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机器人搭档

山东省淄博市   张建凯

小莫又死机了。

它的头部反复左右摇晃,运动关节不停前进后退,仿佛深思中的哲学家。而向外输出信息的眼睛不停变换着一串又一串的乱码,嘴巴则不停张着。这一切都是它死机的表现。

经历过几次这样的情况,我对此已见怪不怪了。公司多年前为我们定制的这批工作机器人版本已十分老旧,虽然大家都希望公司将其升级或更换,但至今董事会方面还没有消息。昨晚我一个人对着小莫喝闷酒,不停地在它面前诉说着我与洋的过往,结果使它的思维系统因过多的情感分析而崩溃了。

为了体现所谓的人性化,定制机器人时公司特意让员工自主选择机器人的外观和情感倾向,同样为了体现公司的严谨性,定制的机器人公司不允许更换。这在最初被视为是一项高明的决策,但没过多久就暴露出了问题。许多人当初都以自己的女友作为模板,但怎么可能所有的感情都走到头呢?于是女友变成了前女友,机器人却无法更换,就像当初为了女友纹的身,感情断了,纹身却永远陪伴着你,让你回想当初的故事。

不用说,我就是受害者之一。小莫和洋实在是太像了!虽然小莫并不是拟人型机器人,但我当初提供的那组定制数据就决定了我看到小莫时脑海里出现的那个人儿。小莫那用来输出信息的眼睛被设计得清澈透明,透露出少女的纯真,躯干纤细,洋溢着少女的朝气。不仅如此,每当看到那些能够触动女生多愁善感的心弦的事物时,小莫都会露出与洋一模一样的神色叹道:“真可怜。”一切都是她的模样。

昨晚的酒还在发挥它的余力,我揉揉太阳穴,熟练地将小莫昨晚的视频记录导入到我的电脑上,并迅速打开那个视频文件,慢慢将进度条拖到昨晚的记录,强打精神看起来。

一个跌跌撞撞的家伙出现在视频中,他一只手抱着酒瓶,另一只手则缓慢地向前摸索着。不用说,这个蠢蛋就是我。过了几分钟,我终于摸到了什么,开始不停拍打摸到的东西。哦天哪,那是小莫的头部。小莫没有阻止,估计它判断我当时没有工作的能力,一直重复着待机时的一条自动回复:请您休息。拍了一回儿,我可能觉得累了,坐在地下歇了歇,然后将瓶嘴塞在嘴里灌了起来,直到将酒喝得一滴都不剩。这时我似乎才真正注意到小莫,将空酒瓶随意扔到一边,对着小莫轻语道:“洋,对不起,我怎么能欺负你呢?”(我一定是把小莫当成洋了)接着视频中的我一只手轻轻抚摸小莫的头部,一只手粗暴地敲击自己的额头……

我关了视频,瘫坐在办公椅上,后面的画面已不忍再看。与洋分开已经快半年了,但我却忘不了她,她的面庞,她的笑容,她的天真。每一次想起她,痛楚就像是从心底深处刮出的淤泥,一摊又一摊,甩都甩不掉。

我小心地删除了这段视频,然后修复了小莫的思维系统。重新启动后,小莫又恢复了工作状态,眼睛中的乱码变成了那似曾相识的清澈的眼神。我挥挥手,打断了刚刚涌出的想法。今天只是众多普通日子中的一个,昨天因为喝酒还落下了许多工作,今天必须赶完。本来我一个人做完这些是很费力的,但幸亏有小莫,将任务交给它一起做便可将效率大大提高,真是我的好搭档。

 

恢复思维系统的小莫悄悄打开一个小程序,一声令下,无数的信息跟随该程序进入其算法中。约半分钟后,小莫得到了导出结果并将其上传至内部网络。

38073966号人类,目前状态:颓废。

 


2019年04月11日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邵文轩
【3月】骐骥易得,伯乐难求-宋丽柠

上一篇

下一篇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张建凯

【3月】我的机器人搭档-张建凯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