着窗外那波涛汹涌,起伏不断的海浪,春又让我想起。四季的海总是不大一样的,春日的海不如夏日的清爽,冬日的汇聚,秋日的舒展,反倒带着些许苍茫的乏味。春风在海上掀起阵阵波涛,却不觉汹涌,只是因为雨季,所以波动得甚是有些起伏。我看着浪涛之中涌动的白沫,及其下面的水纹,不禁感慨春意似乎还在慢慢扩散着,从炙热的赤道向两极聚拢。

下得船来,眼见雨水化成露珠在花瓣上留下晶莹。不知过了多久,已然消逝无踪。谁都不知它是融入其中还是悄然落入泥土。鸟儿在树干上欢快的嬉戏清鸣,没有婉转清脆的歌喉,却叽叽喳喳地诉说着热闹,若是有人靠近,它们也便不动了,直到人走近时,才扑腾扑腾四处飞逃。我不禁想起有道题:“猎人打下了一只鸟,树上还有几只鸟?”当我靠近时,鸟儿只是稍微舒展,让我感到有些惊讶,我向前迈了一步,果然它们便四散地向前飞走了。鸟儿成群结队地飞着,飞啊飞,带着些许的欢快还有悲凉吧!物本无情,情由心定。或许我是在为惊扰了它们愧疚吧。

我还记得春日的一天,我遇到一只猫。它静静地坐着,目光收敛,宛如春天的使者在道路旁默默坐着。小区红色的路上,雪白的毛泛着柔和的光泽,其余那黄色和黑色相间的斑纹,形成一股别具一格的封印。它的眸子圆圆的,却没有睁大,反而眯着。只是坐着,尾巴微微的翘起,似乎是在默然地沉醉于春意中,又似乎是在观察着春意中的万物。其实我也曾想,我如此前去会不会打扰它。不曾想我的鞋带散了,我矮身蹲下,尽量不让自己碰到灌木丛,系好鞋带。然而就在我抬头的那一瞬,原本走在我身后的人已经越过了我,向那猫走去。猫咪看见有人来,腾的跃起,钻入了灌木丛中。明明只是一排乔木,我到处寻找,却找不到猫咪的身影。

这些花木在我小时候还是非常矮的,如今却已经这般高大,当我走过楼下的鸡蛋花树时,也不禁有些冷。在冬天,鸡蛋花树的花早就凋谢了,春天的时候,便长出了些许嫩芽,如同绿叶一般煞是可人。我犹记得我幼年时这棵树很小。不过,或许是我小时候相对这棵树小,才觉得吧。而且在我的心里头,它是依旧高大的,高大得让我不敢靠近。可如今,它已经长得如此结实如此宽阔。

我正感慨着,突然,我的耳边响起“嘚吧,嘚吧”的声音。我太熟悉这声音了,是一位住在我同栋楼上的老伯,杵着拐棍,走路极其艰难缓慢,如履薄冰,我不晓得他身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二…十…四…”,他颤颤巍巍的说出这几个数字,我的手颤抖地按在“24”的键上。等到6楼,我便出了电梯,开门便露出一抹温柔的爽朗。走进家门将门关上,才蓦然回头,我不知道那个老伯一会儿怎么出电梯。不过,我毕竟不是次次都能碰到他。所以说,他早已习惯了吧,愿他安康。

春天并不一定是浪漫、美好、完美,却一定是带着温暖的。天若有情天亦老,人不可无情,所以人永远成不了天。在春风细雨,在百花盛开,春意愈盛之中,我们掠过繁华似锦默默坚持,坚定前行。

2018年04月26日

【4月】我和春天有个约定-于鑫
【4月】春来犹可驻-赵诺

上一篇

下一篇

【4月】春意-金昱辰

【4月】春意-金昱辰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