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年少轻狂

山东省淄博市  李玉晴

  

从很早以前我就开始问自己,我究竟想过怎样的生活呢?素衣白雪、白米黑炭、方凳长桌,简单安宁的美好,清简贵重的生活。可我渐渐发现我的青春和所有少年一样肆意张狂,或者说,年少轻狂。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无法无天的猴子,他叫嚣着,寂寞着,反抗着,他就是齐天大圣。我开始想活成孙悟空的样子。

    孙悟空怎会是年少轻狂?仔细翻阅《西游记》一百回中,其实只有前七回的辉煌属于他,从那之后,悲苦凄凉都是他。世俗想让每个人变成他想要的模样,让所有人卑微而懂事的活着。赤子长大变成俗人,这是一个老套的故事。可所有人都活在这个故事里,一遍又一遍,我们为什么还喜欢孙悟空?因为青春,我们终究不愿向世俗低头。我们宁愿只记得他是齐天大圣,我们宁愿看他挥舞铁棒一次又一次打上南天门。那是我们无悔的青春,那是我们恣意的狂欢。

    我的生活要像孙悟空一样,我任性的想着。

    我想我知道孙悟空的结局,但是我固执地想活成他的样子。中国神话有两个传奇,一是齐天大圣,是顽童哪吒。他们一个大闹天宫腾云驾雾,一个东海屠龙翻江倒海。可以说,除了他们,没人得起离经放纵四个字,可同样只有这两人称得上悲剧。一个五行山下压五百年,揭了封印,带上金箍无悲无喜,拜佛西山唤孙悟空;一个削肉还母剔骨还父,塑了莲身,站上火轮无怨无恨,封神南天,号三台子。世界容不下它们,“一切不服管教者皆为妖魔”,这是规矩。

    《西游记》到底很现实,但它也给我们留了点希望。“鸿蒙初开万物无性,欲破顽灵必先悟空”总要有人打破规矩。若非夏朝建国,奴隶制社会怎会结束?若非新中国成立,怎会有如今生活?孙悟空就是那个打破规矩的人。我若成佛,天下无魔。我若成魔,佛奈我何。这才是我心中的孙悟空。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我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孙悟空不会输,我们都清楚他宁愿死也不愿输。青春的叛逆与冲动,对理想的迷惘与憧憬尽数于此,孙悟空会作为齐天大圣永远留在一代代青年心中,等他们长大回望青春,会记得有一个英雄的名字叫孙悟空。

    我愿过孙悟空的生活,愿意守着虚无缥缈的理想长大成人后,记忆中的一些人与理想可能会一起死去,但只要想起孙悟空,就不会忘记自己的理想。

    赤子长大成人也还是赤子就像人向上走也还是人不是神,向下走仍然是人不是鬼一样。齐天大圣到了灵山依然是齐天大圣,从来就不是那个温顺恭谦的斗战胜佛。

    人不轻狂枉少年,我会守着青春的理想与故事,长成自己希望的模样。而齐天大圣孙悟空会在一代代青春的记忆里,一次次踏碎凌天,一次次挥舞铁棒高喊着自己的名字。

    过属于自己的生活,演绎齐天大圣未能完成的精彩。


2019年04月11日

【3月】莫笑农家茶饭粗,百味人生百种乐-王锦坤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杨天鸿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我曾年少轻狂-李玉晴

【3月】我曾年少轻狂-李玉晴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