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散黑夜的手

四川省成都市 张涵蕾

 

“那么,这次比赛就由×××同学去吧”老师念完名单,轻飘飘的看了我一眼,又继续了她的课程。

什么?是我?她为什么选我?明知道我不行的!

我内心十分煎熬,上次的小型比赛我就只拿了第六名,不是说好的让那个八年级的女生去的吗她跳的那么好!为什么让我去,我只是一只丑小鸭!她明知道的……她是不是在针对我!

终于放了学,我低着头收拾东西,我们班是九、十级两个班合在一起的,虽然人不多,也全都是女生,但毕竟才合班不久,难免有隔阂,以及……不友好的声音。

哇,不是吧,老师怎么想的啊!真要她去啊?一个九级班女生朝我这边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说,她跳的那么差,要是我,早就不参加了,太丢脸了。

另一个九级班女生往嘴里塞了一颗糖,在嘴里嚼着:“可不是嘛。据说这次呀,那个冠军也要去,她要是出丑了,我们也出丑了。

哪个冠军?,姓张的那个?那个女生上了摩托车,抱紧了她的母亲。

是啊。那女生嚼碎了口中的糖,看她自求多福吧

摩托车驶过,扬起一片灰尘,我猛吸一口气又剧烈的咳嗽,咳得眼眶都红了,其他几个还没走的女生鄙夷地看了我一眼,我扭过头不再理会她们。那段时间我几乎陷入了低谷,一次又一次的崩溃,我的情绪受到很大的波动。

晚上睡不着觉,我就用风油精提神,别人都说,那段时间的我,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颓废。过路人瞧见了我,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然后离我远远的,毕竟谁也不想和一个废人相处。恐惧,迷茫和不安包围着我,我把真正的自己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我害怕听见别人对我指指点点。我想逃。

比赛开始前一小时,我躲在厕所隔间里哭泣。大家都去看比赛了,没有人注意我,我紧紧的抱住自己,反复告诉自己就逃这一次。此时,门推开了,门口站着的是一位身的白色裙子,五官精致的女孩。她看见我哭,似乎并不惊讶:啊找到小蜜蜂了。

她把我拉起来,她的手光滑洁白,我抬起头看着她,生怕她笑我懦弱、胆怯——虽然我就是这样。意料之外,她并没有骂我、嘲讽我,而是怜爱的看着我:看看妆都哭花了,来,我给你补妆,然后我们一起去赛场。

我猛然推开她的手,口红掉在地上,我惊慌的看着她:“那个……对不起!”她没有说什么,蹲下身去捡,我心里忐忑极了,怕她一个不乐意让我赔钱。谁料,她竟笑着对我说:“呀怯场了?没关系,我们一起努力呀!”她对我眨眨眼睛,“我跳的也不好。”我答应了。

上场前一分钟,我害怕的看着她,她用口型做出了加油,然后冲我笑,我心里踏实了。一场下来,我发挥的很好,进入了半决赛,同时止步于决赛——太多专业舞者了。我在休息区等她,过了几分钟,她顶着红扑扑的脸说:“我进决赛了!拿了第一!”她握住了我的手,就是这双手,在厕所拉起了我,把我从黑暗深渊拉了出来,它驱散了黑暗,带来了光明。比赛结果出来了,我拿了第三,很不错的成绩。我至今也不知道她姓名。


2021年01月13日

【12月】那双渐渐远离的手--马琳涛
【12月】母亲的手--周韵

上一篇

下一篇

【12月】驱散黑夜的手--张涵蕾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