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搭

山东省淄博市   邵文轩

火影一瞬,电光一闪,空留一言:抱歉,余生无法护你周全。

——题记

 暗暗黄昏,初见林默,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夕照的最后一缕阳光打在它的脸颊之上,模糊中看到它的身形,简直就像另一个自己一样,朦朦胧胧产生的感觉,令我如同醉酒一般心智尽失。“儿子,它就是爸爸送你的生日礼物,机器人没有感情,但一旦标记上你的信息,也就会慢慢有了人的喜怒哀乐,只是时间早晚罢了,它设定唯一的主人是你,你们从今以后就是兄弟了,要好好待它,但是记住不要弄坏它眉心这块芯片。”就如我的沉默寡言一样,它也不发出任何声响,直至我给它取名为林默,它才如苏醒了一般,被赋予了生命。

柏油路旁,林木成片,阵阵清风,吹落黄叶。

“再推快一点,我要飞上蓝天……”骑着自行车的我呼喊着,让它加快脚步,助我腾云驾雾,尽享骑行的乐趣。“它应该不会累吧?它只是一个机器人。”一个念头从我的脑海中划过,转瞬即逝,没有留下一丝痕迹。秋风吹过,地面上的落叶被掀入空中赤裸裸地出现在阳光之下,又无声无息地回归到泥土之中,不与空气中的尘土有任何交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冰雪一片,白茫连天,厚厚积雪,共享欢欣。

“主儿,下雪了。”它透过被雾气罩住的玻璃看到白茫一片,没有任何波澜,就像木头一般,确实,它只是一堆铜铁。“我们出去堆雪人吧,堆个白白胖胖的你。”我戏谑道,“好。”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变化,冰得像雪一样。额头微微沁出汗水,脸颊渐渐泛起微红,“小默,你热不热,啊?”不等招呼,雪球便“啪”得一声打在它的后背钢板上,它抓起地上的雪球,嘴角微微翘起,形成一个弧度,像刚刚我的动作一样,它报以我同样的“礼赞”,它笑了,它第一次笑……

湖畔沙间,涔涔流溢,决意一跳,沉入湖底。

得知我不是爸爸的亲生儿子之后,心中的重大创伤令我无法释怀,变老的身躯当然赶不上健壮的脚力,没一会功夫,身后已经没有了爸爸的身影,我缓缓走向湖边,脑中什么也没想,目光空洞。忽地,一阵冰凉的触感从我的手腕处传来,我猛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它那张已经与我不是很相似的脸,“你干什么?!”这是它第一次面露愠色朝我大吼,这是它第一次冲我生气,我再也忍不住眼里的泪水,抱着它冰冷的身躯失声痛哭起来,耳中听不清它的一些安慰的话语,只感受到我温热的泪掉落到了它的肩头。

无言,泪已滂沱,轻笑,话已替吵。

炊烟袅袅升起,白色烟雾为冬日的灰暗增添了一分韵色,站在三楼顶楼的人影一双,百无聊赖地细数着这几户农家院屋顶上缓缓冒出的青烟,人影一双,岁月静好。终于,是我打破了沉默,“假如我让你为我去死,你会去吗?”我带着玩笑的口气问它,构想着它的答案,进行对它的审判,“你会让我去死吗?”随及我看到它那双黑眸中掠过一丝悲伤,它竟然会难过,让我一下子忘了语言,磕磕绊绊地说:“你,你可是机器人,当然不会死,坏了的话我会给你换主机,你就又活了。”果然,我依旧没忘记它机器这个身份,那份悲伤,不知是被我的言语冲淡了,还是被我的轻笑掩盖,跑出它的眼睛。

小街暗巷,流氓地痞,过往种种,皆化云烟。

班上看我不顺眼的终于动手了,被逼到个死胡同中,对面三个人都拿着管制刀具,“小子,挺能啊,你那个机器人怎么不在了啊,你那个,哈巴狗?”“不,它是我朋友。”“朋友,是吗?那你怎么总是在无人问津的时候才去找它?在你欢笑嬉戏的时候记起过它吗?”这一番话不禁让我脑中闪过一句话“是啊,它只是个机器人”就在这沉默片刻,它出现在了那三个人的身后,我脸上的微妙变化还是被他们察觉到了,他们毕竟人多势众,把我和它再一次逼到了角落,我瞄准那块空缺,疾步上前,快速逃脱那三人的包围,可它却被困住了,“它只是个机器人,不会死的。”我对自己说,再次回头时,才发现它不是被困住,而是它钳制住那三个人,它对我传递的最后一份信息竟不是怨恨,而是释怀,只剩最后一声巨响,它自己敲碎了眉心上的芯片,“抱歉,余生无法护你周全”,火光卷挟着黑烟,飘出最后这句话,这么轻的话语,可是为什么这么重,压得我的心那么痛。

我现在才明白,在我心中它不只是一个机器人,它是我的兄弟。我教会了它喜怒哀乐,我却没能给它同样的真心,如果能再来一次……

可惜没有如果……


2019年04月11日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盖子涵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张建凯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邵文轩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邵文轩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