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梓涵,男,汉族人,生于2001年,爱好看书、写作、足球等,从小喜欢画画、素描、毛笔,入学起就表现出对写作方面特有的天赋,小学时期多篇文学作品被发表,曾被评奖为“校园作家”。之后,多篇作品被刊登在《全国中小学优秀作文》和《下一代英才》等书刊杂志上,多篇作品分别获全国征文比赛一二三等奖2011年被评为中国少年作家班优秀学员


开颅手术


2500年,某市医院

“今天做手术的病人有点多啊。”机器人A说,一边正在给一位病人做开颅手术。一旁的机器人B在准备为激光刀充能:“是啊,现在的人类一天到晚不怎么使用大脑,问题也是越来越多了。”“抓紧学学我怎么做手术的,这样你也可以尽早给我们分担一点压力了。”机器人A说。

这座城市每天的运营都由智能机器人来调整,从清理城市的垃圾,到电网的管理,水资源的供应,甚至郊区食物的种植,基本都由机器人完成。人类则可以自由地选择各类其它的职业,一开始,人们还比较多的青睐画家,运动员,作家之类的职业。但渐渐的,人们开始觉得少去做这些努力,少辛苦的锻炼身体与大脑也挺舒服的,并且依旧可以有保障的活下去,便越发的不去,也不善于从事那些发展人的职业。人们越来越多的开始沉浸在家中的“虚拟现实”世界中,只要戴上眼套,就可以在另一个世界畅游。“失业者”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机器人们也开始生产更多的,各种类型的机器人以填补那些人类留下的空白。

最初的人工智能,只能胜任一些非创造性的劳动,比如驾驶汽车,维修水电等。但人工智能经过自我的发展与升级,凭借自我学习,逐渐掌握了诸如创作音乐,绘画等技能,自我意识也在此基础上有了很大的提高。你可以在这个城市发现机器人画室,机器人体育竞技场,机器人音乐馆,机器人文学馆,甚至沿街卖唱的机器人艺人等。

这个手术终于做完了,两位机器人需要充电,冷却电路,稍作休息,以准备开始下一场手术。机器人A说:“今天有点累了,一会下班写首歌演奏一下。像那些人类一样,一天到晚沉迷于虚拟世界也太没意思了。”机器人B说:“是啊。晚上我还得去学学手术的事。”“我突然想到一个点子”机器人A说,“不如在那些人的大脑中植入一个芯片,来赋予他们学习更多技能,掌握更多技术的能力。你觉得怎么样?”机器人B说:“真是个好主意!有了芯片,他们就能和我们一样优秀,生活也能像我们一样丰富多彩了。不过,他们会不会不同意呢?”机器人A回答:“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强大的能力,他们做梦都想有呢。”“行,我有一个朋友ROBOT C很善于编写程序,我们可以让他帮我们写程序。”机器人B说,“不过现在又是手术时间啦。”

没过几天,新的植入式芯片就研制成功了,全世界的机器人医生们都很开心,他们为自己能帮助提升人类的能力而自豪。一场新的、大规模的开颅手术即将开始。


一趟公交车

我在这车站等了许久,今天这班车似乎开的很慢,迟迟都没到。天气热的很,阳光很刺眼,知了在树上一阵一阵的叫。身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他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到天气的炎热,他们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同样很刺眼。

车终于来了,没想到这么多人,上车的时候竟然也不挤,大家看着手机,很有耐心的一个一个走上去。到了刷卡机旁,将屏幕移开脸,扫一下码,“叮咚”,再将屏幕移回脸,往里走。在一片“叮咚”中,到我时,却是一声“滴,学生卡。”略显突兀——我没带手机。

车子又向前开动了。我站定,眼前坐着的一排人人手一部手机,面无表情的看。环顾四周,一排站着的人,齐刷刷地一手拉杆,一手在脸前,荧光映的脸上有点发青。我幻想着他们突然抬起头,铁青着脸问:“你怎么不看?”脊背一凉,赶紧去看窗外的风景。

安稳的过了几站,上来了一位老奶奶。脸色红润,看样子应该与我一样是无手机之流,便觉一丝亲切。她扶住扶手,四周的人依旧与先前一样。

“车辆转弯,请注意。”人群倏地一齐往一边斜,老奶奶踉跄着脚步,两只手抓紧了扶手。旁边坐着的一个青年抬起了头瞥了一眼。使人惊奇的是,他眼离屏幕的瞬间,手指竟依旧灵活的操作着,一秒钟后,他又低下了头。我看见老奶奶脸上的一丝愠色,想起了之前看到的一个新闻,说某老人殴打不为其让座的乘客。我有点惊疑了。所幸老人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突然,一阵急刹车。老人来人群的漩涡中踉跄的调整,险些摔倒。司机看着前方,叫到:“怎么开车的!”有几个人又抬起了头,也叫到:“怎么开车的!”车子又开动了,头重新低了下去。

安稳的过了几站,终于到了我下车的站。我匆匆的下车,恍惚间想起以前为一位老人让座,老人下车前坚持让我坐回去的一件小事,仿佛做了一个梦。公交车又往前缓缓开走了。我顶着烈日,走在这懒散的街上。



2018年05月14日

张清晴
刘恒旭

上一篇

下一篇

邓梓涵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