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简介:

2009年7月15日出生于甘肃兰州,现就读于兰州市七里河小学四年级。中国少年作家班学员,兰州晨报小记者。在《兰州晨报》上发表过十多篇习作,连续四年被评为学校“三好学生”和“优秀少先队干部”。曾获甘肃省第七届体育舞蹈锦标赛二等奖,兰州市第六届国际标准舞锦标赛三项第一名。


伤心的回忆

  喜怒哀乐是人生的调味剂,有了它人生才多姿多彩。伤心也是其中的一个,我记得最清晰,也是我最难过的一次,是姥姥去世的那个晚上。

  那是去年11月的一个星期五,姥姥病危。妈妈中午打电话让爸爸带我回小舅家见姥姥最后一面。等我和爸爸风尘仆仆地赶到小舅家时,已是下午五点多了。我来到姥姥床前,看见姥姥双眼紧闭,呼吸微弱。因为常年瘫痪在床,她已经瘦成皮包骨头了。她嘴里没有牙齿,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妈妈伤心地告诉我:“姥姥已经昏迷四天了,今天情况很不好,能不能熬过今晚都难说。”我听了,心像被针刺一样难过。姥姥大概是知道最远的外孙女来看她了,她心无牵挂了,只过了一个来小时,姥姥就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妈妈伤心欲绝,哭成了泪人儿。我也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那几日,我一直跪在姥姥的灵柩前,看着姥姥的遗像,想起姥姥对我的好,往事一件件、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悲伤顿时涌上心头。我用一种幼稚的想法安慰自己:如果以前回来时多照顾一会儿姥姥,而不是跟弟弟去玩,也许姥姥还会陪伴在我的身边;如果以前回来时多陪姥姥说说话,也许姥姥高兴了就不会离开我了;如果……可是,不管我怎样假设,眼前的花圈、挽联、披麻戴孝的人们,灵案上点燃的白烛、焚烧的纸钱、各种祭品,陆陆续续前来祭奠的人们,还有停放在院子里的姥姥的灵柩,无不提醒着我:姥姥已经不在了,她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泪水又一次盈满了我的眼眶。

  那几天,我目睹了姥姥离去的事实,感受到了亲人之间生离死别的伤痛,这个伤痛,将永远埋藏在我的心底。


游圆明园

  圆明园曾经是一座奢华的皇家园林,一座神秘的帝王离宫。它见证了一个皇族的没落、荣耀与痛苦,见证了一个帝国的兴盛与衰亡。

  在北京的这几天里,妈妈终于带我去参观圆明园了。

  走在去圆明园的路上,我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圆明园的华丽场景。终于看见大门了,我迫不及待地冲了进去。可是,迎接我的不是一片富丽堂皇,而是一片片废墟。我失望地看着妈妈,妈妈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叹了一口气说:“圆明园占地350平方公顷,相当于8个紫禁城那么大。可是,这一宏伟的建筑,就毁在了软弱无能的清政府手中。在清朝末年,奇迹和神话般的圆明园被英法联军烧成了一片废墟,只剩断垣残壁。”            

  听了妈妈的话,我陷入了沉思。我看到周围参观的人,个个都沉默不语,表情凝重。我脑海里蹦出了两个字——清朝。就是那腐败无能的清政府,才使我们失去了珍贵无比的圆明园;就是清政府的软弱,才使清朝末年的子民们受到外国人的欺辱。是的,我们国贫民苦,弱到任人宰割的地步……虽然,这只是一段历史!

  游览圆明园的整个过程,我都感到心情压抑。我在想:落后,就要挨打;贫穷,就要受欺凌。这个血的教训,我们不能忘记。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是中华民族的未来!走在回宾馆的路上,我在心里不断叨念着:“振我中华,勿忘国耻!”




2019年04月08日

每周一星:侯耀勋
每周一星:马梦缘

上一篇

下一篇

每周一星:王露晗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