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那年夏天与你令我着迷

北京市 雷迅

 

夏日悠长的歌飘过学校的长路,八月的风从耳边吹过,湛蓝的天空泛着几朵白云,好像是夏日快结束时的海鸣般的轰隆声,随着呼吸不断起伏。

顾清微是今年的高一新生,她的父亲把她送到了学校里面的操场旁,嘱咐了一遍后才离开了。而她正准备拖着比自己胖很多的行李箱在人海中寻找班级,终于一阵忙乱后终于看到了一个自己的新认识的朋友白沐然,挥了挥手站在了她的身后。 一个人的等待实在是太漫长,尤其是这所很出名的高中,轻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融入这里所以有些拘谨,似乎大家都互相认识呢。

裙角在风日底下缓缓飘起来,树影斑驳,悄悄默默。人越来越多,站在顾清微身后的人也渐渐变多,她转头向后看了一眼,那样一个男孩就这样撞入她的视线里来,瞥见穿越树叶间隙投在他脸上的阳光,清晰的勾勒出他下颚的轮廓,浅浅的刘海覆在他的额头,露出好看的弧度,她开始想象九月的模样,梧桐还未老到沧桑,雏菊还未开花成墙,一切温凉得就像他抬头闭眼面朝天空的侧脸浸润在碧蓝里的样子。 那时她就知道,这个叫安以年的男生就长久的驻在她的心间,等待着十六岁到来的青春跌跌撞 撞的成长。

等到高二快结束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安以年和顾清微已经成为了朋友,他们可以互相打闹,可以开毫无顾忌地玩笑,可以互相作弄对骂嬉俏。

可是直到某一天,顾清微第一次注意到了他的眼睛,像湖水般清澈认真的看着她,让她有些惊慌失措的转过了视线,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发生了改变。 顾清微和安以年昔昔相处的模式全然不同于以前,安以年对她说过的那三句话,她会很在意以至于每天都在想着,遇到安以年也不再等着他主动打招呼,只是想不断的躲闪,离他的距离越远,才有安全感。 “好像他是对我有些特殊的吧,我的第六感很准的。“吃过午饭后顾清微在操场上边走边对白沐然说。 “人家对你没意思,像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喜欢别人。“听到了白沐然的话,顾清微觉得好像心像星星一样坠入了千寻下的深渊,只能强颜欢笑。 还是和他初遇时的场景,六月的风缓缓吹过发梢,梧桐树还在茂盛的生长,树叶随着夏日的清风左右摇曳,谱写着一首青春的歌谣。

忽而远远的望见操场对面的篮球场有他的身影,朝着她缓缓走来。 安以年像少年般稚嫩的嗓音带着成熟的磁性在她耳边响起: “顾清微,我不知道你最近是发了什么神经,见到我就躲,可是我今天确实要告诉你,我……高三就不在这里念书了,我爸已经给我申请好了国外的学校,七月初就走。” 仿佛世界的一切声音的静止了,只有他们两个面对面互相看着对方。

“你……为什么才告诉我呢?只剩下几天了啊,六月就要过去了……”顾清微伪装着自己的声音不带着颤音。

“轻微,其实我也很舍不得你们,我没办法说出来,其实我是想瞒着你们……自己悄悄走的。” “你个大骗子!”顾清微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飞快的用袖子抹了一把脸跑走了。

只留下安以年一个人站在原地。

 阳光漫过少年的眼角,天空湛蓝的好像初遇时的心情,整个世界是寂然的没有声息的,像透明的风吹散开来。

我们都还欠彼此一句“我喜欢你。”


2019年07月04日

【6月】夏日之惧-张文玥
【6月】圆通一代不忘初心六月-李毅

上一篇

下一篇

【6月】唯有那年夏天与你令我着迷-雷迅

【6月】唯有那年夏天与你令我着迷-雷迅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