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父亲的瞬间

内蒙古乌兰察布市 胜辉

没有人可以一直单独地走下去,独立再久,也终需要一个肩膀依靠。拾掇了一地的月光,突然间,泪水朦胧模糊了我的双眼。 他斜坐在我的床沿,用一种近乎轻柔的嗓音捧着一本书在我耳边诵读。没有《安徒生童话》一半的美好,却牵扯着我的心。理性、感性、知性,听着,我都快麻木了。紧缩着眉头,闭着眼不肯让自己的眼泪滑过脸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害怕了眼泪对皮肤的刺痛。我闭着眼,耳朵却聆听着他的一举一动,哪怕一点细微的声音,对他,也对空气。 良久,在他轻柔地放下了书,转身离去的脚步声在木质地板“吱吱”声远去之后,我顿然张开了眼,有一种咸咸的液体沾湿了我的睫毛,滑过我的嘴唇,最终泪流满面。 二 舞,我要出差几天,我在你房间抽屉里放了钱,冰箱里有我弄好的东西,胃药我给你放在了鞋柜上。换洗的衣服我已经给你放在了衣柜里,这几天天气会比较冷,你要注意。好长好长的一张便条躺在桌子上,看他娟秀的字体和留下的浓浓的关心和爱。我呆坐在那里。想了很多,在我做作业困乏时,那么一杯热腾腾的茶在我桌边静悄悄的出现;在我摔伤时,那么一抹眼中让我自己站起来的坚定和心痛;在我认识时,那么一双握着我走过那么多年的已有老茧的手 呆坐,真的只是呆坐,没有流泪。只想,呼出那个多年来没有呼出的称呼,此时,却在心底默念了很多次浑然不知地睡去。 三 他回来了,我是知道的,他的脚步声就是那么的轻柔,那么的静悄悄的,就似怕打扰了生活的宁静一般。但是,我还是听到了,我在门口就等着他开门抑或敲门。钥匙声音响起了,哗他打开了门,看到了我后,眼里的疲惫化成了惊喜。我投入了他的怀抱。大声嚷:“爸爸”他抱着我,直到我声音嘶哑,他的衣衫渐湿…… 自从妈妈死后,为我们躺在血泊之后,我一直无法叫出那个字,一直无法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他已是我最后的亲人了,是最后一个与我骨肉相连的会爱我一辈子的家人了,而只有他对我的爱才会不因沉浮而上下,不因得失而深浅的最后一个家人。我的手脚冰冷,心却是暖暖的…… 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已经烙印在我的心底了。舞想告诉你,舞曾经对不起你的爱,现在的舞会长大的。 而正是生活那些事,教会了我爱……


2018年06月29日

【6月】淡淡的父亲也会流泪 朱思旗
【6月】定格父爱的瞬间 袁郅勰

上一篇

下一篇

【6月】定格父亲的瞬间 胜辉

【6月】定格父亲的瞬间 胜辉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