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搭档

山东省山东省淄博    盖子涵

   夕阳西下,黄昏渐散,黑夜没有与任何人商议,趁着太阳深扎地底,肆无忌惮地吞噬了那湛蓝的天空。

    我站在这地球上仅存的一片自然森林,抬头望着渐渐漆黑的天,长叹一声,看着一只只仿真电子鸟飞过,心里一阵泛酸。

    我叫秦小古,父亲是研究机器人“Partner”团队的核心人物。作为他唯一的女儿,自然是继承了父亲的衣钵,进入了他的研究所,成为了一名实习生。

    “小古,想什么呢

    我回头一看,是从小陪着我长大的Veal,圆滚滚的身子,并不像现在十分先进的仿真型机器人,功能也是几十年前的老版本对我来说,他不是我平日里所接触的那些冰冷的机器,更像是伴我长大的有血有肉的亲人。

    我低下头,轻轻拭去眼角的一滴泪水,转头对那圆滚滚的铁疙瘩说:没事儿,今晚的星星蛮好看的。

    “不需要掩饰心中的想法,感情真是个复杂的程序。”Veal眨了眨眼睛,动作并不顺畅,在这种夜深人静的森林里也怪可怕的。

    我堆起一堆在古森林里捡到的树枝,让Veal点燃——这些树枝,随便抽出一根放到拍卖会上,就可以发家致富——毕竟自然森林带只剩下这一片了,自然树枝可是稀有品种。

    “Veal,谢谢你陪我来这儿做自然物种调查,不然,现在的我,可要一个人过夜了。我拍了拍Veal,发出了沉闷的敲打声。

    Veal看着我,刚要说什么,草丛窸窸窣窣响了几声,我便慢慢靠近,轻轻拨开草丛,发现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团子,用它那红红的眼睛盯着我。

    “是兔子!”Veal高兴地说,好久没有见到真的兔子了!

    我伸出手,把它捧起,兔子在我手中不停地动,难以控制。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哪怕用它那不是很锋利的爪子,在我手上抓上几道血痕,我也心满意足——这可是炫耀的资本。

    Veal急忙对这体型同他一样圆滚滚的团子拍照摄影记录,我抱着这只真正的兔子,在怀里蹭了蹭,它依旧十分不配合地蹬来蹬去。见Veal记录完毕,我只好依依不舍地撒开手,这团子三下五除二地窜出去好远,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在这草地上跪了许久,我抬头望着璀璨的星空,和那一轮皓月,心里又一阵泛酸。

    “小古,想什么呢?

    “你就会说这一句话吗?头看着还未关闭摄像机的Veal,眼睛里闪着微弱的红光。

    转身,走回帐篷,传来了几声仿真电子鸟的鸣叫声,在这片森林中,显得有些尖锐刺耳,不如在都市中悦耳动听。我躺在帐篷里,缩进被子,Veal见状,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下,悄悄开启了自带的空调程序,吹着热风,帐篷里瞬间暖了许多。

    其实我并不希望Veal打开这项功能,一是消耗能源太多,二是他已经是几十年前的老版本了,程序设计自然比现在的仿真型机器人低数百个版本。

    我用影传输跟爸妈报喜,初入自然森林带,便发现了自百年前人机大战破坏自然生态后的第一只自然兔子,而不是市面上的仿真电子兔。

    “小古,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该睡觉了。”Veal立在便携式大容量充电站旁,提醒着时间。

    我点了点头,熄了灯,窝在被窝里,闭上眼睛,却睡意全无。

    “Veal我问正在充电的圆滚滚的铁疙瘩你说,我们明天还能顺利地找到自然物种吗?

    “根据严密的计算,概率为15%。”Veal漫不经心地回答。

    “哦,那明天我们继续吧。我心里一阵泛酸,谢谢你,Veal

    Veal无奈地耸了耸那基本不存在的肩膀,说:不要掩饰心中的想法,想哭就哭吧,眼泪可以治愈一切。

    有些浑浊的泪水一滴又一滴地从我的眼角顺着脸颊滑落,打湿了枕巾,声音开始变得有些沙哑,还是忍着对Veal说:“Veal,定明早700的闹钟。

    “收到,Partner Ⅰ-00测试号Veal——闹钟设置完毕。视频录制暂停,视频保存完毕,正在进入充电休眠模式……”

    如果后人能看到这段视频,或许就知道,曾经那个仿真型机器人的初代测试品——相当于机器人的祖宗,跟着一个并不相信高科技的机器人研究人员,来到地球上仅存的自然森林带,寻找仅存的自然物种。

    

“Partner Ⅰ-00测试号Veal“Day one.mp4”视频文件播放结束,将自动播放下一个视频文件……”


2019年04月11日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杨天鸿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邵文轩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盖子涵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盖子涵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