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陆鹏蓉,大连育明高级中学高二学生,从小随父母生活在德国,上学的时候回到大连,入读大连理工大学附属学校。一直坚持英语和德语的学习,多学一门语言,感觉多了一些感知周围的热情与能力。

从小受父母影响,喜欢读书,初中时开始喜欢把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生活描摹出来,断断续续写了一些小文章,作文课上经常受到老师的鼓励,已有多篇文章入选中学生作文选集。高中文理分科选择了理科,并开始学习化学奥赛,写作的时间相对被挤占。源于小时候形成的阅读写作习惯,现在对我而言,写作读书已成了一种愉悦身心的热爱和放松。我喜欢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感受生活的点点滴滴。

 

沉醉

一曲终了,从梦境回到现实,曲子的余韵在这偌大的蓝天之下展开,直直触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钢琴深沉的样子牢牢盘踞在心中,印下一抹不散的痕迹。我呆住了,彻底沦陷其中,无法自拔,深深沉醉。

蝉鸣聒噪的夏日午后,烈日炙烤着大地,升腾起一阵阵闷热气息,繁弦急管的城市更是难觅一隅清静。望着萎靡的小草,垂头的杨柳,一股燥热的激流涌上心头,再附以比赛失利的阴影,往日悦耳的鸟鸣早化为噪音,手边的布偶已然成为发泄的利器,所有的快乐烟消云散,唯有不解风情的烦闷萦绕着,萦绕着。

耳边不知何时响起一曲少女的祈祷,如涓涓细流般清澈,跳跃在山涧,直逼我心;如晶莹雨滴般轻灵,洒落在尘世,敲打我心;又如摇曳柳枝般旖旎,舞动在河畔,荡涤我心。这乐声时而缓慢,时而轻快,时而宁静。低沉有力的和弦似乎在诉说少女心中浓浓的愁,八个小节的主题重复,更是为这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点染浓重的一笔。悠长的曲调流出,载着我,穿过阳光与浮尘。

夜,银丝般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幽暗的小屋,星与月的光斑交融,化作流水,跳跃着,轻巧从指间穿过,仿佛一颗颗美好的音符,串联出一曲灵动的音阶。斑斓星辉下的她,一头乌黑的长发安闲地伏在一袭素衣之上,只是略有些凌乱,少女轻抚发梢,静静坐在那里,两道浅浅的泪痕挂在她清秀的面庞上,深邃的夜空寂寥而悠远,她望向黑的夜,闪亮的瞳仁中映出飞速划过的流星,长长的尾巴扫过,瞬间点燃了原本死寂的夜,掠过她的心尖,漾起她心中点点涟漪。我仿佛站在她的面前,静静地,静静地,聆听她的倾述。

单薄的肩倚靠在墙壁上,她双手合十,重复着祈祷,从她嘴中轻轻说出的每一个单词,都似一滴泪,缓缓流过······音乐渐渐地舒缓了下来,少女停止了祈祷,依旧朝圣地仰望天空,恳求着宁静的夜能让她释怀,告诉她,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要在异乡漂泊?如泣如诉,又有谁懂得她无尽的哀愁?轻巧的装饰音无忧无虑地飘荡,少女的哀愁亦然,夜勾起她绵绵的思绪,少女的眼眸流溢着复杂的情愫,铺展着忧郁。月朗星稀,少女终在夜的梦中结束了祈祷,结束了这场回忆,沉沉睡去。一曲终了,她即将迎接布谷鸟的歌唱,迎接阳光的普照,迎接青草更青处的露珠······我不敢相信,这曲是真实存在,我不敢相信,这乐曲竟拂去了我心中多日的尘埃,这缓慢的乐曲,竟如此地醉人。

我霎时间觉悟,在这喧嚣的世界,不是烈酒才能醉人,不是伤痛才会刻骨,一份清淡,更能历久弥香,一份简约,更能魂牵梦萦。这曲,没有浮华,没有渲染,却带来了莫大的安静,也许,这嘈杂的世界中,忙碌的日子里,听听它们——那些静静的曲子,便能驱散烦恼与忧愁,它们,必不可少。

曲终,我醉。

 

不一样的女子

    伫立在光阴的路口,随历史的风,倒向流淌,去寻找一位不一样的女子,去打捞一场深沉如海的大宋往事。当我们穿过历史的尘烟咀嚼她的愁情时,才发现千古之中,特立独行而登峰造极的女性也只她一人,在诗意朦胧的渲染下,静静地品味这位不一样的女子——李清照。

    她不一样,多才如她,小楼台阁,执笔沾墨。出身官宦之家,本应享受着舒适的生活,初识文字,娴熟针绣。她不。她饱览父亲的藏书,文化的汁液将她浇灌地不但外美如花,而且内秀如竹,她在驾驭诗词格律方面已经如荡秋千般自如。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坐在窗边,望向一望无际的天边,愁绪已经占满心房,这位女子,声声叹息,念着的是远方的丈夫,何时才是归期?一句情愁,一世留名。她选择的是博览群书,她得到的是流芳百世。

    她不一样,坚定如她,山河破碎,寒风呼啸。金人的南侵,金戈铁马蹂躏着人们的生命,固然让这个凄婉的女子愈发瘦弱。独倚斜栏,泪痕残,她何曾未想过放弃?重执笔,拾卷,月下泛白的荧光,璀璨了伤痛中的过往,厮杀即在不远,女子的心却献给了《金石录》,战场的火光,便是她编写书卷的灯光。毕生的心血,也全是这残损的拓片了罢。墨痕点点在低唱,低唱一首撼人心弦的哀凉。孑然一身,与这书卷共度年华,不料,金人的残暴,皇帝的无能,彻底划破了女子早已不堪一击的心弦,哪里还有泪可流?火焰中,烧掉的不是书籍,而是一个女子坚定的心。她选择了在战火中为梦想不断付出,她注定会拥有称赞与敬佩。

她不一样,爱国如她,风霜折磨,离乱煎熬。流言蜚语的蛰伤加之年老体衰,女子陷入了孤苦无依,愁肠百结的境地,困顿中的她仍旧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担忧,对曾经的幸福生活深深怀念,人生寻不得一点欢她茫然地行走在深秋黄花里,吟出了浓缩她一生为国,为情,为家,为学业的愁绪的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她不愿看到山河破碎,不愿飘零遂与流人伍。可谁又能阻挡历史的车轮前进?《金石录》的完成,她已对国效出了最后一份力,饮下最后一杯酒,下最后一抹泪,悄默一生,淡然转身。她选择了静静离去,毕竟如她一般既可大气如虹,又可淡雅如菊,既可吟诗作赋,又可针绣娴熟的实在太少,太少,她渴望着国家兴亡,她渴望着人人都能被墨香濡染,她渴望着没有战火与硝烟。而这转身,带来的是后世对她无尽的怀恋。

    大宋的女子,无不是在家里相夫教子,哪里还有人肯在战火之中力于书本,于国家。而她,一位柔弱女子,既有巾帼之淑娴,又有须眉之刚毅,她有常人愤世之感慨,又具崇高的爱国情怀。当我们又一次回眸历史,这位别样的女子,在所有女子都在闺中待嫁时,她在读书作诗;在所有女子都在愁绪满腹时,她在坚定梦想;在所有女子都在闲谈享乐时,她在为国担忧。她的所作所为,注定了她被世人铭记,多少人消散在时间里,多少人淡忘在世界里,而这位不一样的女子给了世人不一样的记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2018年12月10日

廖祺婧
詹晨旭

上一篇

下一篇

陆鹏蓉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