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搭档

山东省淄博 杨天鸿

宇宙是什么样的,没人比我更清楚。

宇宙是一片极致热烈的海洋。光辉灿烂的恒星像洒落在宇宙间的晶莹钻石,又像闪光的蒲公英羽,纷纷扬扬地飘进星轨中。远目望去,人间盛景。

游走在这浩瀚的星空里,即使是个收破烂的,也会为自己的职业心生骄傲与荣幸。

我没有说谎,因为我就是那个收破烂的。但我还有一个“高大上”的名称——星际监管员。说白了,就是回收星际垃圾和被评为“危险”等级的星球碎片。这个职业薪水少,辛劳多,上一个从事这工作的前辈在某一天私自卷铺盖走人了,至今还不知所踪。

欣赏完太空美景,我随手摁下操作台上的绿色按钮,转过头催促着:“该起床了吧,机器人还需要睡这么久?”伴随着欢快得有些奇异的BGM,一颗银白色的卵形睡眠舱从舱顶徐徐落下,穿着小熊维尼睡衣的A-23187慢悠悠地从里面爬出——大概浪费了我人生中的十分钟——颇有些小心翼翼地向我打了个招呼:“嗨,昨天睡得好吗?”我眉尖一蹙:“昨天我还以为世界末日了呢!”他红着“脸”扭扭捏捏道:“开派对嘛。我怕吵到你,特意放低了声音……”嘿,就这句最气人。

A-23187是新一代智能机器人,名义上来给我打下手的,但我怀疑他其实是来催命的。此时他正手忙脚乱地驾驭着飞船,还忙里偷闲地用“后脑勺”瞧了我一眼。他这一瞧,我就知道他又要不厌其烦地重复同一个笑料了。于是我正襟危坐,屏息凝神,只听得他咏叹调一般夸张地呐喊:“宇宙,好美啊!”我会意,立马指了指窗外灰扑扑的星石:“看,小熊座要来吃你了。”他无机质的笑声瞬间像满溢的泉水一样“咕嘟嘟”地从扬声器里流淌出来,连沉闷的船舱都被洗刷得清爽起来。

我们开始了工作。

A-23187操纵着一架小型机飞至星球遗骸上方,一根粗而长的软管从小型机中探出,垂至星球上气泡状的小洞中。莹亮的金黄色液体精准地滴入小洞深处,溶解内里的岩石。岩石宛如一头受伤的巨兽,“哧哧”地呻吟了起来。

我则撑着一块纤薄的特殊材料,在下方承接黑漆漆的废液。太空中没有空气,溶解产生的大量热不会像热浪式一波一波涌来,而是暴雨一般铺天盖地地淋在防护服外。A-23187担忧地冲我招手:“没事吧?”吓得我迅速咽下喉里的一声痛呼。“把机窗给我关上!”A-23187憨憨地冲我一笑:“我给你讲个冷笑话!凉快凉快!”“别别别……”我的头又痛了起来,自从A-23187来到我身边,我的头和胃总有一个要完蛋。看着那家伙兴致勃勃的样子,我眼前一黑,只觉得漫天的恒星都是满脑乱窜的A-23187。

“所以说,我们兜一圈吧。”A-23187不等我应答,就驾着飞船向银河系飞去。他知道我喜欢那里。银河系斑斓夺目,那颗赐予我生命的母星亿年如一日地绕日周转。在它千疮百孔的地表上,一座座微型城池仍坚守着家园。他们期盼着用更先进的科技来恢复母星的活力。而数十万光年之外,一个与地球相似的新星成为大多数地球人的温柔乡。空轨、海轨、星营,形形色色的发达技术包装着这颗水蓝色的新星。我极目远望星际的星流与遗骸群,心无波澜。身在宇宙就是有这种好处,能填补人内心的,唯有宇宙的浩瀚无垠。

宇宙是一片瑰丽却死寂的海洋。当我凝望星河时,我看见千千万万条奇形怪状的“星鱼”,静默地、肃穆地、却又步履匆匆地游动着。这些古老的星球碎片,或许起源于亿万年前宇宙的扩张,又或许来自一次轰轰烈烈的星球碰撞。但它们终将归于沉寂。它们是游走着的死亡。

我和人类一起工作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他会理解我内心的震撼吗?他会被宇宙打动吗?被那个冰冷、死寂、沉静,却涂抹着最绚丽的色彩,充盈着最甜美的梦境的宇宙打动吗?那位前辈曾拍着我的肩头道:“要不是强制分配,谁愿意来这鬼地方啊。”

但是,和A-23187相伴时,我却冥冥中感觉到,他会懂得我。我有心,想得复杂,所以惊叹宇宙的神秘;他无心,想得简单,反而洞察宇宙的美丽。本质而言,我们是一类“人”。

他讨好地看向我:“今晚开派对,来吗?”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谁让研发A-23187的人是个派对狂魔呢。

“记得小点声。”

 

一切都没有预兆,一切都在最美满将至时变得最可悲。

新代机器人A-23266成功实现批量化生产,人们欢呼着更智能的机器人的出现。但与此同时,为防止机器人的反主问题,所有前代机器人都要被绝对销毁。A-23187也无法避免。他认认真真地看着我,看了许久,突然像以往那样笑出了声。

“滴——确认:A-23187型个体已销毁。”

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多难过。

这也并不奇怪。我说过了,见过宇宙的浩瀚无垠,心中就难生波澜。生死转瞬,离别万千,韶华不复韶华,世间百味终将消逝。惟宇宙在思想的维度里永恒。

A-23187静静地躺在地上,维尼熊的睡衣皱巴巴的。新来的A-23266对我展颜一笑——他表示他更喜欢跳跳虎。

人的生命虽然短暂,但人生代代无穷已。而与人类相仿的机器人,或许也是这样一代代繁衍下去的——活在怀念他们的人类的记忆里,直到人类也归于微尘。

我缓缓地抚摸着A-23187满是烧灼痕迹的电子屏,他那么爱干净,要是醒来发现了,肯定会鬼哭狼嚎的。

我对他轻声说道:“看,小熊座要来吃你了。”

宇宙,真的好美啊。


2019年04月11日

【3月】我曾年少轻狂-李玉晴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盖子涵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杨天鸿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杨天鸿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