蹉跎岁月中的小巷

上海市  姜忻悦


雨叮叮咚咚地下着,敲打着小巷坑坑洼洼的青石板路。沿着巷子,我走近那厚重的实木门,望着那早已褪色的屋檐下的红对联,重回故乡的喜悦就像雨滴落入水塘泛起了一圈圈涟漪,充盈着我的心。想着熟悉的包子铺、茶馆、理发店……小巷子的温暖回忆就像一群群绵羊将我的心填得满满当当。

小时候,每次回老家第一个要去的必是后门的巷子。“老板,一打包子!”“好嘞,您拿好。”这些声音伴随着各家的叮咚声,哐当声,汇聚一堂。在清晨,这一首《早安交响曲》是比鸡鸣更实用的“闹铃”。

几家房子并排,前后挨在一起,尽头是一座小桥,通往镇上唯一的学校。每天羡慕地看着哥哥姐姐们穿着干净整洁的校服,背着鼓囊囊的书包,神采飞扬地去学校,心里满是嫉妒。那时候,小巷子是镇上最热闹的地方。

曾经的小巷如此美好,岁月蹉跎,如今小巷已经不再温馨。

“唉,包子铺开不下去了,儿子去了国外。这不,女儿也长大了,到上海大城市当高管,一年到头回不来一次,把我愁的。”昨天,包子铺的李爷爷和爸爸聊天时,叹了口气,“我和老伴年纪越来越大,包子铺忙不过来,生意也越来越难做了,生活不易,只能把包子铺盘出去了。我们两口子也可以享点清闲的日子了。”

难怪不见包子铺的袅袅炊烟。从小,我最亲近的李爷爷竟然搬走了。几天后,我发现杨婶,还有罗婆婆也不在巷子里住了,曾经的叮咚交响曲,已经不复存在。一切都淡然消失,被时间冲刷得干干净净。

小巷子尽头的学校,也早已没有朗朗的读书声,如今的孩子们都到城里去上学了,原先的学校已经被迫出租,成了私人小工厂。

时间真是无情的杀手,殊不知,短短几年,变化竟然如此之大。小巷子渐渐惨淡,仿佛也似在叹息,人流之中,他们已尘埃落定,往日的热闹、嘈杂只有留在记忆里了。

想到这些,我心中原有的一丝喜悦已被冲散。左右思量,心里忽然深感人去楼空的悲凉。逝去的一切都不会改变了,再尽全力挽回,也都无济于事。

回头看过往云烟,小巷的变化,五味杂陈。望着屋檐上落下的水滴发出滴滴嗒嗒的声响,仿佛是时间在诉说着时光的变迁,是岁月在诉说着过往变化。冥冥之中,小巷已是覆了灰,泛了黄,沉寂在尘埃里,成了时光的另一种馈赠,被记忆珍藏。


2019年04月29日

学叙事 | 李悠然:​家乡的皮影戏
学叙事 | 郭芯竹:激动的滋味

上一篇

下一篇

学描写 | 姜忻悦:蹉跎岁月中的小巷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