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调

山东省蓬莱市 管真

 

从济南开往蓬莱的动车平稳运行着,眺望车窗外飞速闪过的一框框风景,回顾十天济南之行,思绪渐渐朦胧,所有的故事还要从一本书说起……
    那个印有身着袈裟衣的光头小和尚,双手合十模样的封面进入我的视线,细数已有四余年。从初中到高中,它和荐书之人似乎陪伴我跨越了小半个青春。
   “你在读什么书呀?”
   一句话毕,那位我尚不熟识的同班同学,神色突然扭捏起来,面颊上那一抹时隐时现的红霞般的绯色更牢牢把我吸引。见我好奇,你却像又怕人知晓似的,默默嘀咕,我却不得其法,百般设计,只为知道那本书的名字。
   《阿弥陀佛么么哒》
    她递过书,细微的忐忑藏匿在她兴奋的笑意里,她佯装看向窗外,微微的脸红和微微的期待,等待着我的反应。当我兴奋地告诉她我很喜欢时,却瞥见她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羞涩和莫大的欢喜。我说,一本书,打开了两者的心窗,拉进两个人的距离,一语双关。没错呀。是你与我友谊相伴的本源,也是我与那一碗碗江湖苦黄连汤相遇的开始。
   然后,有次在姐姐家里苦等她浓妆淡抹,在一个手机还不是每个初中孩子的必备品的时期,一个孩童无聊透顶后,便随手抓起一本打发时间的救命稻草,那本书的名字就是好友介绍过的那位作家的新书《好吗好的》。在姐姐家最左边的那个米黄色的皮质沙发上,我认识了那位在新西兰的皇后镇的吉他流浪歌手,记住了一个叫木头和一个叫马尾的爱情,了解了一位捐了一辆又一辆的消防车的战地退伍老兵……
  “我醒过一百个清晨,蓝色天空铺满星辰”这该是怎样的一幅风景呢?我幻想过无数遍,构想描摹过无数遍,直至美的让我沉沦。《乖,摸摸头》,《好吗,好的》,《你坏》,《小孩》……一本未落,本本爱不释手,因为每本都好像是“侠客走到哪儿都是天涯”的注解。那些关于远方和诗的憧憬和向往,那种因书而彼此了解、缔结、加固的友谊,错综交杂进而谱写出一段特殊波段,自然和熨帖。
   这次借学习之名和好友来到济南,八天能力灌注,八天知识点拨,老师对于知识高屋建瓴的讲解很不一般,醍醐灌顶的感觉也很是奇妙。但好像,这趟旅行的最终目的却不仅局限于此。对于济南的全部期盼,尽是为了那个在小屋的不眠夜,那个与已逝的无数个夜晚一样的平凡却又不凡的夜晚。
   在大冰的小屋——济南分舵,他们用自己独特的更直接更平实的方式去尊重歌手。只有当一首歌毕,我们才被准许进入小屋。否则,便会打扰曲中人,叨扰戏外客。而且,非原创不唱,非动人不唱,非有故事不唱。
   一路波光潋滟,一路颠簸,一路汗流浃背,所到之处的全部颜色却都不及那屋子里的墨绿色的壁纸色彩那般沉静。空气中似弥散着一股雪茄般淡淡忧伤气味。在这里唱歌的人定是有故事的人,听歌人亦然。风卷乱绪飘摇河山,都是在世界孤勇前行过,单枪匹马过的人吧!只是有些独行客,在走过平山烟雨,岁月河山后,遇上了那个愿意结伴同行的伴侣,又或者说,是那个像流星般短暂交汇愿意暂时同行的人。
   小屋面积不大,是在宽厚里绵长的街巷上不起眼的一家小店。若说唯一一点瞩目的,瞥过整条小巷,它似乎比大部分店都拥挤些,都热闹些,喧闹也少了些。门口斜对面一整面墙的书,初去时,我就坐在书柜下方的犄角旮旯,从柜边悄悄探出头,只余抱着吉他的驻唱歌手歌唱时动情的背影,他周身无一处肌肉不在抖动,无一处细胞不在打着激灵。情到深处,只一把吉他就轻而易举地弹出一群人的共鸣,身旁鼓手一锤起来就发狠了,忘情了,没命了,强大的生命力像从黄土高坡上粗壮的汉子打响的安塞腰鼓上发出,活跃而激烈。可这声音的真正来源,仅仅一个身形单薄的黑衣姐姐。手指拢成中空的弧,在手鼓的皮面上敲击,跳跃。灵巧而纤细的手指活脱两张蝴蝶蹁跹,在鼓边一蹭,一点,一碰,好似箭矢千声竟发。他们在演奏的过程中,是全身心投入的,倾注的是他们全部的专注。
   在我叙述自己见到在网易云听了好几天歌的那位楚狐狸之前,插曲却也曲折。在演唱间隙,拉着其中一位朋友跑去一家礼品店,刮奖刮出一张一等奖。大约是柜台里的珠宝随便选,只需要付手工费。柜台旁的阿姨淡漠的眼神在亲眼见到我刮出那张一等奖的奖卷后,霎时焕发闪光,“刮了一天的奖,竟然在这儿,你可以去买彩票啦”她似乎比我还兴奋。迫不及待的跟我介绍奖制。与我而言,这样的事情并不是第一次,不久前在振华购物和母亲也刮出一张,那时对于第一次遇到那样天上砸下来的奖励的我,内心没有一点波澜决是不可能的。母亲拒绝地干脆。“没用的东西再好也是无用,宇宙是管道,得失永远平衡。”她当时说的原话已记不清了,可大意却在我心中刻下一道尖锐划痕。或是有了这样的体验,我并没有那位店主想象的那般惊喜,只告诉她“谢谢,我不需要这个,不用了。”她惊讶得能够吞进苹果的嘴,以及她被调动起的每处肌肉都立体可感的告诉我,我是有多么傻。是真的傻么,白得的东西都不要。在我几乎是被语言呵斥走出店门口时,我也有些迷惘。后来读到欧文·亚隆在《当尼采哭泣》中写到的那句:“生活愉快的关键,在于先去选择必要的东西,然后去热爱所选择的东西。”我忽的释然。它既不是我的必需品也并非我所热爱,拿起放下应举重若轻。重回小屋,音乐再次荡起,那个选择似乎悄然间也在为我人生的安心调伴奏。
   当我散步小巷时,未离开小屋的朋友在QQ催了好几遍叫我回去,可我却并不知道此时驻唱的歌手就是我心心念念的——号称楚狐狸的楚狐。《十里桃林》里“清晨坐于古树下,静望湖面波澜,十里桃林安静无人陪伴,一生漂流只为寻的桃林深处还,只因你想看。”的演唱者。嗓音清亮悠扬,现场版的远胜手机播放出的效果。连听三首还觉得只是浅尝。他唱歌时总喜欢摇晃着脑袋,面部多余的赘肉一起随着节拍颤抖振动,每句结尾时上瞥翻出的鱼肚白眼,滑稽而可爱。沧桑在外表,可爱在细节满溢。“感谢你们稀稀疏疏的掌声”;“感谢大家对大冰的小屋的支持,官方语言就这么多了”;“小屋还会给大家提供更好的技师,啊,不对,是歌手。都是口误惹得祸”……
   未被世俗全部污秽的稚气,未被漫漫长夜消磨殆尽的自信,未被冷眼现实折磨的无所适从,这是小屋驻唱歌手共有的特点。楚狐狸,磊子,小小……他们每一个都是所谓的active pessimist(积极的悲观主义者)。这次来济南,感触最深的就是大城市的庸乱和诱惑。太嘈杂,就难求心安,难求平静。但我相信在小屋里,灵魂休憩处,他们歌唱是安心的。也正因为此,他们才愿意在此相聚,吾心安处是吾乡罢了。一曲曲调子,自是他们安抚自己和旅人心中褶皱的良药。
   “难求心安,湘子庙前,赠卦一签,不求百花体灵帆,未明前路,只求凡人心自安。”一趟旅行下来,似乎有些身心疲惫。轻阖眼眸,我仿佛又看到家乡蓬莱的晴天碧海,白鸥振翅。心中一泓湖水,不自然地泛起波纹,好像这颗心儿也很想家了。
   “这遍野绚烂,清晨和夜晚,溪水与高山,我略过不少江河山川,白昼与极夜,码头与港湾。”却都不及家乡的可亲,不及家乡的烟火气暖人。还是归家吧,那里是我最安稳的安心调。
    因书起缘,结友相伴,在远方学习着,游玩着,路过着一处处风景与人情。翰墨留香之心安,坚固友谊之心安,悠扬歌声之心安,拒绝诱惑之心安,再踏故土之心安……种种心安,共谱这一曲从不曾有结尾的安心调。它会指引着我,去往山高海阔处、康庄大道前。

点评:

在这篇题为《安心调》的文章中,作者管真用艺术的语言,把读书与听歌描绘得如醉如痴,把其中的人物和事件描绘的那么清晰而动人,展现了作者的文学和才情。作者善于对细节的描绘,尤其描绘人的情感之处最为突出;作者用景物描绘衬托人物的情感,也是一大特色,尤对回蓬莱之时,又蓬莱景物的描写,更富诗意。从题目《安心调》写了读心安,听歌心安到回家更心安,紧扣中心。

关登瀛

2019.09.12


2019年09月12日

我是妈妈的小帮手-张焓若

上一篇

下一篇

安心调-管真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