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父爱的瞬间

广东省珠海市 金昱辰

哗,嘀嗒嘀嗒。商场的灯光暗下,我隐约听见水声哗啦哗啦。我对父亲说“外面些许下雨了,等一等再走吧。”然而,当走出商场,迎接我们的是瓢泼大雨。这一年我7岁。

哗啦哗啦,2012年的7月21日,北京的大雨倾盆而下。这场大雨是北京61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被我们赶上。我和父亲母亲乘着“三轮”向公交车站而去,积水太深“三轮”不得不中途停下。

父亲背起我一步一步走向公交站。哗啦哗啦,漆黑雨夜依旧灯光闪烁,雨点流线型地沿着车窗玻璃划下,顺着车壁滴答滴答。

我看着漆黑的夜,握住父亲的手,心里多了一份温暖。童年的孩子往往天真,想到的不是父亲的不易而是若没有他我该如何。大雨倾盆而下,滚滚乌云淹没了昔日闪耀的明月与群星。我趴在父亲的背上,半眯着眼睛眺望远方,父亲结实的后背和臂膀给予我无尽的力量,令我心底始终有一个信念——我们一定可以回到宾馆。

我趴在父亲后背上,被奔驰的汽车激溅的水花淋湿了双眼,泪水连同雨水一起滚落在我的衣襟上,父亲把我往上背了背,我感受到父亲那温暖的手。紧紧地搂着父亲的脖颈,我缓缓抬头,在这茫茫雨夜中仰望天空。没有星星的夜空,我们终于上了公交车。车窗外的雨越下越大,车内的灯似乎是唯一的光源,朦胧的夜色里我握紧父亲的双手,这是我心底唯一的支柱。年幼的我并未关心父亲的疲惫,却着急地想着刚买的芭比娃娃有没有淋湿。

暴雨将一切掩盖,似乎罩上了黑暗的面具。下车后,父亲再次背着我缓缓地一步一步前行,积水之深早已到达他的膝盖。砰!一声巨响,犹如原子弹在我脑海中炸开,父亲的腿撞上了一根柱子。那时的我心中想的居然是,若是父亲摔了不会游泳的我会不会被淹死。年少无知的我一声不吭,惊恐之余更加紧紧地趴在父亲背上。

宾馆的灯火正是亮堂,对于我们这些在雨夜中艰难前行的人来说,那真是希望的曙光。无论是衣裳还是发鬓均已湿透,唯有那远处的灯光飘扬明亮,即使是昏暗的黄灯,在我眼里也十分耀眼。父亲背着我走进宾馆的大堂,将我放下时,我匆忙扑向母亲,却忽略了父亲被撞伤的小腿以及背我的劳累。

宾馆服务员好心地给我们送来了毛巾和热水,洗漱之后,我拆开了芭比娃娃的盒子,娃娃的衣裙已经湿透。父亲不辞辛劳地拿着吹风筒将她们吹干。

如今的芭比娃娃我已然不知丢在了何方,仍记得她被父亲吹干时的样子。时隔6年,恍若隔夜一般清晰可见。记忆总是保留着主观,随着心态不同细节也会改变,曾经母亲那样关切的眉眼换成了父亲坚毅的容颜。

     此时窗外,略显瓢泼的中雨哗啦啦地下。我的思绪又飘向2012年那场北京的雨,定格父爱的瞬间,那是父亲对我最深的爱,深深扎在我的心底,温暖我的全身,给我无尽的力量。


2018年06月29日

【5月】当童年生出一朵花 陈明慧
【6月】定格父爱的瞬间 丁微笑

上一篇

下一篇

【6月】定格父爱的瞬间 金昱辰

【6月】定格父爱的瞬间 金昱辰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