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简介:

胡梦蕊,就读于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广外分校,是一位兴趣爱好广泛的射手座女孩。

从五岁起开始写诗,之后爱上写作。曾荣获第十八届、第十九届中国少年作家杯一等奖。迄今为止已有二十多篇诗歌、散文、童话、作文、记者稿被刊登在报刊杂志上,如《北京日报》《语文导报》《少年先锋报》《当代家庭教育报》《少年儿童故事报》《北京少年报》等。

作为给孩子读首诗公众平台的特约小诗人,发表和朗诵了多首诗歌。还被评为西城区第十七届十佳读书小状元



惹祸的蠢家伙

 文/胡梦蕊


    太阳已经爬到了顶峰,懒洋洋的打着盹儿,准备着西下的路程。我使劲晃了晃举相机的胳膊,抬起头看了看远处的天空,那只小柳莺竟然还站在枝头眺望地上的草籽和谷粒,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下来的意思。我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空气干巴巴地压着我,让我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困意如海浪拍打岩石一般,冲刷着我,让我只好一个接一个地打着哈欠。身边的小狗梅落半眯着眼睛,不时舔舔我的裤脚。

    不知这种昏昏欲睡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忽听得一串清脆的鸟叫,让我一下子摆脱了困意的缠绕,重新警觉了起来。小狗梅也落倏地坐起身,水汪汪的棕色眼睛望着前方,耳朵高竖着,湿漉漉的黑鼻子四处嗅着,一副聚精会神地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那只小柳莺飞了下来,我强压着兴奋轻轻地抬起相机,等待着它开始吃草籽。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梅落背轻轻向上躬起,爪子紧紧抓着地面,宛如一位整装待发的运动员。果不其然,梅落忽地窜了出去,吠叫着向小鸟冲去。我慌忙抱住它,但它使劲儿踢了一下我的相机,趁我看相机的功夫,猛地向小鸟扑去,一边跑还一边大叫着恐吓小鸟。那只小柳莺一惊,迅速飞回了树梢,惊魂未定地梳理着羽毛。梅落则摇着尾巴,骄傲地向我跑来,神情就像一位凯旋归来的战士。我不禁被它的神情逗乐了,但一想到之前几个小时的等待都白费了,我还是勃然大怒,狠狠地瞪着它——这是它最不喜欢的惩罚了。只见它委屈地垂着头,用不解的眼神盯着我,发出了~~”的声音。我叹了口气,转念一想,也许它只是想为我看着草籽和谷粒才驱赶柳莺的吧。一边想一边拍拍它的头,原谅了它。它似是明白了我的心思,乖巧地坐在我面前,讨好地舔着我的手,尾巴开心地像把大扫帚左右摇摆着扫着地面。又是这幅让人无法拒绝的可爱样,我也只好无奈地摇摇头,站起身,向家走去。梅落则像一个跟屁虫扭着屁股,四条小腿兴奋地倒腾着,欢喜地跟在我左右。

    公园的小路在夕阳中映出一抹温和的橘黄色,一切都显得十分宁静。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了小柳莺那悦耳的鸟叫声,在这一片柔和的余晖中越飘越远。



 迟到的初雪

文/胡梦蕊


春天已经悄然回到了大地,但风还是带着冬的气息,好像冬遗忘了什么,让它不能离去。

那是上午九点多钟,天灰蒙蒙的,很冷。我们在操场上跳操,寒风吹着,我的双手冻得涩涩的疼,已经无法伸直。隐隐约约,我望见空中飘着些白点。随后,又觉得脸颊上有点湿湿的。我愣了一下,雪!是雪,是让我们盼了整整一个冬天的雪!我惊喜地喊出了这个好消息。大家一下子全都兴奋了起来,操场上充满了大家压低声音但却掩饰不住的喜悦之情。要知道,今年北京的冬天,雪花仿佛睡过了头,忘记了来拜访这里,而在惊蛰的第二天,它姗姗而至,静静地飘落了!

我伸出手,让这细小的雪花落入掌心,它是这么的柔软轻巧,虽然转瞬即逝,但却在我手心留下了轻轻的一吻。过了一会儿,随着一阵风,一大簇雪花落到我的脸上,凉凉的,又甜甜的。我心中涌出了一股欢快亲切的感觉,仿佛终于迎来了久未见面的老朋友。

不久,太阳出来了,暖暖的阳光洒在我们身上,雪花悄悄地去了,此时寒风也不再吹了,好像冬天终于完成了任务,离开了。


2019年03月18日

李迅丞
每周一星:郭恩钰

上一篇

下一篇

每周一星:胡梦蕊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