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浣桑,中国少年作家班高级班学员,河南省长垣县作家协会会员。

 7岁时《小礼物,大期待》荣获河南省德育故事征文大赛一等奖,自此多次在县级市级省级的比赛中获得奖项。

2013年《钢琴曲》获得第十四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二等奖

2014年《我坚信我是天才》获得第十五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2015年《未生》获得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二等奖,且网络赛区点击量逾一万人次。

作品多次被选入中国少年作家班年度优秀学员作品集。

最喜欢的一句话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他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心跳未央

 

    1如果没有你,没有过去,我不会伤心,但是有如果还是要爱你。

 

2皱纹爬上我的眼角,它们如干枯的枝桠一般密密麻麻布满我的脸,我曾经细润如脂的脸,我不敢再对着那不锈钢的碗,它映出我丑陋的脸,卑贱的神情。

我老了,我不再风华正茂,我真的老了。鬓发斑白,体态佝偻,衣衫褴褛,风烛残年。我已是耄耋之年。我怎么落得如斯地步。我在街边乞讨,以此维持所谓的生活。

现在是冬季,寒风凛冽,捅破我的旧棉袄,好像要攒着鼓劲刺裂我的心脏似的。路边行人依旧是不屑的眼神,带着鄙夷厌恶。不过我不在意,我就要带着我满目疮痍的故事离开这个冰冷世界了,我就要陷进地狱了。人情冷暖,不过如此,我早就看淡虚伪的面孔。

那么,陌路人,我的故事你要听么。哦?你怕沾染晦气?好吧,我自己讲给我自己听。你随意。

 

3

 

我本是生在书香门第,我的母亲面容姣好知书达理,我的父亲玉树临风温文尔雅,他们被邻里成为郎才女貌的一对,天造地设,珠联璧合。只因是满腹经纶,自命清高,所以双亲不善交际,寡言少语,独爱在庭院里品茶、品酒,精通琴棋书画。 爷爷一辈打下殷实的家境,供父亲母亲挥霍,小资。像活在世外桃源般,不被外界的杂事烦心,过比翼双飞的自在生活。他们把我视为掌上明珠,把所有的爱倾注到我身上,宠溺我,娇惯我。我有母亲的绝色面容,父亲的聪明才智,我是上帝的宠儿。父亲把我送到市中心的贵族学校,我如鱼得水。M校的学生是早熟开放的,我在各个与成人社会相差无几的朋友社交局上游刃有余,我知道我吸引着无数同龄人的艳羡目光,我清楚我有骄傲的资本。同样成绩拔尖。多年后我认识了两个词,名媛,PARTY ANIMAL。那时我认为,这天底下的男人都配不上我,滥情厮而已,他只不过是送你一朵枯萎的玫瑰碰巧猜中了她心里的话。高傲如我,怎会自毁前途做些消磨时间的无聊事。

我必须保持绝对理智,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未来。

我冷眼看周围的人,十四五的年纪就向往飞蛾扑火的爱情,憧憬另一半,迅速寻爱弃爱,乐此不废,痛苦不堪,言行不一。打着青春的幌子无所是事,深知爱情是桩死罪却拼命效忠。这些人真可笑,父母给的算什么,钱罢了,家境罢了,能靠父母一辈子么?物质欲望的满足到头来总归是凭自己的本事。大多得安全感都是靠自己给的,别人又能给多少,我是没安全感的人。眸子里有寻常人寻不到的漠然不屑。我肆无忌惮地和玩的好的同学招摇过市,故意发出夸张的笑声。很多人带着些许敬畏的神情望向我,视线却无法移开。

我很漂亮,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古典美。清新脱俗。只你一人无视掉我的存在。只你一人。你就是这样吸引到我的,我潜意识里认为你和那些肤浅的男生不一样。为什么产生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我不明白,但它的的确确吸引着我接近你。我算准时间,在绿茵道下与你擦肩而过,偌大校园里对你是偶然对我是必然,巧立名目使老师把我调到你附近的座位,一下课就嘻嘻哈哈和他人打闹以此吸引你的注意,悄悄打听你的个性你的喜好,你爱穿什么牌子的衣服你钟情怎样的科目。

我却避开你视线假装对你视而不见。

我知道你很多你以为我不知道的关于你的事。你对我是个劫,是上一世造的孽。

遇到你之前,我坚信我会独来独往。

遇到你之后,你即是我的世界。

3

与此同时我的爷爷溘然长逝。你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滋味,他是最疼我的人。年幼时爷爷便常常领我到石青板练习书法,磨砚,挥笔。他说女孩子就要有女孩子的样子,学会自尊自重自爱。爷爷很和蔼,记忆里没有大声斥责过我。他就这么走了。

父亲受不了这个打击,便整日沉迷于酒色之中。母亲毕竟是女流之辈,她又怎能阻止了父亲的颓废。家中只有爷爷是理财的好手,年轻时出来闯荡,硬是白手起家,创下半壁江山。父亲是独生子,爷爷一心把他培养为文人骚客,声名远扬的作家。那个年代里,作家是很吃香的职业。

只是父亲没有继承爷爷的果断、大家风范,感情细腻,心地纯净,是写文章的好料子,可不适合在这满腹心机、杂乱的社会里生存,父亲便总闷在家里,看古典文学,欧洲史。他仪表堂堂,英姿飒爽,才高八斗,满腹经纶。母亲是书香门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会做刺绣之类的女工,是有名的才女。可惜她家境后来败落,因舅舅染上赌博,把家当给输完。姥爷一病不起,痛骂舅舅是畜牲没良心的。母亲一向温婉,只能抹着泪痛苦。父亲便是在这时提亲,爷爷早已应允,因为他欣赏母亲的品德,他明白自己的儿子骨子里放荡不羁,该是有个人使他收收心。

大喜,黄道吉日。

母亲着真红对襟大袖衫,凤冠霞帔。父亲乃是九品官服。

婚礼按照古装举办。

不少人前来祝贺,眯着眼陶醉于母亲的倾国容貌父亲的硬朗高大。

爷爷满面红光,自然喜不胜收。

洞房花烛夜时,父亲便答应母亲过乐得逍遥远离尘世的自在生活,相濡以沫,不要什么只羡鸳鸯不羡仙。

婚后3年有了我。

如今爷爷已去,父亲天生就是柔情寡断的性子,根本不是块商场上叱咤风云的料子。母亲一个娴熟女子罢了,哪会懂得人心险恶。

曾经的才子佳人,不过是虚的。

父亲借酒消愁,寻欢作乐,不愿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家中光景一日不如一日,殷实的家底也快要被消耗完。

这些我原本是不知道的。母亲瞒着我。

4

我照旧在学校里高傲不可一世,心里藏着你。

我也忘了,说白了我不过是个平凡的姑娘,不过是容孔生的靓丽头脑聪颖些而已。

一向理智的我,却陷入这沼泽中无法自拔。除了你,再也没有人可以像你这样顺利的闯进我的心脏。你有多重要只有我心里知道。我感觉我都要被自己折磨疯了,我的未来呢,我的梦想呢,全他妈滚远了。我没有心思去看课本读笔记,我只在想今天你有没有望向我这边。那种感觉像刀割一样,我明知是错明知故犯。先前我总是不屑一顾地嘲笑他人,嘲讽他们的幼稚无知,原来我也是脱不了俗,随波逐流。暗恋是种伟大的牺牲,是种不必要的自毁。我本来就成熟,可惜我一根筋,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你,我会把自己嫁给回忆。你没见过夜里眼泪横冲直撞懦弱无助的我,放不下你是我活该,我自讨苦吃,不管我变得多强大,你始终是我的弱点。

可你依然过你自己的生活,独来独往,面无表情,始终没有和我说过话。

我快要撑不住了。

我的成绩同样一落千丈。我以为可以靠着我的聪明对付每张卷子,可我忘了,在这所学校里,高手如云,不乏天才之辈,我不努力,我不用工,任何人都没因感情的事而松懈,我自然倒退的一塌糊涂。我被老师叫去训话,被人指指点点,那些我以为和我关系好的同学都不过是墙头草罢了,见风使舵。

他们说我活该。

我活该。

有你就好,真的,只要你看得起我,只要你相信我,只要你在意我,其他的真的不重要,你没有,可你没有。

我多想挖开你的胸膛看看你的心是不是不锈钢做的,是不是用铁铸成的。但我又怕你会疼。

我就是个为情所困的疯子。

5

依旧记得那个夏季夜晚。

我放假回家,天气闷热,我随手把外套丢在沙发上。却不知为何,感到阵阵凉意,恐惧顿时笼罩着我。我叫母亲,叫父亲,没人应我。我飞快跑进他们的卧室,客房,书房,却未寻到他们的影子。

“你过来。”冷冷的声音响起。

我后背猛地僵直,转过身望去,父亲在二楼楼梯口目光呆滞地看着我,机器人一般,说完便扭头离去。我小心翼翼地跟着他,我的直觉告诉我家中是必定发生大事了。他带着我进了爷爷的房间。

母亲瘫倒在地板上,全身无力,像个风一吹就要散开来的稻草人。

“我们完了,我们完了。”见到我以后,母亲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声啜泣,把所有的悲愤都揉进了这痛哭流涕中。撕心裂肺的绝望。

我缓慢转过身子,僵硬地问父亲:“怎么了,爸。”

他神经质地放声大笑起来,“我们的家产都败完了,哈哈哈哈。”干啼湿哭。

就像被人按下某个按钮,我的大脑完全短路,我清楚这意味着什么。我看到爷爷的遗像,挂在墙上,含笑的眼睛望着我。

我崩溃了。

6三天后我退学。

一周后我们所住的别墅被贴上封条。

半个月后我的父亲自杀。

三星期后我的母亲改嫁,远离这座城。一切的一切支离破碎。

我成了孤儿,我无家可归。

那年我十七岁,那年距离爷爷去世已经三年零四个月。

父亲母亲很少与人往来,没什么知心的朋友。所有人都拿我开玩笑把我当成笑柄笑个不停。

我收拾行囊,两个包袱。最后我悄悄去了学校,物是人非,我站在大门外,一眼望见穿白色制服系领结的你,你在人群中会发光。

我徒步到了另一座城市,沿街乞讨,受尽屈辱,有人逼我与他行那苟且之事我宁死不屈。我用刀片把脸刮花,使自己毁容,成为一个丑八怪。这样才安全。你是我的旧伤疤。

我遇见很多人像你的发你的眼却都不是你的脸。

7

嘿,听客。我的故事结束了,我就要死了。我命该如此我是烂人。

可我爱你,可我爱你。恍惚间我看到你望向我,眼中满是温柔。

 



2018年09月11日

尹杭
周维奇

上一篇

下一篇

董浣桑

董浣桑,中国少年作家班高级班学员,河南省长垣县作家协会会员。 7岁时《小礼物,大期待》荣获河南省德育故事征文大赛一等奖,自此多次在县级市级省级的比赛中获得奖项。 2013年《钢琴曲》获得第十四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二等奖 2014年《我坚信我是天才》获得第十五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 2015年《未生》获得第十六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二等奖,且网络赛区点击量逾一万人次。 作品多次被选入中国少年作家班年度优秀学员作品集。 最喜欢的一句话 你知道,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他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