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李雨心,女,1999年7月18日出生于广东肇庆,现年17岁。

小学二年级加入中国少年作家班,并在“中国少年作家杯”征文比赛中以《四季之歌》获得二等奖。在杂志,作家班教材,报纸上也多次发表作品。并有多篇作品发表于《中国少年作家班年末作品选》。

至今写作已有十年,一直怀着一颗炽热的爱文字的心不断书写着自己的文章。


故旅

            ———致我亲爱的作家班

七月酷暑敛气焰,旅途前夜未成眠。

金碧辉煌留回忆,千里无怨北上远。

      ———题记

()

今年注定不会平凡,有太多绝无仅有的回忆,到如今仍残留在记忆里。我一直都坚信自已是幸运的,但现在我更想承认我是幸福,怎么会不幸福呢?我已拥有这个美妙的七月

收到获奖通知是五月光景嘴角被微风吹出一个孤度凝视着,憧憬着,也期待着已不是第一次获得作家杯的奖项了可上一次是八年前的事情彼时,我十岁。由于种种原因尚且年幼的我此旅并未成行八年后此梦终究圆了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捧一个奖杯,留一张合照让家人骄傲赠一份回忆于自已纪念。给自已一场特殊的成人礼,就从这里开启吧。

722号,我投入了北京的怀抱。

一个人拖了硕大的行箱转了无数次地铁,到最后差点在车上睡着。到达巴渝宾馆已是下午三点多了,现场作文都已经开始了,默默地祝福考场里的同考出好成绩,领完备品又一次转无数次地铁到了前门的酒店

前台的服务生似乎有点惊讶于我稚嫩毕竟那天离我的十八岁生日,也仅是过了4天而已,带着未褪尽的孩子气孤身闯京城,但是一个成熟的信号,不是吗?瘫在酒店的床上,疲惫让我开始各种魔幻的幻想:什么明天颁奖迟到啦,什么请柬忘带啦,简直什么可怕来什么,吓得我弹跳起来洗了个头压惊。

还好头天的想法一个都没有来找我。六点就惊醒的我对着镜子想。穿上了统一的衣服望着胸前“中国少年作家班”几个字出神。(至于衣服也是魔幻的存在,表上填的XL神奇地变成了L,害得我减肥的欲望变得空前的强烈)。想到了太多在文学这条路上的桎梏与挫折,如今想起来,也不过是美丽的挫折罢了。

()

是什么时候加入作家班的呢大约是十岁那回为几篇发表在报刊上的小作我加入了这个向文字逐梦的大部队21世纪才刚走过第一个十年依旧不紧不慢地前进那时候投稿用的是最原始的方式——寄信那张薄薄的作家班来稿专用首页是我放飞梦想的公路牌几年后,那稿纸已被迅猛发展的电子时代淘汰了,我还珍藏着那些稿纸,薄如蝉翼,顶端连接处淡粉的印痕它承载了小小的我大大的梦想让我有了勇气写下去(如今作家班的同窗应也少见这稿纸了,甚至可能从未见过我想告诉同样有着文字梦想的孩子们,无论科技多么高超,别放弃笔墨用最初的方式来写出自已的心最能打动人的文字源头永远都是笔尖)

()

快七点了该出发了

不知不觉间,当年那个十岁的小孩已经成年了或许作家班的老师对的印象并不深刻毕竟今年才是我第一次参加活动可感激之情却益于言表师,谢谢您们曾经在那些手写的稿件背后,有你们认真阅读的痕迹即使是如今我的每一份电子稿,隔些天便能收到评价和指导(最令我感动的冯超老师在我一篇稿件中,连最微小”的错误也一并找出如些细致的辛勤劳动请允许我向您道一声:老师谢谢您)谢谢您们十年如一日地呵护着我小小的梦牵着我的手淌过一地辛酸的泥泞,再把我托在手中,触碰那抹辽阔星空感谢在我的童年与少年有着一群巩梦师追梦路上我从不是孤身一人

谢。

()

七点三十分我站在了人民大会堂门外

这并不是我作客于此但这一次我不是以游人身份居之我曾无数次幻想捧了奖杯的自已站在领奖台上,带了一抹荣光如今站在门外心情却有了另外一种别样的澎湃我几乎是全场最大的获奖者但其实从我的学号1151012中的11大概也可知晓一只惆怅的鸟儿落在我的心扉离去时却带来了无数欣慰。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文学也乐于书写。无论大小我们一同前往同一个象牙塔

曾经我也是那么一个孩子在教材上看到过不少学长学姐描写的颁奖大会盛况甚至连名字也一并记得吴一波郭嘉宝杨承志们这些哥哥姐姐是我儿时的榜样与偶像。我总是一边细读着他们的文章一边暗自努力,要象他们一样

现在这个愿望算是实现了吗蓦然回首只有前辈们一绝而去的背影其实他们也和我一样吧比我大三四岁也是追逐文字的少年

无论多久他们永远是我的榜样

()

如今我也站在这里了

梦似的在第一批走上了领奖台从老师手中接过奖杯和奖状,那沉甸甸的触使我一下回神微笑着回答老师的回题享受着这巨大的幸福老师说明年高考加油我说,谢谢老师声音是颤抖的是开心

转身合影奖杯好重像我的幸福与快乐一样重,就像实现了一巨大的梦想像妈妈承诺给一颗糖最后我却得到了满满一盒糖块十年来的奔波及疲累跌倒的伤口血模糊都在这一刻消散了

台下是满座的观众席我却一个人都看不见我所见的只有一个个被放飞的希冀和梦想。脚下是柔软的身子也轻飘飘的倒也不是碍于什么紧张只是为这一刻一路走来的汗水化作荣光而庆幸而已

是该庆幸的越加繁重的学业使我不得不放弃了太多,似乎全世界都在教育我,要学会断离舍”。但如何能放下呢对于文学我有什么能放下呢所谓血浓于水对于这些早已深入我骨髓的文字,已然是生命的一部分了

放不下的就好好地继续吧

不知是怎么坐回台下的,我这才有时间端祥奖杯,换一个角度,在灯的衬托下我看见了,我看见了我的名字这属于我的荣誉,烙上了我唯一的记号晶莹透砌的我透过奖杯看向主席台,依旧是一张张骄傲的笑脸,和台下家长闪不停的照只不过那些笑脸,更比我稚嫩

爸妈们会很骄傲吧。我听到不远处有一家三口合影的欢笑声也看到一个妈妈对儿子的奖杯看了又看,最后亲了亲孩子的额儿子,你真棒!

不禁紧了手里的手机我只是一个人而已但很快我就释然了我想在祖国南端的我的父母,也会为我骄傲自豪的吧我正在认真的成为他们的骄傲呢。愿这世间的一切都成为永恒吧瞬间我竟这么想

颁奖就这开始又这么结束了

()

大会堂的空调开得很低,一开始会有一丝凉意。到最后,我却把外套脱了下来,让背后“中国少年作家杯”几个大字在灯下闪耀。是值得骄傲的,就让我张扬一回吧。我如此祈祷。

旁边坐了一个来自湖北的小女孩,我清楚地记得她的名字,是司泽娜。她主动和我搭话,让一向寡言的我着实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倒也熟络了,她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到现在依然觉得很有意思:“我觉得高中拿奖挺难的。”

的确,高中的颁奖名单只是寥寥几行名字,翻开作品集,高中虽也不少但比起小学初中也略逊一畴。但这并不难,因为我知道奖项背后,还有千千万万个奋笔疾书的高中生等候着榜上有名。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一同前行的战士。

所以我是这么回答泽娜的:“用心写出来的文字,无论什么时候,都不难。”

是的,不会难的。用心,万事皆无难。

灯光散了,幕布落了,我离开了。

我想到了小学时翻着教材,绞尽脑汁理解高中生哥哥姐姐的文章。并且他们的文章激励着我,一直到今天。如今我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高中生姐姐,我也希望自己的文字也慰籍几个幼小心灵。

一如年幼的我。

(七)

不知道作家班的老师们有没有看到我的成长,我却确是在作家班的滋润下长大了的。

看戏人终成戏中人。从登上教材,到与大部队会师人民大会堂,我想我在努力成长为一个更好的少年作家。我想在作家班的史册上,留下哪怕淡淡的一点印记。至少不让一路陪我走来的人失望。

北上行固然是一次旅程,可颁奖更是一段美妙旅行。十年人生路固然是一次旅程,但在作家班的十年,更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故旅。

那里有我从小到大对文字的回忆与对文学的渴望。

也承载了我的作家梦想。

(八)

江城子寻梦

十年跋涉无坦途,茶笺凉,人影荡。何处有梦,夜深烛映妆。奋笔疾书谈旧梦,泪痕隐,眸微亮。

如今泪水化荣光,笑声扬,还故乡。凝视梦想,豪情高万丈。应有勇气续前航,谢恩师,焕韶光。

(后记)

我生于1999年,比作家班小3岁,与作家杯同岁。何其有幸,在十八岁成人之际捧起第十八届作家杯的奖杯。

我想我会成为更好的自己,对我深爱的作家班,永远有一份爱和感激。

我们一起走下去吧。我成为更好的我,你成为更好的你。

谢谢老师们十年的陪伴,如今换我用创作成果回报你。

我定不负恩师,不负韶光。

  Hi,老师好。我是1151012,李雨心。


2018年08月20日

钟悉允
金舒苒

上一篇

下一篇

李雨心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