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赵悦丞)


学员简介:

赵悦丞,女,现为南宁市第十四中学学生,中国少年作家学会会员,中国少年作家班学员,南宁市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2018年被评为南宁市“三好学生”, 2019年被评为南宁市“优秀少先队员”。多次在国家级作文、舞蹈、朗诵、绘画等赛事上荣获最高奖项。多次在《红豆》等各大报刊发表散文、诗歌十余篇(首)。


佳作展台:

铁门

广西南宁市  赵悦丞

 

刹那间,铁门被打开。尘土在半空中,迫不及待地飞扬。

“回来了啊,大阳。”

 

在大马路的第三个路口左拐,是最熟悉不过的场景——一条破烂不堪的小巷,几把沾着油渍的彩色大伞在看似永不过去的烈日下硬撑,旁边有几棵梧桐树,树叶间的缝隙切碎阳光,斑斑驳驳地洒在小巷两旁长满青苔的院墙上。左边第二家小店的老大爷躺在门口的躺椅上晒太阳,嘴里“咿咿呀呀”哼着小曲。走到小巷的尽头,左边是一面被爬山虎占据的墙,一只大黄狗趴在墙角无精打采,身材臃肿的母亲在小店里忙活。此刻,一切看起来都很破旧,就像一张旧得有些泛黄的老照片——只是当初,他还只是安慰自己说“习惯就好”。

到家了。

 

夏天。

大阳背着他有点泛黄的书包,手里拿着一串叮当作响的钥匙,找到铁门的钥匙,插进钥匙孔—— “吱呀”,铁门被打开。铁门外那些新鲜的阳光照进这家已经开了三十年甚至更久的小店。大阳深吸一口气,把那些阳光里的尘埃也一同吸进肺里。

他的生活里从来就没有其他同龄男生的炫酷的衣服,完美的家庭。但他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满足,这种生活被他称为“一无所有却拥有一切”。从他身上找不到其他平凡的人不甘平凡的那股劲儿。他对这个陈旧的小店和如今满足他的应该是感激,而非旁人的厌恶。大阳把自己默默忍受的行为看作一种宽容,他们不懂。大阳瞟了瞟天上刺眼的阳光,洋洋得意地想。

趴在地上名叫大豆的大黄狗突然跳起来,抢去了他的早餐。

乖。大阳用力地揉了揉它的脑袋,随后沿着小巷飞奔。大豆“咕嘟”一声把包子吞进肚子里,然后跟着大阳跑起来。

芭蕉扇——铁门——第三个十字路口——

大豆停下来。但大阳还在拼了命地向前奔跑。

大阳没有回头,一直朝着学校的方向跑去。大豆以守望者的姿势,看着大阳渐渐消失在小巷的尽头。

 

一拳。两拳。三拳——这一拳落在了他的鼻梁上。

大阳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鼻梁中间突出一个硬硬的东西,显然是错了位。

“都叫你别说——你为什么还要说?!”猝不及防的拳头、巴掌和腿脚重重地砸在大阳的身上,大阳本能地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蹲在地上无力反抗。天气愈发炎热,空气中仿佛可以闻到一股血腥的味道。

“校长来啦!”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本要落在大阳脑门上的一脚收了回去,针扎一般的刺痛感霸占着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大阳小心翼翼地用手摸了一下额头上的疤痕——那是唯一比鼻梁还要痛的地方。

大阳缓缓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仿佛刚才只是被烈日下拥挤的人群挤倒而已。他做错了吗?不就是告诉老师放在讲台抽屉里的答案不见了吗?他突然意识到什么……

哦,原来如此。

就在他踉踉跄跄向着校门口走去时,一只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左肩,大阳心里一惊,还以为刚才的人又回来找他的麻烦。

大阳缓缓转过头——一张狡黠地笑着的脸。

 “陈大阳,这是大队长给你的一封信。”面前的女生望着他脸上有如万圣节鬼妆的伤,嘴角又挑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大阳挽起袖子,卷起泛着油渍的袖子。再往回走,就意味着他要再次进入那片境地,意味着他要再次将皮肉下那些还未愈合好的伤疤再次揭露出来。大阳甩了甩左臂,歪了歪脖子——每个细胞都在无声抗议着酸痛。

阳光在炙热地烤着他流血的伤疤。大阳觉得自己好像一个不服输的失败者,幻想着反击却只能一次次忍受失败的滋味。

夕阳把最后的那点碎金刷啦啦地洒在他的眼皮子上,破旧的书包随着他一瘸一拐地走动拍打着他的脊椎下方。

信的内容?大概是说让他马上去反击打他的人等等。“学会反抗……”大阳斟酌着大队长给他的信。那团刚刚被别人的拳头熄灭的怒火在这份小得像地上的尘埃的“关爱”下重新燃烧起来。

回家的路走到一半,他反折回了学校。

大阳走到高一(三)班教室门口时感觉空气已经开始凝固,气温从三十度迅速下降到零。 “陈大阳?!你又来这里做什么?!”后面是几个人调谑的声音。

他转过身。如果按照他刚才设想的剧情发展,那么他将会以1:7的实力获胜。他微微挑起嘴角。

“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不给他再来几拳恐怕是不行的了。”七人集体往前又走了一步。

大阳扭了扭脖子。这时他猛然感觉到,他的左边脖颈上还有一道正在渗血的伤口。

大队长和一群女生在转角处偷笑。

 

显然,又以失败告终。大阳拖着满身的伤痕累累一步一步地走回家。

第一次在同一天里挨两顿揍的大阳发现,这条每天成为众多同学眼里嘲讽的小巷,是如此的肮脏、脆弱、不堪一击。

傍晚的小店冷冷清清,远处的夕阳在天边涂抹了一层余晖,照耀着这条寂寥的小巷。

小店的柜台上摆着学生们上课常偷吃的零食。站在外头,隐约听见母亲在里屋欣喜地数着那些五毛一块的散钱。

记忆争先恐后地来到他的脑海——十六年来,他没有看过一次店,同学们话里话外的冷嘲热讽他已经习惯了。一阵阵袭来的疼痛促使他意识到自己究竟傻到什么地步,会以为自己的实力能够敌过七个人,大阳做梦也想不到大队长会领着一群女生一起看他的笑话。但从小到大,他都只是把那些凌辱话语堆积在心里最不起眼的那个角落。

“你应该学会反击而不是一味地接受。”

关于一个小时前和那个女生的谈话,他隐约记得这么一句。

“你不应该这样的……”

“让他们知道你是不好惹的!过去给他们一拳!”

他想起女生说这些话时的眼神。

眼神背后是怎样的恶意啊。

女生的声音在他的脑袋上空盘旋着。以至于大阳的左脚还没来得及跨入灰色水泥制成的门槛,右手还抓着铁门的把手,像一尊还未完成而现状令人可笑的雕像。

门外的大豆朝他吠了两声,被吓到的大阳膝盖不慎撞到玻璃柜台的尖角。

“滚远点!”大阳转过身,没好气地骂了声。许是第一次这么骂它,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满,大豆摇着尾巴可怜巴巴地望着自己的主人,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回来了,大阳?”母亲把成堆皱巴巴的零钱堆放在桌子上——深紫色的,绿色的,浅紫色的,三种颜色交织成母亲最喜欢的颜色。从来没有红色。小店仅仅是小本买卖,仅够勉强维持着他和母亲的生计。他又不禁回想起了信上的内容——

反击。

反击什么?那些暴力的男生?老师、同学对他的嫌弃?

习惯就好。

他真的习惯了吗?真的甘于忍受这种被欺凌成为日常,被忽视成为理所当然的生活吗?

大阳在那几秒钟的刹那,就在这间生活了十六年的屋子里,悟出了本该早就悟出的事。恐惧替代疼痛,席卷他的全身上下,包括扑通扑通乱跳的心脏。陈大阳,你正在朝着平庸之路越走越远啊……

母亲的日常问候被正在思考的大阳忽视了过去。十六年来的第一次。

“大阳,你怎么了?”

“陈大阳”,他重复着自己的名字……突如其来的烦躁连带着这里的一切让大阳忍不住环抱住后脑勺。

他好想逃离这一切。

“你没事吧?”母亲走过来,关心又胆怯地抚上了他的背,大阳打了个寒颤——

“别碰我!”他大喊一声,随之用左手狠狠地扇走了母亲的手。母亲被吓了一跳,那扇铁门也是——预告着入夜的风使它吱吱呀呀地作响。大阳把自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母亲面前,母亲随之又被吓了一跳。

“……又被打了?”母亲心惊胆战地问。

大阳冲出铁门——不管一步步的愤怒是否绊倒了冰冷的椅子,他用力地甩上了门,“砰”的一声隔绝了母亲的担心与无奈。

傍晚的空气裹挟着他,让他感觉有点透不过气。大阳的悲伤干涸成了黑夜的形状。不远处老大爷拉下铁闸的声音,刚被吓过的大黄狗在隔壁家的门口望着铁门又是一阵狂吠——

这里才是家原有的模样。一颗晶莹的泪滑落在他的脸上,大阳抹了抹脸颊。

他右手的伤口痒痒的,正在愈合。心上的伤口,却被铁门的锈划开了一大道。

 

窗外晃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直直劈在大阳的脸上,他坐起来。

家里还是乱七八糟的,好像这家小店昨天刚刚进行了第三次世界大战。椅子东倒西歪,电风扇还没关,他的书包放在铁门口。零钱散落在地上,大阳翻身爬起,关掉电风扇,把钱胡乱抓在手中,放在床头柜上。

母亲呢?大阳推开另一个房间的门,门吱呀着告诉他,屋里的人还在睡着。

那就好,大阳想。关门时大腿不慎撞到桌角。

又一阵撕开皮肉的痛。

大阳走到洗手间内,看向镜子。左半边脸肿起来右边的眉毛中间有一道红彤彤的伤痕下颚骨青的紫的一大片,鼻血的痕迹依旧残留在鼻子旁边,左手臂抬起来时骨头乱响。

男孩打开门。大豆在巷子的拐角安静地凝视着主人出门,显然,昨天小店里发生的事情它都听见了。大豆都不理我了——大阳心想,气冲冲的感觉被寂寞压了压。

这时,熟悉的声音在后头响起,“大阳你干嘛?”

她不是还在睡觉吗,这么快就醒了?大阳心底的怒火又重新燃烧起来。母亲越是走近,火越是旺盛。

“你要上医院缝针吗?妈妈陪你去吧。”她再次用手抚上他的肩膀——恰好触碰到那一块还存留着淤血的伤口。压在大阳心底的怒火又彻底燃烧起来:“我说了没事!”大阳压低着声音吼着。

他小跑起来。跑。仿佛远处有个声音不停地在召唤着他,大阳的身体听从了这个召唤,一路沿着大马路跑去。

“大阳,带钱了吗——”母亲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身后。大阳跑得愈来愈快。很快,两人之间便拉开一段距离。

他想要远离这个地方,永远的,哈哈……大阳心里某个声音欢笑起来——小破柜台,吱呀乱响的铁门,老师大队长小混混,大黄狗,追着他的母亲……

一切像一场梦一样。

大阳在还有一步跨上大马路的地方停下来。回头,穿着花衣服的母亲正在呼哧呼哧地朝他跑来。大阳皱了皱眉,眉心的伤疤痛苦地扭曲着,被打肿的眼睛没有注意到从巷子深处跑来的矮小的身影……

大阳还回着头,但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跑上了大马路。斑马线,安全区……远方的声音还在不停地召唤,大阳并没有停下。

“砰!”重重的撞击的声音,混合着汽车紧急刹车的声音。大阳的身体在汽车上方盘旋,然后落地……

 

睁开眼感觉一切都不属于他的世界,白色的床单,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全身上下的疼痛感已经褪去——会不会是他双腿被仪器固定无法动弹带来的错觉?左边坐着一个女人,不停地抽泣。

“醒了?”母亲浑浊的眼神中多了一丝惊喜。

他睡了多久?记忆到被车撞上的那一刹那戛然而止。如果这一切是真实的,那他们的生活从此将要过得更艰难了。大阳瞥了一眼脚上的绷带和仪器,心里估摸着它的价钱。

母亲身边还站着一个护士。大豆的身影忽然闯进他的脑海,因为记忆里,他不止听见了自己的尖叫声。

“大豆呢?”

“嗯……”母亲支支吾吾的样子让大阳愈发着急起来。他颤抖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母亲指了指天花板。

“你很幸运,那条拉布拉多为你分担了一些冲力,但愿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护士说。他清楚护士没有说完的话,“如果不是那条拉布拉多,现在在天上的就是你。”

天上和地上是多远的距离?是平凡和痛苦的距离?是炙热到寒冷的距离?是铁门里到铁门外的距离?……再多的忏悔都换不回他的大豆了,那个从小就一直守护着他的大豆。

大阳用缠着绷带的右手狠狠掐了一把身上的伤口。奇怪,撕裂的感觉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加油哦大阳。仿佛大豆的声音在心底不停地呼唤——来自少年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

下雨了,窗外的雨声逐渐掩盖过一切噪声。大阳第一次觉得,他不需要夏日的雨了,因为他心上缺失的那个形状——上帝的形状,正被眼里的雨水填满。

 

再次回到铁门口的时候是事发三个月后的秋日下午。

里屋传来母亲煲汤的水沸声。从小巷尽头望出去,肉眼记录下高清相机拍不出的画面。或许他真的应该像幻象中,大豆说的那样,好好活下去。

究竟要反抗什么?大阳在那一刻明白了。

他该反抗的是自己的心。

你没有权利让全世界包括上帝好好待你。那么从现在开始善待眼前的一切——大阳突然觉得自己在演电视剧,就是挚爱的人死了,主人公的独白里才会出现“好好珍惜”。

打开门,他反手带上吱呀乱响的铁门,进入铁门内的这个世界。

回家了。看向铁门上的锈,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爱它。

 

阳光斜着劈进来,在这个窄小的世界里制造出一块明晃晃的地方。大阳眨眨眼,目光落在那扇铁门上。

那里好像有什么在等他,又好像有什么在与他告别。

大豆。母亲。那些爱他、却被他一次次辜负的微小事物。

孤独,迷惘,那个懦弱的陈大阳,那个只会被爱、而不懂得去爱的自己。



让精神的瀑布倾泻而下

广西南宁市  赵悦丞

 

在我的精神世界里,有一个气势磅礴的身影很是显眼,它,便是位于美国纽约州和加拿大安大略省交界处的世界第一大跨国瀑布——尼亚加拉大瀑布。那澎湃咆哮的声音仿佛从未停歇,不断在我耳边摇撼、呐喊,宛如万马奔腾又将我带到了去年的那个暑假……

为了能看到久负盛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我们一家人随团在导游的带领下,前一天从波士顿乘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车程来到布法罗。第二天一早,又行驶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后,终于穿过茵茵树林,进入了两州省交界处亮蓝的晴空。一车人在颠簸中,难抑期待的兴奋。终于,大巴抵达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海湾,空气中弥漫着清爽的味道。一抬头,树荫和人海的疏处,一排白得没有瑕疵的瀑布正自对岸的悬崖上倾泻而下。

沿石阶鱼贯而下,两边是石壁草坡,灌木丛生。我们统一穿上蓝色的一次性雨衣,井然有序又抑制不住骚动的心情登上了传说中的“雾中少女”号游船。站在船头,随着游船缓缓地向前驶近,便一览无遗地将尼亚加拉的飞瀑尽收眼底:有的飞溅着清白,有的孤注一掷,有的联袂而降,有的崖下有崖、一纵再纵,有的高崖平阔,一泻无阻,许多股连成一大片,排空而落,像一幅飘然的落地大窗帷。惊瀑骇潮撞碎在崖下,水花飞溅,蒸腾起白茫茫的水雾,在午后阳光的倾泻下,隐约可见一道道彩虹在水雾蒙蒙中五彩斑斓。

随着游船慢慢向前行驶,水声更响了,已经闻得到潮润的水气,相觑茫茫,彼此的脸都罩在薄薄的水雾里。一整排瀑布,在两千多米宽的上游河段中,来了个九十度急转弯,在“三千尺”的悬崖上直直倾泻而下,滚滚而来,势不可挡,巨大的冲击力使其在落入水中时,迸发出一粒一粒的水珠,形成了尼亚加拉湾独有的瓢泼大雨,让这本就憾人的大瀑布更加壮美。此时,瀑布仿佛是一位出色的歌唱家,倾泻的每一个音符都是天籁;又仿佛是一位伟大的指挥家,如精灵般漫天飞舞的水雾在指挥下粼粼烁烁,银箔似地摇着,金铃似地碰着……

游船快穿越到瀑布下方的时候,水势汹涌有如千军万马,惊心动魄,整个游船被水雾包围着。灌耳撼颊的泼溅声中,水珠破空而坠,千古流畅的雄辩滔滔,飞沫如雨,向我们漫天撒来。瀑布砸向水面的巨响,以及水流俯冲而下缠上的震动,使得我们的游船颠簸异常。游客们的尖叫声早已被瀑布巨大的咆哮声所掩盖,雨衣此时已不起多大作用,垂天的白练破空而降,带来满峡的风雨,扑在脸上,灌入脖子,头发、衣服、鞋子早已淋湿,耳朵好像失聪一般,眼前都是蓝色雨衣的人群在晃动,尖叫声被搅碎了,天地间只剩下瀑布在高歌,响彻天空,盖过了人喧马嘶,就好像是在一个轰隆作响的锅炉车间里看一场无声电影……

悠悠的千古时光造就了尼亚加拉大瀑布独有的自然景观,我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什么能使水流有勇气从一百多米高的悬崖上倾泻而下?它们为何不选择做涓涓细流,而是义无反顾地从悬崖上倾泻而下?想着想着,我的思绪,也便随着漫天的水雾开始泛滥了……

“选择了安逸,就选择了平庸;选择了挑战,就选择了胜利。”随着这句话在我的耳边萦绕,我的思绪也变有条不紊了。做细流自然是好的,但若不沿着悬崖倾泻,怎么能够完成——作为一股瀑布的使命?瀑布的生命是何等的短暂,它一生最震撼的时刻便是在它粉身碎骨的前一秒,正因为它的无所畏惧,才唱出了气势磅礴的生命之歌。在我们的人生之旅中,也有一道道“悬崖”,等待着千万条的小河流汇聚于此,然后倾泻而下——这,便是精神的瀑布。让精神的瀑布勇敢地冲下每一道“悬崖”,也是我们这一生中最最重要的使命。我们这一生,究竟能有多少智慧的水流,取决于精神的瀑布的高度、厚度及流量;我们这一生,究竟能掀起多少成功的浪花,也是取决于精神的高度、知识的厚度及汗水的流量的。厚积薄发,继而信心百倍地冲下每一道“悬崖”,勇往直前,义无反顾,才能够让智慧的水珠不断迸发,才能够让我们的人生尽显风姿,彰显风流!

再望着眼前惊天动地的景观,尼亚加拉大瀑布澎澎湃湃,不舍昼夜,不分春秋,无古无今。不正如我们成吨成吨的精神的瀑布,载着成吨成吨的智慧的水珠,毫无保留,倾泻而下,在我们的人生之旅中形成一道道壮美的风景吗?

下了船,迫不及待地把我精神的瀑布收藏进了生命的宝盒里。我回头望着身后美不胜收的大瀑布——千岩竞秀,万瀑争流,滔滔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激情万丈地四面豪笑,长啸,吼哮,就仿佛意气风发的我们……



2019年08月12日

每周一星:刘昱彤

上一篇

下一篇

每周一星:赵悦丞

每周一星:赵悦丞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