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简介:

段沁玙现就读于北京市人大附中,曾荣获“校学习标兵”“优秀学生干部”“市三好学生”“市优秀共青团员”“市学雷锋社区文明小使者”等荣誉称号。中国少年作家班高级班学员,曾任多家纸媒、网媒特约小记者、联合国年度儿童福利优秀小小宣传员。至今已在国家、省、市级纸媒网媒发表近八十万余字文章。

 

自七岁加入北京市红领巾通讯社小记者队伍,便开启了写作之路。九年发表上百篇稿件,多数发表于《中国少年作家十佳作品选》《中国少年作家杯获奖作品选》《趣解作文》《春蕾杯获奖作品选》《红领巾报》《北京少年报》《北京青年报》《作文报》《团中央未来网》《中国未成年人网》《意林杂志》《呼啦圈》等。

 

八岁拿到了第一个国家级奖项,“春蕾杯全国征文大赛”现场决赛全国一等奖,之后连续三年拿到了三连冠的佳绩。带着“春蕾杯”的荣誉,于2014年1月免试加入中国少年作家班,一年后升入高级班。连续五年获得了第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等奖。因为创作成绩突出,连续被评选为年度中国少年作家班“十佳学员”、年度“百名少年作家”、年度“明星学员”等荣誉称号。作品分别收入《中国少年作家十佳作品选》《爱的棒棒糖》《雀之灵》《剪火如花》《趣解作文·初中考场作文》《趣解作文·初中写作方法》中。

 

写作心得: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只看书中的故事,读到的永远是别人的体会。只有走出去拥抱了自然,你才会感觉到她的人情冷暖风雨多姿,写出的文章自然也会更加精彩!

 

佳作展台:

新的风景线

北京市 段沁玙

 

匆匆一日,竟又是傍晚,深秋的京城寥落一地,让我早已对观赏大自然失去了兴趣。倚在窗边,看着那清冷的细风扫过光秃秃的树梢,更空寂了我这即将冬眠的心。

无聊的我正要转身离去,就在我把眼角最后一抹余光从窗外收回时,大片的橘色竟然追着我的眼球撞了进来,如此大的色差,逼令我立刻返身又回到窗边。只见夕阳西下,余辉已经飞卷着片片织云染红了天边。哦,天哪!一道新的风景线,就这样在我毫无想法时忽然点亮了眼前的暗淡,这令我欣喜不已。

霎时,我心情大变,立刻来了兴致。放眼四周,橘色的霞辉,透过挤挤挨挨的枝丫忙碌地穿梭于树干罅隙间,如同金灿灿的珠宝遍撒层林。渐暗的光色提示着霞光笼罩下的一切生灵,白天即将谢幕!身穿华服的晚霞煞是不甘就此别过,从枝杈间长长短短地探出头来,在梢头树尾闪烁着邪魅瑰丽的光芒。神秘,且令人惊喜!

倦鸟盘旋,在晚霞中寻找家的方向;时时兴起的风儿,揪着花草树木的枝干疯狂摇摆着,植物们惊恐万分,纷纷抱紧枝丫不想被轻易吹走。娇小柔嫩的银杏叶使尽浑身力气,奈何冷风肆虐,无力反抗,只好松开纤细的叶柄,被风儿强行拉入空中失去了方向……猝不及防下,银杏叶只好努力保持着平日的优雅,跳着凌乱的舞步,漫天飞舞......

一切,都还是过去那些个旧景儿,可它们却在这即将落幕的余晖下,为我展现出了它们的别样之美!原来,用心,便会有心,有心便会看到它们不同寻常的别样风华!

对,景儿还是那些个旧景儿,只是我看它们的心境变了。心情,心境,新景!

我庆幸自己,就在要把眼角最后一抹余光收回时,为它们迟疑了片刻,也就是这样的停留,我看到了最美的眼前。很多事又何尝不是这样,凡事只要我们肯为周围留下点心意,你收获的便可能是惊喜!

此时,即将落幕的余晖,正努力把最后的温度投向了京城的大地。银杏树上一把把金灿灿的小扇叶在晚霞中随风飘摇,恰如一个个身披霞光落入凡间的小精灵,靓丽而脱俗。在这落幕余晖下,它们,成为留在我眼中最新、最美的色彩!

余晖尽退,京城的夜色已悄悄走来,拥抱起一地落叶,带我走进这个不再感到空寂的秋夜。留在我眼中的这道美丽的风景线,也终于随着夜色的到来,在我的视线中渐渐淡去,醉入心底……

 

牵挂

北京市 段沁玙

 

“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眼泪很快的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这是《背影》中的一段话,记得当时读这篇文章时并没什么感觉,直到我也被父亲送上火车时,才真正体会了 “我”看着“他”背影时的各种滋味……

火热毒辣的阳光炙烤着七月的京城,跟随父母刚跳下私家车赶到火车站的我,瞬间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汗湿了全身。

办好站台票,父亲提着行李急匆匆把我和母亲送上火车,看看还有几分钟才会开,赶紧又趴在车窗边隔着玻璃对我大声喊话。尽管封闭的车窗令我根本听不见他说了什么,但从他焦急的表情里也能猜出,是让我出门要听母亲话在车上别乱跑,别光顾着看书就不管行李之类的唠叨,这都是他在家已经反复叮嘱过很多遍,但还是令他放心不下第一次母亲独自带我出远门,那些担忧都是他心中极为牵挂的事。我隔着玻璃对父亲挥着手,也大声喊着让父亲放心之类的话,猜测父亲一样也听不见我说了些什么。

火车开动,父亲跟着缓缓启动的火车一路往前跟跑。边跑边用手背甩着额头流下的汗珠,那件原本宽松的T恤衫因为被汗水浸湿,此时正紧紧裹着父亲的身体,勾勒出父亲那已经发福隆起的肚子。高热天气下父亲因为跑动脸变得通红,汗珠子迅速滑落,他大张着嘴气喘吁吁显然已经甚是吃力,却还不忘继续喊着他对我最牵挂的那些事,生怕我坐上火车便忘记了叮嘱。

这次出行父亲因为工作离不开,一场只有我和母亲俩人的旅行,从现在开始了。随着火车驶离站台,父亲在我的眼前渐渐倒退,由大变小,就在即将消失在月台的极尽之处时,我看见那个黑点左右晃了一下,似乎是没有站稳?

看着父亲消失在视线内,我的心不由揪在了一起,不由得开始担心刚才父亲是不是摔倒了。很是不放心,赶紧用手机发去信息:“爸,是不是摔了,要紧吗?”可手机没有信号,根本没有发出去。忽然发现自己很没出息,一直期盼着出门旅行,可真到了火车开动的这一刻,站台上那个一直跟跑喊话的身影却成了我不忍离去的牵挂,很想跳下火车回到父亲身边,就此放弃这场旅行。

渐渐长大,脸皮也变得越发薄了,不想被别人看见我眼中随时会溢出的泪水,赶紧把头埋进卧具里。只是出远门旅行而已,这种没出息的样子在别人眼里一定会成为笑话。

“宝,没摔,闪了一下,放心没事。”看到父亲的回信,心里稍稍安心了些,可总还是打不起精神。以前出行必定是全家一起,这次忽然少了父亲,我就像丢了魂似的,父亲大张着嘴气喘吁吁甚是吃力,却还不忘继续喊着他对我最牵挂的那些事,此情此景始终都还在我的眼前。

飞奔的火车把窗外的景儿快速抛向后方,离我们的目的地应是越来越近了,可这丝毫没有为我带来任何快感。一直在猜想独自回到家中的父亲在做什么,是不是也因为我们走了感到很不适应?

看着手机,希望通过网络得知此时此刻父亲的消息。要命的是这网络信号也随着疾驰的列车差到极点,无网的感觉,就像丢掉了父亲一般,令我极为沮丧。拿着手机,我起身离开卧铺,在车厢过道来回溜达,希望这种踱步,能搭上哪个移动基站给我的手机送来点信号。

额,真够煎熬的,在无奈和焦虑中,时不时有瞬间的网络碰撞到我的手机里,便会让我欣喜万分,激动的我还没来得及把打好的字给发送给父亲,便又没了信号。叹息之后,我只好再次期待下一次连接……

这恐怕是我长大后和父亲要分开的最远距离了,从北京到云南,三千多公里的路程!再也没有了从前我们全家一起出门的快乐,满满的,都是对父亲的惦念。

“宝儿,车上别瞎跑,听妈妈的话!”就在我拿着手机百无聊赖时,父亲的信息忽然弹出,这让我开心得不得了。赶紧快速回复:“嗯嗯,我知道了,爸爸放心。”信息在手机屏幕上不停转着圈,显然没有发送成功,我只好开始了一次又一次找寻网络的过程,更确切地说,我是在寻找网络那端的父亲。因为我知道,此时他定还在牵挂着出远门的我。

我在车厢中继续踱步,继续找寻着属于我和父亲的那份牵挂……


2019年09月30日

每周一星:王玥璇
每周一星:鲍韵涵

上一篇

下一篇

每周一星:段沁玙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