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盛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 李冬梅

 

从种一棵小树开始,绿色开始蔓延,芃芃地生长,疯狂地生长,铺天盖地。枝桠编织成了绿色的天空,阴阴的绿色叫人想起夏末秋初的夜雨。没有云的时候,黄黄的月亮附在绿色的枝桠上,淡青的月光投向暗绿的大地。忽然想起了张爱玲那时也是这般立在空旷的阳台上,心里想道:“这是乱世。”

可不乱嘛!新的叶子挤着旧的叶子,一棵树上的叶子有成千上万,假如一阵燥人的夏风吹过,同一根树枝上的叶子肯定要打成一团——这个的衣襟拂那个的脸,两片叶子的长辫子纠纠缠缠,恁是吹了许久的风也还是气得面红耳赤。树上的花儿们或许已经不再热闹了,那些说说笑笑的姐儿要是散了伙,叶子们一定会思念成疾。这样想来,要是种一棵小树,躺在夏夜微凉的枕簟上,没准还能听到叶子忧伤的夜曲儿呢。

种一棵小树吧,这是养成一片绿海的开始。要种一棵普普通通的、平易近人的杨树,一棵清秀的、嫩绿的杨树,看它在春风里抽芽,茂盛起来。你问我为何不种那翠绿而坚定的松柏?唉,松柏这样孤高清傲的植物,未免也太冷清了!胡杨倒是生得热烈,可惜却是铜枝铁干,一个强硬的开头,总归叫人别扭。梧桐倒有些“罗曼蒂克”的味道,但又太浮华了些,夏天的茂盛就只有杨树能够托起。它倒置的、水滴状的叶子上,经脉像四通八达的河道,流淌着的是大自然的鲜血。日光在叶子上舞蹈,一棵树有十万片叶子,一片叶子上有五十万个光点在跳跃,我是它们的五百万分之一,用赤裸的双脚踩在灼灼叶海里,跳到黄昏将至,跳到月上柳梢。

黄昏是加冕的帝王,孤独又疯狂,华美无上。我在金色的森林里休憩,纷乱的草丛划伤我的胳臂。酸枣和蔷薇挤得密不透风,到处是草木,天地都是草木,悲喜都是草木。六月的眼泪在毛茸茸的草地滚落,七月披着霞光登场。浩瀚的绿海掀起巨浪,排山倒海,毁天灭地!绿海没有星光——太阳都被挡住了,何况星光?海子在和泪饮酒,他说:“夜间雨从天堂滴落,滴到我青色的眼皮上,那夜的森林之门洞开若火焰,咬在大腿上。”淡青色的月光像雨滴般清凉,我在茂盛的森林里寻找最初的那棵杨树,寻找这一片绿海的始祖。

可那杨树已经死了!在无边的阴凉里,没有日光,没有春雨。阴阴的绿海发出悲鸣,青蛙般的嗓音,凄厉地叫喊着。死去的杨树在青色的月光里含笑,这才是伟大的品格,坚贞就在这里:笑——不仅笑那鼠蚁虫蛇,更笑那风雷霹雳,诡谲云霓。它在纵横交错的绿海里永生,每一节枝丫上每一片新叶上都有它的精灵。死了的杨树在丛林里朽烂,绿海在月光下猖狂。 我想,即使只有一棵这样的树,即使这棵树早已死亡,那也依然当得起“茂盛”二字。一棵树或许会消失,但它留下的绿海却能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千秋岁月,万寿无疆。

辅导老师:贺青春

 


2019年08月02日

【7月】岁月催华发,桃李满天下-刘宣彤
【7月】最伟大的身边的帝影-李毅

上一篇

下一篇

【7月】茂盛-李冬梅

【7月】茂盛-李冬梅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