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杭广东省深圳市人,《小说创作与研究》《中国校园文学》《中学生》《中国中学生报》《语文月刊》《写作》等国家级报刊以及《少年文艺》《作文通讯》等61家省市级报刊发表小说、戏剧、随笔、诗歌等作品262篇,在全国征文活动中获奖20多次,在省市征文活动中多次获奖。作品收录入19部书籍。


银色

                        

(一)

 

我是一家科技公司的销售总监,收入不错,不过整天累得要死要活,还常常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焦虑和烦躁,这源自于对业绩的担心和对未来一切的不确定。就说现在的市场吧,瞬息万变,每个公司的销售情况都在不断地波动,也许明天就有一个新的竞争对手横空出世,横扫市场,让我们公司的产品一件也卖不出去……

今天,一直忙到晚上十点钟才拖着疲乏的身躯回到了家,头很痛,只想冲个凉之后马上休息。可七岁的儿子跳到我的面前,大声喊道:“爸爸,我要玩三国杀!”我对儿子说:“乖儿子,爸爸今天太累了,明天吧?!”“不行,不行!”,儿子的眼泪喷薄而出,顺着脸颊一滴一滴地流下,仿佛敲打在我的心上,“每天你都说明天,你骗人!”这时,妻子从里屋出来了,也过来帮腔,“儿子本来都困了,可是一直挺着不睡觉,就是为了等你,你就陪他玩会儿吧!”儿子有了帮手,更加肆无忌惮,大声号苦起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声嘶力竭,让我烦不胜烦。“哎呀,我今天头痛得厉害……”我精疲力竭地说。儿子没想到有了帮手还会再遭拒绝,就使出了“杀手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耍起无赖,任我怎么好言相劝,就是不为所动。过了一会儿,就连在自己房间里看电视的孩子的爷爷奶奶也被惊扰了,走了出来,帮着孙子说好话。

儿子闹个没完不说,就连十二岁的女儿也来添乱,“爸爸,你帮我看看这道奥数题怎么做?”我看了一眼那道题,心里不禁诅咒起发明奥数比赛的人——是谁这么无聊,把中学乃至大学程度的数学题搬来让小学生做,小学生能会吗?这不是难为人吗?!别说小学生了,就连我这个当初在学校里属于数学不错的人,也早已经不会做了……可是,怎么对女儿解释呢?对她说就连我这个本科毕业生也不会做小学的奥数题?哎,太丢人了!想到这里,我感到天旋地转,头昏眼花,无奈地坐在了沙发上。

 

(二)

 

我决定了。

第二天一大早,和公司打了个招呼后,我直奔“多世界科技公司”,选了一台和我的身高、体型、相貌最相近的RP—148型号的智能机器人(RP的意思是Replacement,“代替”的意思),把他带回了家。

我领着他在家里转了一圈,熟悉了家里的各个角落,并介绍给家人认识。刚开始,我的父母看我领回来了一个机器人,吓了一跳。不过,当我介绍说,148不仅拥有大量的知识,还是一台有自主学习能力的机器人,在他的体内预装了学习程序,他能够根据现实需要学习生活中的各种技能,比如说做饭、开车、监控家人的健康情况等等后,父母才点了点头。

安顿完毕,我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公司,又开始了一天漫长的工作。

晚上下了班,一路上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148和我的家人相处得怎么样。到家后,一推开门,只见148正在和我的儿子玩儿三国杀呢。148选了很差劲的武将,然后故意输给了儿子,逗得他欢天喜地;接着,148又帮女儿辅导了对我来说像天书一般的奥数题,并对女儿给予了鼓励;就连妻子也对148夸赞个不停,说他学做饭学得特别快,按照这速度,148很快就能独立地为全家人做饭了,就省得她下了班后那么着急地往家赶了。

“嗯,不错嘛。”我心满意足地想着,早早地休息了。


(三)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148的相貌以及生活习惯和我越来越像了,如果不是特别熟悉我的人,根本就分辨不出来我和他到底谁是谁。这也是当初他特别吸引我的原因之一——这种型号的机器人在为主人服务一段时间后,相貌会和主人趋于一致。因为,和我长得像,我就可以让他做更多的事。

这不,今天晚上,有个不得不去的酒局,是和我的重要客户见面。可是这些天,我感觉身体很不舒服,也许是亚健康吧,我就派148去了。

148能吃饭,也能喝酒,可是只有极少一部分的食物中的营养能被他消化和吸收,转化成能量。然而,在他体内植入的微生物燃料电池通过这种方式释放的能量不足以让他全天处于开机状态。酒局整整持续了四个小时。148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半夜了。他不会喝醉,可是离家这么长时间,他的能量已经快耗没了。他赶紧走到了墙边,从头发中抽出一根银色充电线充电。

这根银色的充电线,是我俩唯一的差别。

后来,我还派148代替我去看了一场儿子的足球比赛(那天,我正好要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去不了),还派他去为女儿的时装走秀照相(照相也是他学会的新技能)……

 

(四)

 

一年过去了。

我发现,家里人都很喜欢148。

妈妈有严重的阿尔茨海默病,你跟她说过的话她一分钟后就会忘得一干二净,你告诉她的事即使是说了十遍她也记不住。于是,陪伴她老人家逐渐地演变成了我每天最无可奈何的“节目”,有时,我简直处在对她失去耐心的边缘。记得有一次,妈妈在家里摔倒了,头磕到了桌角上,出了好多血,我赶紧去拿药粉,洒在了她的头上,想在去医院之前先把血止住。糟糕的是,妈妈在摔倒之后,马上就忘了曾经摔倒这回事,不断地用手去摸伤口。我告诉她,出血了不能摸伤口,会感染的,可是一遍遍地告诉她,她一遍遍地忘记,最后直到在医院包扎好伤口之后,我悬着的心才稍稍平复下来。

可是,148不会厌烦,即使每天他都和妈妈聊天聊无数次,每次的内容都是一模一样,他也乐在其中,也许重复算是机器人的一种专有属性吧。

因为有这个病,妈妈是不能单独在家的,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好在有老爸陪她。不过,老爸也好不到哪儿去。几年前,他得了脑血栓,之后,偏瘫——脑血栓的后遗症又找上了他,使他走路很困难,在家里要拄拐杖、非常缓慢地走才行。出门呢,只能坐轮椅,要不很容易摔跟斗。

陪爸妈去公园是148每天的职责。148的力气大,他能把爸爸一把从床上抱到轮椅上,然后每天推着轮椅,陪爸妈去散心。以前,帮着老爸坐上轮椅是老妈的活儿,瘦弱的老妈往往每次要花十几分钟才能帮着老爸坐上去。有一段时间,我为他们请了一个保姆,可是那个保姆手重、态度不好,还欺负老妈会忘事,经常虐待老爸。凑巧的是,有一天妻子回家早,发现了这一切。于是我把那个保姆给辞退了,以后再也不敢请保姆了。

后来,为了他们出门方便,我特意为他们买了一辆车。不用说,开车的只能是148。他很快就跟我学会了开车,考取了机器人特殊类别的驾照,每天风雨无阻地带着爸妈呼吸新鲜的空气。

儿子和女儿就更不用说了,这回有人陪他们疯闹、陪他们玩儿、陪他们学习了。妻子呢?这回有人陪她逛街了,试完衣服能夸她漂亮,买完东西能帮她拎着。最重要的是148已经成为了我家的大厨,彻底地把妻子从每天买菜、做饭和刷碗的繁杂、重复的劳动中解脱出来了。

我终于轻松了,我不用在每日的疲劳之余,再陪着他们干这干那了。按理说,我的心里应该很高兴才是。可是,不知怎的,我的心里却隐隐地升起了一种不安。

有一天,我看到老爸居然搂着148一起看老爸最喜欢的,他已经看了一百遍的老电影《地道战》。

还有一次,老妈居然剥了个桔子给148吃。看得我是羡慕嫉妒恨啊!就算148能帮妈妈照顾老爸,推轮椅什么的,也不用这样吧,老妈都没说给我剥个桔子吃。

还有儿子和女儿,每天我回家时再也见不到他们欣喜的表情了,甚至有时候,我主动地说想陪他们玩儿,他们都不理我了。

不得不说,有的时候,我的心里酸溜溜的。

我感到,我的家人似乎不再需要我了,他们和148更亲昵。

晚上,回到家,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屋里一片漆黑。

我的心一颤。

可是灯光马上亮了起来,原来今天是妻子的生日,我给忘了,可是148没忘,他和爸妈一起给妻子买了生日蛋糕,还下厨做了一桌好菜……


(五)

 

第二天是星期日。早上,为了感激148所做的一切,并且让我做回我自己几天,我准备给他放几天假,去旅游。

我开车把他送到了火车站。

正值寒冬。

前两天,寒流刚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掩杀了过来,所到之处,一片萧条。昨夜,又刚刚降雪。此刻,白茫茫的站台上一片寂静,萧瑟冷清。

四下里悄无人声,一切都显得无精打采的。

天很冷很冷。从车里走出来后,凛冽干燥的寒风从衣领向我入侵,带给我浸入骨髓的冰凉,仿佛要把我体内所有的温暖都夺走。

站台边乘客很少。令我感到怪怪的是,那些乘客的脸上似乎没有什么表情,衣着也很单薄。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怕冷吗?也许是我太缺乏锻炼了吧,我自嘲道。

趁着还有十分钟火车才来,我向148提议在附近走一走,好除去体内的寒气。148爽快地答应了,其实他并不知道冷为何物。

于是,我俩就在铁轨旁散起步来,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很远。

“148,”我问他,“你说,到底像你一样的智能机器人有没有感情呢?”

“有,当然有,”148下意识地回答,但又马上反口,“哦,也不一定,我看这主要取决于智能机器人的个体差别吧。”

“那你能感受到周边的人对你的感情吗?”我接着问道。

“也许吧,有的时候能,有的时候不能。”148淡定地回答。

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当听到火车驰来的声音时,忽然,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一种古怪的神情,一种憎恶和一种仇恨。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把我推到了铁轨上……

(六)

 

在火车即将冲到我面前的那一刻,我拼命地爬了上来。看到火车从身边飞驰而过,我心中没有了愤怒,只留下恐惧。

拖着颤抖的双腿来到了停车场,发现我的车已经了无踪影。我只好打了个车回到了家。

用钥匙轻轻地打开房门,我蹑手蹑脚地藏在了玄关后面。

透过玄关的毛玻璃,我看到148正在和我爸妈还有妻子打麻将。

我感到愤怒,却又顿时悲痛万分,想选择离开,逃离这个我熟知、也让148熟知了的世界。

我把手放在了门把手上,又缩了回去,转身想最后看一眼家人。

我愣住了。

我宁愿相信是我的眼睛出了问题,因为爸妈和妻子的头发中也分别都有一抹银色……


2018年09月03日

金舒苒
董浣桑

上一篇

下一篇

尹杭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