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我——王越

 

今年11岁就读甘肃省静宁县城关小学六年级。有一个哥哥,他学习非常棒,爸爸妈妈希望我超哥哥,所以给我取名王越

我的爱好很广泛,喜欢写作、朗读、跳舞、画画、弹古筝、书法……但我最喜欢的还是读书,因此了解我的人都叫我“小书虫。”

的作在《春苗》、《乐园》等上发表,作品《打水漂》在十九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征文大赛中获二等奖,2016年在全县中小学语文竞赛中获

今年暑假在全县管弦传清韵.唱诗吟风雅”经典朗诵比赛中获第五届阳光朗诵会上获一等奖,在第七届阳光朗诵会上获最美主持人

还参与2017——2018县春晚开场舞,并参与了首届美丽杯微电影海选

古筝悠扬,我情有独钟。今年已考取九级证书,是国庆节果园中的朗诵会——“平凉日报.奕璇悦读”古筝伴奏特定人选

一年级到六年级多次评选为“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学校的各种活动中屡屡获奖。

这就是我,一个兴趣爱好广泛,一个正在书海里遨游,一个喜欢在方格纸上耕耘的小女孩。想和我交朋友吗?



我的创作感想

       ——写真实

王越

欢写作,更喜欢写真实我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我忧伤孤独时,我因此,生活成了我作的素材我无无刻不在察着生活的小溪缓缓淌时,我能用心捕捉到几条鲜活的“小。快乐的写作,快乐的生活这种乐让我陶醉。

去年暑假姥姥去了西安舅。一耳根真清净,没有姥姥与朋友电话聊天的笑声,也没有姥姥沙拉、沙拉走动的脚步声,家中的能听自己地心跳始思念姥姥那关爱水不由自主的,我不愿擦干,也不愿停止哭泣,提姥姥的点点滴滴记录

活水”,生活处处了真善美,激发着我的。其时真实的生活正是我作的、所、所思、所感于作品中,我手我心,抒喜怒哀慢慢品味生活愿我真实的生活之花永远绽放。

 

爱的唠叨

我的姥姥快八十岁了,满头银发,脸上有数不清的皱纹,腰不好,走起路来很慢,但她的唠叨却如滔滔江水,绵延不断地灌入我的耳朵。

假期里,爸爸妈妈都要去上班,家里只有姥姥陪着我,她不让我一个人在外面玩,我问:“为什么?”姥姥说:“外面车多不安全。”我只好在家里玩,我把玩具堆了一大堆,把书堆得到处都是,反正家里乱成一团。这时,姥姥的话匣子打开了:“不知道玩一件放一件,看一本放一本,把房间弄得乱七八糟,又让你妈收拾,你看你妈一天到晚多辛苦,不知道心疼你妈;唉!这么邋遢,长大后不会照顾自己可怎么办……”反正,姥姥的话,我是左耳进右耳出。

吃饭的时候,姥姥又开始唠叨:“多吃青菜营养多,还能长个,多吃蛋黄胡萝卜对眼睛好,你看你,这么小就戴个眼镜,真不方便……

姥姥不但在家里唠叨,有时还像“跟屁虫”似的,跟着我唠叨个没完没了。

记得那是一年级寒假的一天,天阴森森的,还刮着大风。我突然心血来潮,非要去院子里滑旱冰不可。姥姥皱着眉头,抬头看看这寒冷的天,又弯下腰来哄我:“宝贝乖,天这么冷,姥姥腰不好,出去跟不上你,你要是摔跤了怎么

……”

“不嘛不嘛,我要去,谁让你跟着,我自己去!”接着便拿出我的看家本领——干打雷不下雨。姥姥被我缠的没办法,只好答应,但有个条件,她要跟着我。

     院子里好冷呀,北风只往我脖子里钻,但我滑冰的兴致很高,我一会滑到这,一会滑到那,这下可苦了姥姥,她一边跑,一边叮嘱:“慢一点,别摔跤,注意脚底下……”我回头一看,姥姥大口大口喘气,脸通红通红的……

晚上,姥姥腰疼得起不了床,我一下扑到姥姥怀中:“姥姥,都是我害苦了您!”姥姥伸出手抚摸着我的头,憔悴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但话匣子又打开来:“我的乖乖长大了,知道心疼大人了……

姥姥的唠叨,就像涓涓细流,流进我的血液;姥姥的唠叨,就像丝丝细雨,滋润着我的心田,但愿姥姥的唠叨伴我成长。

 

 

姥姥的“夜梦症”

我有一位慈祥、可亲,对我百依百顺的好姥姥。她什么都好,美中不足的是——她每晚都会说梦话,就像得了“夜梦症”。

记得有一次我要考期中试了,晚上被姥姥“咯、咯、咯……”的笑声吵醒,之后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在考场上头昏脑涨,千万条瞌睡虫“奔涌”而来,我一直在打盹,结果考砸了。为此回家后我对姥姥“大发雷霆”,从此有些烦她,嫌她。后来妈妈告诉我,姥姥以前不是这样,自从姥爷去世后,姥姥就留下了这个“病根”,并警告我:“如果你一直这样对待姥姥,她会很伤心的……”妈妈的话使我羞愧难当,想想平日里和姥姥朝夕相处,她是那样的疼我、宠我,泪水不由地流下来,我含着泪向妈妈保证,以后不再“为难”姥姥。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又被姥姥大声的责骂声吵醒。第二天,我打趣地问姥姥:“姥姥,昨晚对谁‘耍威风’?好厉害啊!”

姥姥顿时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不知所措地问我:“越娃,昨晚又吵醒你了!”

“没事,今天我不去上学。”我漫不经心回答。

“姥姥快告诉我,昨晚是不是又梦见姥爷了,为什么‘教训’他。”我撒着娇缠着姥姥让她告诉我她“威武”的梦境。

  姥姥被我缠的没法了,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你姥爷的坏毛病一点也没改,下棋回来,手都顾不上洗,身子一歪,半躺在沙发上,嘴里抽着烟,还哼着小曲,自个在那乐去了……后来还在厨房里偷吃西瓜,不知道自己有糖尿病吗!我不让他吃,他连连说:‘就一口、就一口……’结果把一大块西瓜吃完了……”姥姥说起姥爷就神采奕奕,仿佛一下子焕发了青春,年轻了许多。

她滔滔不绝地讲着她的梦,就像姥爷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们,天天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也明白了在姥姥的责骂声中,包含着姥姥对姥爷的依恋和久远的追忆,思念。

从那时起,我恋上了姥姥的“夜梦症”,因为姥爷活在我们的记忆里,他却活在姥姥的生命里。


2018年11月12日

周维奇
刘心妍

上一篇

下一篇

王越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