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的歌,消逝的歌

福建省泉州市 林声发

恍惚如梦初醒。 转眼之间,我已步入了人生的芳华之时。 六一,正离我愈来愈远。 六一的歌,或已消逝?

“很多歌消失了。 有些歌只有极少数的人唱,别人都不知道。比如一些学校的校歌。” 汪曾祺这样说道。 感慨之余,我不由想起了小学的校歌。 之于我而言,小学的校歌是专属于六一的歌。 第一次接触到校歌,也是在六一。 我很庆幸,在一百余年的岁月传唱中,它从未消失。但我也惭愧,只约一迭的时间消磨里,旋律我却有些淡忘了。好在,词仍记忆犹新。 “我道南 我道南 家学溯渊源 二十世纪兮 龟山教泽喜长绵 可爱诸学子 相期勉力继前贤 当仁原不让 及时奋发莫迁延 今日挽回狂澜 责任在青年” 这短短的五十八个字,曾祖父唱过,祖父唱过,父亲也唱过。没想到,一首校歌竟能将四代人的母校情怀联结在一起,且每个时代均有各自的独特释义。 我最开始接触这首歌,缘于五年级时的六一合唱。那时对此歌毫无感觉,甚至觉得拗口难懂,便也没对词有深入思考,只是觉得能记住就完事了。 今年六一,恰好看了王开岭的《那些消逝的歌》一文,我才意识到校歌竟如此珍重,但“歌声走远了,替它的是校徽、校服、校铭。”不想再留遗憾,六一这天,我便同祖父这位老校友追忆起那首未消逝的歌,那些未忘却的事……

“我道南,我道南,家学溯渊源”,这还得从一九0八年(清光绪三十四年)溯起。那是社会动荡的晚清末年,更是民族觉醒的关键时期。斯时,乡中先达创立了道南学堂,以催人觉醒奋起。于是,便有了一百年来的春风化雨,一百年后的桃李芬芳。 “二十世纪兮,龟山教泽喜长绵”,这也解释了“道南”之名的缘起。它出典于《宋史·杨时传》,杨时登进士后调官不赴,而先后拜二程(程颢、程颐)为师。其后,杨时南归,程颢目送曰:“吾道南矣。”后来的杨时也成了理学大师,世称龟山先生。所以说,道南,是从“吾道南矣”引发而来,是以“龟山教泽”育人治才。 “可爱诸学子,相期勉力继前贤;当仁原不让,及时奋力莫迁延;今日挽回狂澜,责任在青年”,前贤办学堂,倡改革,外御强敌,内布新政,寄希望于可爱诸学子。由此,诸学子及时勉力,力挽狂澜,积极投身救国运动中。如此,果不负词之所写,歌之所唱。

吃完午饭,我又同曾祖母谈起道南之事,才知抗战时期道南从未停办,反而愈办愈好,兼办战时民众学校,培养男女青年抗日骨干。那时的道南学子,口中所咏不只是校歌,更有《义勇军进行曲》、《保卫黄河》、《在太行山上》等抗日救国的歌曲。这一切都离不开当时的音乐老师杨金莲的殷切教导。与此同时,她还组织晨呼队,每天清早在村庄各地高唱抗日歌曲,宣扬抗日救国精神,激发民众爱国情操。 其实,道南背后的故事有太多太多,它们或湮灭于时间之河,不再提起,或永存于学子之心,此生不忘。而我能拾起的却微乎其微。记得校内有副老校友题的对联:“道学南斗,弦歌不辍”,此时我似乎更能理解其背后涵义了。 “一栋学庐,一乡弟子。 一阙校歌,一部青春。 岁月如歌,这话总不错的。”

刚刚,祖父又说道,道南的后山上曾建有一座“炮楼”,师生还常常去站岗放哨呢!不知所为,我有些感慨,有些神伤,若不是祖父刚好提及,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当年的碉堡,如今只化成一坯黄土,无人问津,好像未曾出现过。旧时的红砖学堂也已翻建成了钢筋混凝土建筑,失去了原有的神味。独留一曲校歌,未曾消逝的歌,永萦几代学子心中。 “有些人不该在光阴中消逝,有些歌不该在空气里失踪。” …… 六一的歌? ――是道南之歌,我想,它永远不会消逝……


2018年06月29日

【6月】六一的情怀 贾姝
【7月】 一生的责任-努尔艾力·艾合麦提

上一篇

下一篇

【6月】六一的歌,消逝的歌 林声发

【6月】六一的歌,消逝的歌 林声发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