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搭档

福建省泉州市  张楠

  我瘫在椅子上,百般无聊的注视着这大厅上来来往往的人。

  一老大爷扶着一老太,慢悠悠的,好长时间,才走到我这,盯我半天也不说话,我正要按服务器叫一个聋哑助理机,这时老爷子突然出声说,小子,你没六。

  一听,我就火了,大爷您要讲道理,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没谱了,今天我一句话就撂这了,你要我干啥,就没有我干不成的。

  旁边老太当时就乐了,侧着身跟老大爷耳语,老大爷眉皱得更深了,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这能成吗?这样还不如找机器人。我平生第一次恨自己耳朵里塞的声清服务机,什么都听的这么清楚。这破公司,莫名其妙的把我把失业大军里拖了出来,本以为能尸位餐素,没想到这破事一桩一桩的来。

  “说吧,您二位要找什么?”这公司的名字‘找寻’说是什么都可以找到。其实不过是仗着庞大的数据群,找资料,然后根据当事人描述,用数据做一个仿制品。明明是没有意思的地方,却成了一个一堆闲人找后悔药的地方。

  那老大爷一听,不乐意了。“小子,口气好点”,三番两头我就在那里闷了,礼貌用语还用错了,心一横,我就按服务通讯器,叫我的搭档来。

“正八牙,一位老大爷胡搅蛮缠半天了,我懒得对付了。”

“先生您这个理由这一天已经用了28回,请更正您对1420的称呼,请于5秒钟关闭通讯器,避免因空间跳跃而产生噪音形成暂时性的耳鸣……”我没等他说完就直接把通讯器关闭,转身离去,那大爷只听喊到:你?你!我挑着眉唱着,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被气在今朝。

  前台1420接手,他露出和发出那虚伪到骨子里的标准的8颗牙齿的笑容和声音,明明已经申请把1420的声音调成我最爱的播报员的声音,我现在听到还是反胃。

到了休息室,我才把通讯录连上,那老大爷的声音清晰的传了过来:“我孙女想吃冰糖葫芦,听古书里描述的酸酸甜甜,直馋的她口水哒哒的,去了好多虚拟现实的公司,但还是觉得吃起来不对劲,我们两口子没法才找到了这里。”我心里嗤笑,这家公司和别的公司有区别吗。老大爷,到底是没六。1420口应承,说三个小时以后就可以过来取,后来一堆客套话叽叽喳喳鸟叫似的我就直接屏蔽了。

  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脸得意:“哎呦,虚拟现实不过三秒的事,怎么还拖到三个小时之后呢?”

他用我最爱的播报员声音回答道:“根据李先生的描述,他的孙女也尝试过初级虚拟模拟,如果继续使用初级模拟,将会对公司的名字造成0.002%~0.004%的名誉损失,高级模拟可上升至98%的准确度并且根据大数据来做出的高级模拟,可实现学术上的八成的找回。”

  “假”我回了一句,他没有回我,直直的往总控制室去走,脸上还带着我最厌恶的标准八颗牙笑容。我上前,拽住了他的手。他没回头,只是用那富有感情的语调对我说,先生5分钟之后,如果您没有在接待下一个的顾客,该月月绩效将为负。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刚回前台,一个女孩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空隧道那扭曲的光亮刺得我跟当年近视看太阳一个样,眼痛着,鼻头酸着。眼睛稍微能看到,我怔住了,我看到我妹妹的脸。一股怒火从我脚边烧起直冲脑门,我妹妹的脸为什么在这个人身上?我的理智被怒火冲昏,看见前台空空如也,我把通讯器直接砸到她身上,我瞪着她大吼:“脱掉……脱掉!”大厅的人全往这个地方看来。我想要冲出前台,但发现我前面有一片光屏,出不去,我盯着她,死死地盯着。她平静的看了我一眼,报了案。

  此后我被判了一个月零13秒,我将蹲在时空警局里一个月零13秒。但鉴于我被这家公司保释,最后我蹲了五分14秒的警局,来接我的人是1420。

  “穆先生,如今共享数据发达,面部使用系统有将近4000万对其解析和组合,难免有重叠的面孔,你对他人非法扔掷物品,你已经超过了法律的正当维权保护范围。”

  “法律!法律是为了人制定的,而不是为了机器管理人制定。”我失魂落魄的看着他。

  “根据时空法律的第1条……”

  “那个女孩她吃了冰糖葫芦吗?”我定定的望着他。

 “嗯?……吃了,不过她说这冰糖葫芦太真了,说是过两个月再来。”我看着1420大笑。

  “机器人脑子不好使,只要你不是人,这辈子都做不出真的冰糖葫芦。”他强要辩解,说,可数据显示着冰糖葫芦真实度接近于99%,与真实的相差无几。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

  ”这事给我,出了事我担着”,我望着他,1420无声的看着我,通讯器中的权限交接,我知道这事成了。

  “如果此事没有成功,招到顾客投诉,您将会被公司辞退,并且,您的刑罚将会被立即执行,且根据大数据,根据今年的无业游民的总量,您将不会收到社会的福利津贴。确定权限的交接?”

  “傻机器,同意。”

  “本机,1420位专家参与编程,不存在有智商问题。”我没有回应他,以我平生最温柔的的声线说到,相信我,我会做好的。我还是无法接受时空隧道,我乘了最慢的动车,到了家,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

  河北清河是我家乡,我以为我再也不会踏上这里,这片让我失去我妹妹的地方,让我有了新工作的地方。我所找寻的不仅是冰糖葫芦,更是我的回忆。

  我真向公司申请了一个月的时间,等家门口的山楂结果,秋风卷来,卷起的不是儿时的绿浪而是片片黄沙。这个期间,我似闲庭散步,1420倒是比我还急,虽然声音调成了最平实的机器本音,但是我却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一天比一天的焦急。

  倒数第4天我把借来的糖熬成黄色,晾了一会,把等了好久的山楂切核,串条,学着妹妹的样子裹上糖浆,做的样子一点也不好看,我把做好的两根糖浆拿在手里。

  大老远我就看见了1420,一看我就乐了了,这是我第1次我没有看到1420存到时空隧道,说是因为信号不足,难以精准定位。1420拿着这还算样子的冰糖葫芦,冰糖分布不均,且山楂过硬,与指标相差20%。

  我一听,一巴掌拍他脑袋上,手当下就红了。我喊到:“给你吃就不错了,还嫌七嫌八,吃也管不住你的嘴。”1420转了个头,没有再理我。

  “1420你现在乘时空隧道先走了,我坐不惯这个玩意儿。”他抓住我的手,说一起走。从小到大,除了妹妹以外,没有人愿意陪我走这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他是第二个人。

  走在半路,突然一白光刺得我眼睛疼,我看了那个女孩,是那个人戴着我妹妹脸的人。我要把那张脸撕毁,可是法律条约保护光圈让我靠近不了,1420能打破这个光圈,但他只要一干涉,便会马上被程序自毁。人类不相信同伴,也不相信机器人,至始至终,从未变过。他站在光圈外,用通讯器说:“等我。”然后乘时空隧道离开。我第一次知道看着别人的背影离去是怎样的感受,人不相信机器人,机器人也从未相信过人。

  那个女孩冷冷的看着我,说道:“你阻止不了任何人的离开,就像你妹妹和你一起参与编程,因为编程机密泄漏而死,就像刚刚那个机器人,连我非法盗来的面孔你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你只是靠着你妹妹的死换来的苟延残喘......”

  光亮再次刺眼,1420打破了光圈,他不知道我已经录了音。我再次来到时空警局,无罪释放,那张我妹妹的面孔随着1420的消失永远散去,但妹妹没有离去,她在冰冷的编程绘下了亲情。

  想吃冰糖葫芦的女孩,她把那半截冰糖葫芦给了我。她说她要开家公司叫做守护,守护真实。

  而我执着的在九月等山楂熟,做两根冰糖葫芦,等人来。


2019年04月09日

【3月】一生俯首拜皇叔-张如南
【3月】凭一份低调立于天地之间-赵一然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张楠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张楠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