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简介

偷偷躲在澡房的门板后写作文,被宿管抓住的是我;坐在电脑前反复修改文章,直到暴躁的在地上打滚的是我;面对考场命题作文偶尔也会手无足措,满脑子一片混沌的是我。

被宿管抓到了楼长办公室,坐在舒适的软皮沙发上继续写作文的还是我;打滚时撞到桌角而猛地萌发小灵感,爬起继续敲字的还是我;从厕所走出回到考场,精神焕发继续奋笔疾书的还是我。

很高兴你能够看完这些,你好,我是黄钰。

人生总是百般刁难,总喜欢把你搅得乱七八糟,但其实也是为了博君一笑。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相信,世界灿烂盛大,喜欢你所热爱的,坚持你所快乐的,总能得到岁月倾尽的所有温柔。

 

佳作展台:

广东省中山市 黄钰

 

我凝望着那口井,四壁是青灰的石砖,缝隙间夹着几撮绿芽,一如既往的映着深蓝的天和飘过的云。随手抓起一块石子往下丢去,只听“噗通”一声,砸烂了这荡着细纹的水面,可没多久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依旧幽深、寂静、冷清。

 

于是,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也如同这井水一般,无论多大的石头砸下去,总是如此平淡。看着别人家的父亲,我绞尽脑汁的去想,却只能看到母亲和兄长的面孔,他就是一个神秘的,永远缺失在儿时记忆里的,甚至没有一个背影的父亲。

 

后来,我便这样安慰自己,算了吧,他就是这样的一口井。

 

母亲好像察觉了什么,拉着我坐在院前看那口井,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在那个年代,水是一种很重要的资源,人的生活都离不开它,那么水从何而得?那时要从井里而来。井要把自己掘到深处,要用冰冷的石砖镶到血肉之中,要敞开胸膛尽力装下从天而降的雨水,让豆粒般大小的东西砸向心尖里去.......要忍受岁月风霜的磨难,要忍受独自看天的孤独。

 

到底有谁愿意将温热的胸膛紧贴在冰冷的一侧,背靠温柔?

 

母亲顿了顿,抬手向井口扔去一块石子,紧随“噗通”一声之后,母亲问我:“石头消失了吗?”于是我扒着井口,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看到的是渐渐恢复平静的水面,根本不见石头的踪迹,所以我失望的点点头。母亲笑了,她抬眼看向我,目光中竟夹杂着几分悲伤,她又继续道:“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东西会凭空消失吗?那块石头只是沉进了更深的地方,一个饱含温柔的地方。井,它有自己的使命,就像昼夜更替、万物更新,它只是把最柔软的那一处留在了最下面,留给了石头,而我们看到的只有那最坚强最冷漠的地方。”

 

那一刻,年幼无知的我似懂非懂。

 

往后的岁月里,我才终于发现晨时放在桌上的早餐,夜色里悄悄回家的影子,手机另一端的思念,生病时那一道满含忧愁的目光,眉间悄悄落下的一吻......原来,这是我遗落在井底深处的父爱啊。

 

这一刻,我潸然泪下。

 

我再次凝望那口井,还是那个漠然的样子。我再次拾起一块石子往井里丢去,又是一声响亮的“噗通”,我微红着脸,努力踮起脚尖,朝那毫无波澜的水面,悄悄道了一句——我爱你。

 

而后,圈圈涟漪荡起,却久久不停歇。


2019年11月04日

每周一星:陆江南
每周一星:吕司哲

上一篇

下一篇

每周一星:黄钰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