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禹瀛200061日出生。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初二学生。


参加了第十三届和第十四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并连续两届获得一等奖。


喜欢读书,喜爱写作,喜欢用自己的文字一笔一笔勾勒出理想中的世界。


喜欢看动漫,也爱cosplay,对自己热爱的事物会倾注百分之二百的热情。喜欢在看每一部动漫时体会人物的性格,他们间的羁绊,然后提笔,写下一篇篇故事。


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写作的,只知道回过神来时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平时大大咧咧,爱疯爱闹,写作时却安静了下来,只因我觉得在那样平和的心态下才能写出最纯粹的文字。


喜欢现实风的文学,没有生离死别,没有那些平凡而又老套的虐点。只是压抑的,沉重的如同阴天下连绵不断地小雨。


无奈自己的功底未曾如那般深厚,只能靠剧情来撑起故事。我在努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写出那样的文章。



深夜诡谈之404寝室



 

引子

“你知道K中的传说吗?”深夜,电脑屏幕在黑暗中发出幽蓝色的荧光,会话窗口上暗红色的字体好似干涸的血液,在纯白的底色上显得格外诡异。电脑前的女子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容貌,只有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打着。

“什么?”
    静静等待,直到会话窗口上出现了”正在输入”。

暗红的字再一次跃上了屏幕。

“很久以前,女厕所最靠窗的位子上,有一个学生猝死了。”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

“只是这样?”

这次对方的回答倒是十分迅速:”当然不是。后来一个女生发现在厕所最靠窗的隔间旁,有一个板凳,上面有一个湿漉漉的脚印。”

风吹开窗帘,外面是漆黑一片,诡异的红色光芒照不亮那一片混沌的黑暗,连月亮都那么暗淡。

暗红色还在窗口上蔓延。

“那个女生很害怕有什么东西,就跑回宿舍。谁知道过了几天,那个女生穿着校服,面朝窗户,一脸惊恐地吊死在了那个隔间旁,脚下的凳子上,赫然留着一个湿漉漉的脚印。”

看到这句话女子近乎条件反射地把视线移向窗外。

窗外……有什么?

夜风穿过窗子吹了进来,渐渐侵占这间屋子,带走夜晚残存的最后一丝温暖。

深深呼吸,视线重新转回屏幕。

“警察介入调查,结果想必你也猜到了,自杀。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但K中闹鬼的传说却从此流传开来。”

深深的寒意。

虽然基本上猜到了原因,却还是问道:

“为什么?她穿的是那套红裙?”

回答异常的简洁。

“嗯”

微微颤抖着打下这一行字。

“那……窗户外面……到底有什么?”

寂静,等待。

正在输入。

屏住呼吸,身体不自觉地向前倾。

幽幽的蓝光照在她的脸上。

清秀的面庞有一道血痕,而她好似浑然不觉。

死死盯住对话窗。

正在输入的提示消失了。

深深吸气,等待答案的揭晓。

“啪!”

就在那黯淡的红色文字出现的一刹那,幽蓝的荧光骤然消失,电脑因主机太热自动关机了。

偏偏在这种时候…………

女子一把将耳机扯下来,重重地摔在桌上,然后颓丧地瘫在了椅子上。

重启,却只是闪过一道白光,而后又重新归于黑暗。多次尝试失败后,一切寂静了下来。

一片黑暗。

窗外,一轮血月高高地挂在漆黑的夜空。

 

第一章404 寝室

 

起初我们都没有想到,接下来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叶箬蝶

看着林荫道上来往的人,叶箬蝶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不真实。

梦里无数次出现的K中,她竟然真的考上了……虽然听说有闹鬼的传说,不过……她是阴阳眼,自然不会怕这些。从收到通知书到现在已经很久了,但当她站在校门口时,仍不能控制自己内心淡淡的喜悦。

踏进校门的一瞬间,箬蝶没有意识到今后的日子里,自己有可能都逃不出这所学校。

和煦的微风吹过树叶,阳光飘过它们,洒下一片斑驳的影儿。一切,都是那么祥和宁静,只有不远处的公示牌处是喧闹一片。

叶箬蝶在公示牌前的人群中左挤右挤着,终于看到了寝室分布安排。

“叶箬蝶:404寝室”

真是个让人不舒服的数字。

拉住一个初二的学姐:”请问……404 寝室在哪?”

让叶箬蝶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一脸疑惑的学姐听到她的话之后,脸色突然变得惨白,嘴唇颤抖着,含糊不清地吐出:”我……不知道。”而后拍开箬蝶的手,飞快地跑开了。

叶箬蝶盯着学姐消失的方向,轻轻“啧”了一声,叹道:“真是个怪人……”

慢悠悠地走在学校里,寻找着宿舍,茫然地走了一会,叶箬蝶猛然发现, 自己身边已经没有其他的人了。

四周是一片枫树林,地上有一层落叶,很美,只是……太寂静了。叶箬蝶那一直平静的脸竟然严肃了起来,微微发紫的阴阳左瞳竟然泛起了淡淡光芒,阴眼全开。她清丽的脸紧绷着,贝齿轻咬住下唇,黑色的长发在不知从哪吹来的风的拂动下轻舞着,双手死死地握成拳,仿佛一有动静就会冲出去。

身后忽然传来“沙沙”的声响,那是有人踩在落叶上的声音。

一声淡淡的呼唤。

“叶箬蝶。”

一双冰凉的手轻攀上了她的脖颈。

湿漉漉的。

猛然转身,却在击中对方前的一刹那收住了手。

安易。

看着箬蝶那微紫的左瞳,安易已然猜到了大半,只得叹了口气道:“你的背后还是不能站人?”

听到这句话,叶箬蝶微微一怔,接着左瞳的紫色像雾气一般散去,恢复了最初的黑暗。

叶箬蝶一把拉住安易朝树林外跑去,直到跑回了正道上才停下来,她边喘息边对安易道:“那片树林……阴气……太重了……”安易看着一脸正经的叶箬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箬蝶你正经的样子太搞笑了,哈哈哈……”

对此习以为常的叶箬蝶可比路上那些投来惊异目光的人淡定多了。她看着安易笑完,旋即把这事当作没发生一般说道:”安易姐,我没开玩笑,那个地方阴气重不说,我开了阴眼却什么都看不到就足以说明……”

“那个地方怨气也重。”安易淡淡接道,”或者说,你的阴眼需要升级了!”本来眼熟的气氛被这一句玩笑彻底打破,箬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两眼眯成了两条弯弯的月牙,表情也缓和了许多。

“唉,对了,”箬蝶问道,”安易姐你在哪个宿舍啊?”

安易撇了撇嘴,似是不屑地道:” 404,那个传说中闹鬼的寝室。”

“啊?”叶箬蝶吃了一惊,嘴角却不自觉地微微上翘。

淡淡的喜悦。

“我也在那个宿舍呢。”叶箬蝶对着安易一脸欣喜地道,”安易姐你知道它在哪吗?”

安易摇头,道:”咱们去那边问问吧。”说着便指着远处的传达室说:”走吧。”

有些空旷的路上,两个女孩走着,她们的背影竟有几分相似。

“请问,404寝室在哪里?”安易对着传达室的保安问道。

“出门直走200米,左转就能看见了。” 显然保安是被问过很多次了,显得有些不耐烦。

“走吧。”叶箬蝶拉着安易,快步走出了传达室。

刚跨出传达室的门口,叶箬蝶的脸色”唰”地就变了。”安易姐……”声音冷得出奇。”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安易一时没反应过来。叶箬蝶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这么走过去,是那片树林……”

被黑暗逐渐吞没,不是恐惧,是彻骨的寒意。

长时间的沉默。

良久,叶箬蝶开口道:”走吧,反正不可能换寝室,总要面对的。”

这次他们走得异常缓慢,仿佛每走一步,都是未知的深渊。

叶箬蝶不怕鬼,只是那片树林太过诡异,她从未见过甚至未曾听说过。

完全的未知。

穿过树林,来到了宿舍楼门口。

望着楼门里面,安易倒抽了一口冷气。

整个楼道都呈现一种黯淡的颜色,宾馆似的长走廊,一眼望不到尽头。暗红色的门都紧闭着,忽明忽暗的灯早已无法照亮一切,黑暗处,好像随时都会有人出现。

接着她不可思议地看到:箬蝶的唇角竟勾起了一个似有似无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以为箬蝶被鬼魂附体了,可安易清楚地知道,除了恶灵,再不会有魂魄选择附身到有阴眼的人身上——因为他们的意识不好控制——可是箬蝶的阴眼根本不受她自己控制,会不会…………

不安在安易心中扩散。

“安易姐……”没等安易开口,叶箬蝶就缓缓道,”你一定很好奇我在笑什么,是不是?”一字一句,咬字很清晰,却让安易听得毛骨悚然。

“是。”尽量克制住颤抖的声音。

“因为这里虽然阴森,可是阴气却十分微弱,可见它不但掩藏不了阴气,连手段都是最低级的…………比鬼气更可怕的,是平静表面下的暗流涌动,就像刚才的那片树林,不过……”叶箬蝶顿了顿,”也有可能是因为灵的力量太过强大导致的。不过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些,进去吧。”

看着箬蝶清亮的眸子,安易笑着说道:”整地这么正经干吗?”叶箬蝶挠了挠头道:”显摆一下而已……啊!”话还没说完,箬蝶就被安易重重地拍了一下,后半句的话语只好化为惨叫爆发了出来。

“显摆什么啊显摆!我差点被你吓死好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胆子小啊!喂!你有没有在听啊!”箬蝶一脸无奈地任由安易”殴打”着自己,在她停手时才一脸无辜地道:”很痛啊!”

安易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活该!谁叫你假正经吓得我小心肝一颤一颤的!你陪我心脏!”叶箬蝶看她这样,也忍不住了,冲安易喊道:“你胆子小还好意思说我啊!嗯?”虽说都是喊,不过箬蝶的气场可比安易强多了,安易被她震得踉跄地后退三步,蹲下抱头说道:”我错了还不成吗………….我错了我错了我不应该被你吓到,我不应该胆子小,我不应该被你吓得心肝一颤一颤的,我错了…….叶箬蝶大小姐我错了……”

箬蝶看着这样的安易道:”终于恢复真面目了啊……你个假文艺真奇葩的二货……”

安易见说不过箬蝶,看着眼前被她们忘却多时的宿舍楼道:”切……走!进去!”叶箬蝶“嗤”一笑,道:”说不过我就要干正事儿了啊?哈哈哈……”

“谁说不过你了啊!”

“你呗!”

“谁告诉你我说不过你了!”

…………

风,从树林间穿过,却无法打断两位少女的嬉戏。先前的恐怖气氛已然荡然无存,剩下的,是互相的调侃与打闹。

不知过了多久,箬蝶才拉起安易的手,道:”进去吧…………”

她们的背影,缓缓地被宿舍楼的黑暗吞没。

“喂我说……真的没事吗?”黑暗中,传来一个轻微的女声,是安易。

“怎么?你怕了?”箬蝶轻轻地笑了,带着几分调侃,几分安慰。

“谁怕了!”安易虽然有些害怕,嘴上却仍然不服输地顶了回去。

然而这次箬蝶却没有继续和她开玩笑,而是把手横在安易面前,轻声道:”嘘!别说话!听!”

隐隐约约地,从远处,传来了淡淡的歌声。

凄婉的、哀伤的、时隐时现的歌声,如同镇魂曲一般,把人拉向一个冰冷的、无尽的深渊,一点一点地向下沉,身边的空气越发冰冷,却无法终结。

模糊的声音,却一字一字的,传进了箬蝶和安易的心里。

想要阻止它们侵入耳中,却无论如何都没法做到。

那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却深深地,触动了内心最深处。

“……凌晨的时候突然发现找不到一个人说晚安”

模模糊糊的声音,完全不算快速的说唱,却隐着几分绝望,几分哀伤。

“什么东西?”安易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偷偷地对着箬蝶做着口型。

“我也不清楚……咱们爬到几层了?”

“四……四层!”安易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恐惧的表情。原来微微上挑的凤眼瞪得大大的,满是恐惧。贝齿死死扣住下唇,显然是被吓到了。

“也就是说……我们到了。”箬蝶看着眼前透过大厅传来的阳光道。

“什么……那……那这个歌声,是……怎么回事!”

方才虚无缥缈的歌声,在这一刻更加清晰。

“……穿上黑色的衣服暗红的靴子突然喜欢在半夜散步”。

每一个字都让箬蝶和安易紧张到了极点。

向左转,黑暗的走廊,歌声的源头。

“……幼年时一个白色的下午、我看到了很多蠕动着的虫,它们红的绿的黄的黑的露着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慢慢靠近我忘记呼吸”

诡异的歌词,到底……暗示着什么?

“我们,走吧。”箬蝶轻声对安易道。平静的声音,却不自觉地握紧了安易的手。

寂静的楼道,没有声音,黑暗是那么的厚重,伸手,却无法拨开。

“连同耶稣一起被钉在命运的十字架上,我看着它们嘶声尖叫”

窒息。

箬蝶脑中立刻想到了这个词。

四周的一切太过压抑,心中蔓延开无形的恐惧,不知从何而来,紧紧地束缚住自己。

想说点什么,却开不了口。

“……原谅吧原谅吧我要的只是让我存活的牺牲品……”

声音越来越近,箬蝶停下脚步,看了看身旁的门牌。

408。

“看来还要往前走啊。”她对安易道。

“难道……声音的源头是我们的寝室?”安易有些慌地问道。

这个问题,箬蝶没有回答她。

到了,就知道了,无需过多的猜测。

“……宽恕吧宽恕吧,这一切只是残酷的默片在循环演绎”

407。

歌声还在继续。

“……洗不净肮脏惨白的木偶残缺着嘴角最终回到了那间曾经熟悉的黑房”

箬蝶终于明白那窒息感的来源。

歌声中隐隐透露出的绝望。

406。

“……在体无完肤后冷笑划破皮肤空气中贪婪的血腥味道”

405。

看到门上的数字箬蝶有些发抖,下一间……

404。

“剩下树影的街头,这座城市的安静让我义无反顾”

歌声正是从门里面传来。

箬蝶和安易在门前停住。

深深呼吸,打开了那扇门。

“吱啦……”

箬蝶却怎么都没想到里面竟是这样一幅景象。

女孩坐在床上,披散着头发,专注地盯着电脑,歌声正从那里传出。箬蝶仔细打量了她一番,浓浓的眉毛,大眼睛,脸尖尖的,嘴不大,有些凌乱的头发散在肩上,让她不禁自言自语道:又是一个标准的萌妹子。

一旁的安易可没箬蝶这份闲情,她看到床上的女生腿上的电脑正播着把她吓了半死的音乐,气就不打一处来,碍于第一次见倒也不好说什么,反正也没什么好脸色。

女生抬起头来,道:”初次见面,我是亦凝。”

 

第二章   第一个

 

那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个夜晚,一切之后,我才知道,那个夜晚究竟透露了些什么。   ——叶箬蝶

 

亦凝同样打量着她们,只见这两个人一个微笑,一个黑线。微笑的那个扎着及腰的双马尾,有些发棕的发色,配上蓝色的丝带,很是好看。斜斜的刘海,两边垂下来的碎发到脖子,微微上翘的双眼,虽不是很大,却和她尖尖的下巴配合的异常默契。

面色微微有些难看的那个则是一头蓬松的黑色鲍伯式短发,衬得脸小而白,大眼睛,人偶一般的少女。

“你好。”箬蝶开口道,“只有我们三个?” 

“啊当然不了!”名叫亦凝的女生边说边走向对面的床,从一团被子里揪出了一团杂乱的黑发。”还有这货!”

安易不禁“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道:”这位是……?”

只见她们眼前出现了一个睡眼惺忪的少女,边揉着眼睛边道:”嗯?”

杂乱的黑色短发,微微眯起的眼睛,脸圆圆的,倒是可爱。

“我是叶柒……”她迷迷糊糊地说完这句就接着倒回床上睡觉了。

和着三个性格迥异的室友呆在一起,转眼间,已经开学一个月了。

那晚,月光透过404的窗,飘飘洒洒地落在四个少女的脸上。

“你们听说过这个学校闹鬼的传闻吗?”亦凝压低声音,对着旁边围成一圈的室友问道。

“你是说……上吊的那个故事吗?”叶柒的声音颤抖着问道,她问着,又把身上的被子紧了紧,战战兢兢地缩在被子里。

“对啊,听说……听说失踪的那具失踪的女尸曾经住在这里呢……”亦凝的眼睛闪烁着光芒,显然十分享受看着叶柒被吓到,接着她又道:”过两天就是10月4号了呢,听说……每到这天……鬼魂就会回到自己生前的地方,而且……学校会发生可怕的事情哦……”

“啊!”叶柒终于忍不住尖声叫了出来,”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她轻声呢喃道。

“哎,你也太胆小……”

     “啊啊啊啊啊啊……”

亦凝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寂静的夜晚……

各个宿舍里的人惊慌失措,整栋楼一片骚乱。

“怎……怎么回事?”胆小的叶柒一把抓住箬蝶,手不住的颤抖,整个人如同黑暗中的困兽一般弱小无助……

“我不知道……亦凝,是不是厕所那边传来的?要不……我们去看看?”箬蝶握住叶柒的手安慰着她,同时对着亦凝问道。

“大概吧……咱们去看看吧”亦凝的语气里竟然带着几分激动,箬蝶听着,心中暗道:”真是个怪人……”

她们向女厕的方向走去,留下宿舍里受惊的两人。

接着,她们看到了令她们毕生难忘的景象……

女厕原本洁白的墙壁上开满了血色的莲花,缓缓地,在墙上蔓延,一点点的,占领了墙壁,绘成了一幅妖艳而诡美的图画。

镜像中,一个女生脸朝下趴在地上,右手腕的动脉处被玻璃碎片扎伤,血正从那里流出,左手正在地面上划动着,显然是在写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左手划动的幅度越来越小,最后,归于平静……

生命的迹象消失,显然灵魂离开了这具苍白平静的躯体。

箬蝶和亦凝呆呆地站在那里,就算胆大如亦凝,也不能接受这样的情景吧…………

“杨柳……”一个箬蝶从未听过的女声轻轻道,语气里透着淡淡的悲伤,但更多的是惊恐……

叶箬蝶和亦凝这才发现一旁的女生,显然,刚刚那声恐惧的尖叫是她发出来的。她目睹了这个被称之为杨柳的女生的死亡?箬蝶和亦凝同时在心里想道。

之后,便是深深的沉寂…………

“呃……”还是箬蝶打破了沉寂,她对那个女生道:”你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那女生猛地抬起头,眼睛死死地盯着箬蝶,良久才开口道:”我……我半夜想上厕所,可是……因为学校那些传闻……我不敢……不敢一个人来上厕所,就……就拉上了杨柳,然后……然后……”她的声音突然变得十分惊恐,语速也快了起来,”然后我和杨柳从隔间出来时……杨柳她……她……”那女生睁大了眼睛,映着杨柳在血泊中的躯体,”……不小心踩到了那滩水……滑倒时挥舞着手臂……打翻了水池旁的雕像,然后……”她终于忍不住了,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手掌里,含糊不清的声音传进箬蝶的耳朵里,”雕像的碎片扎进了她的动脉……血就……就……”女孩终于崩溃了,声音好像混进了悲伤的眼泪,”是我害死了杨柳……是我!是我害了她!”痛苦和悔恨在一瞬间湮没了她。

“……”叶箬蝶静静地听她讲完,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她以示安慰,而亦凝的眼睛却看着杨柳左手曾经划过的地方,对着箬蝶道:”咱们看看杨柳留下了什么……”说着便走向了那里,蹲下查看。

看到那血字时亦凝和箬蝶都一阵失望,心道:”要是上来就看……就不会这样了……”

   那血字已然和血泊融为一体,只留下一个大大的“E”在那里……E?那是什么?箬蝶和亦凝心里被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是提示吗?凶手……还是其他的什么呢?

正这么想着,她们耳畔忽然传来宿舍管理员王宏宇的声音:”都给我出去!”箬蝶无奈地耸了耸肩,王宏宇虽然已经三十岁了,长不算丑,甚至可以说有几分姿色。但是在她们眼里王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舍管大妈,不过……要是顶撞了她,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为此,箬蝶和亦凝听到这句话立马从厕所里退了出来,正要出门之时,王宏宇忽然拉住了她们。

“今天在这里看到的事情,千万不能说出去……”

谁也不曾听过王宏宇那么轻柔的语气,像梦呓一般,却又分明显示着那强烈的警告……箬蝶和亦凝被她语气里的威严压迫得连连点头,慌忙倒退出了昏暗的女厕。

在回到寝室的路上,亦凝和箬蝶一直魂不守舍地猜想着那个用鲜血书写的“E”的含义,于是,安易她们便看到了这样一幅景象……

两人双眼无神地慢慢走了回来,机械地坐到了床上,仿佛被抽去了灵魂一般,单纯地执行着操控者的命令,没有任何的思想…… “究竟是看见了什么样的景象啊……”安易看着两眼空洞的箬蝶,在心中暗道。

不过……老师说过……每个人看待问题的方法是不一样的呢……

叶柒依旧缩在被子里,看着对面的亦凝,不停地打着哆嗦,连亦凝都成这样了……那得多可怕啊……”

安易拍了拍亦凝,道:”喂,你看见什么了啊?”

“嗯?”亦凝一个哆嗦清醒了过来,箬蝶倒是继续想着,不过显然不似刚才那般样子了,眼神恢复了以往的光芒……

安易看着回过神的两人,有些急切地趴在床边的栏杆上,低下头问道:”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是……”亦凝刚要开口,叶柒却突然尖声道:”先别说……你先别说……等一下……”

众人的眼神全部落到了叶柒的身上,半是疑惑半是好笑地看着她。

只见她把头也钻进被窝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带着几分害怕几分期待却又有几分兴奋地对着亦凝道:”好了……你开始吧。”

安易静静地看着叶柒这一通忙活完,忽地”噗嗤”一声笑起来,因为忌惮是晚上,又出了些奇怪的事情,才没有像那天在路上那般放肆,却也渐渐地变成了”咯咯”的笑,在她的感染之下,整间寝室的人甚至包括叶柒都开始笑了起来。”好像……这夜晚,也不那么恐怖了呢……”听着室友笑声,叶柒不禁这样想道。

但是,当亦凝开始讲时,她立刻发现,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

说亦凝胆子大真不是白说的,她几乎无视了自己所受的惊吓,开口便故作神秘地道:”女厕所里死了一个人!”

这一句话可真如惊雷一般,在每个人的心中炸开,安易立马失声叫了出来:”什么!”

现在,就连本来不是特别在意这件事的安易的眼睛都死死地盯着亦凝,她一下子成了寝室除箬蝶外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就算胆小如叶柒,也都想知道在这个黑夜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亦凝显然十分享受这样的感受,她继续用低沉而阴森的声音缓缓道:”那个死去的女生好像叫做杨柳,半夜她的室友害怕就拉她出来一起上洗手间,结果啊……”亦凝讲到这里时忽然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显然她很喜欢吊别人的胃口。紧接着,她把一直手挡在嘴边,继续压低声音道:”杨柳踩到地上的一摊水滑倒了,她的手臂不停挥舞着想扶住什么东西,没想到却碰倒并打碎了水池上的那个雕像,雕像的碎片落到了她右手即将落下的地方。然后就听见了”扑哧”一声,碎片进入了她右手手腕上的动脉,血一下子喷涌了出来,有的还溅到了墙上,就像红莲一样的图案被人画到了墙上一样呢~”

亦凝越讲越兴奋,全然无视快要被吓哭了的叶柒。

“这时,杨柳的左手忽然动了动,在白瓷地上用鲜血书写着什么,她写着写着,手划动的频率越来越慢,最后……就不动了。”

安易皱了皱眉,对着亦凝问道:”那血字,写的是什么?”

亦凝摆了摆手,道:”你别那么心急啊,这不正要说呢吗?然后我和箬蝶,就走进那血字旁,哪知……哪知血泊正慢慢湮没着她留下的字迹,我们看到时,只留下了一个大大的‘E’…………”

待亦凝说完了这句话,整个宿舍都陷入了寂静。

安易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如果只是那样,不可能把箬蝶吓成这个样子,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一定要找机会问问她,安易在心中暗暗想到。

 

 

第三章   心不在焉

“叶箬蝶同学!”化学老师最终还是被箬蝶盯着黑板发呆的行为气得浑身发颤,粉笔被重重地摔在了黑板上,一分为二,伴着清脆的声响,滚落到了地上。

“喂,箬蝶,老师在叫你呢。”安易捅了捅旁边的箬蝶,道。

“啊?”听到安易的话,箬蝶“飕”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道:”老师您叫我什么事?”全然没有意识到老师的怒气,迷茫的箬蝶使老师更加生气了。

“请你解一下这道题!”被气得脸通红的老师用教鞭狠狠地敲了下黑板上的那道题,已然写上去的粉笔字都被他震掉了几片白色的灰。

“呃……呃……”就算底子再好的箬蝶也架不住好几节课没听讲,更何况这是她最不擅长的化学,她只能支支吾吾却回答不了一个字了。

“坐下听讲。”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得让她坐下。

“喂我说你今天怎么了?不对你这几天怎么了?”她坐下后,安易就在她耳边低声问道。接着她好像想到了什么,把手挡在嘴边,压低声音道:”还是说,你那天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听到安易这么说,箬蝶才猛然回神,转过头来盯着她,刚要开口却被安易用两根手指堵住了嘴。”嘘,既然王宏宇说过你不要说出去,那我们就不说出去。”她转了转眼珠,”下节课是音乐,逃课去宿舍楼的厕所吧,正好是事发地点。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点关于E的线索呢…………”

接着她又转身对后排的亦凝道:”帮我一把。”

得到的是轻轻的一声:”嗯。”

课间,两个身穿白色衬衫的少女偷偷地溜进了宿舍楼。 

四层的厕所里,两个女生手撑着洗手池,肩并肩地聊天。”你那天到底看到了什么?”安易小心翼翼地询问着箬蝶,有些害怕,却有更多的期待。

“我看到了……女孩……你知道的,就是阴气,在那个女孩身边漂浮着,完全没有目的性……只是存在着很正常……可是……我昨天发现……..我不能再开启阴眼了。” 箬蝶拖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道:”究竟是为什么呢?”

安易就没有她那么淡定了,”什么!你说你不能再开启阴眼了?”

“……从来没有过的……”箬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巨大的声响打断了。

“谁在里面?”从远处传来了可怕的咆哮声,是王宏宇。

不会是被她发现了吧?箬蝶和安易心中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

当然,之后的一个叫声却让她们立即打消了这个想法。

“啊啊啊啊啊啊我错了还不成么!真的没有睡醒啊!!!”柒柒的叫声传到墙上,又立刻被反弹了回来,飘荡在整栋宿舍楼。箬蝶眼前几乎立刻就浮现出了宿舍里的惨样:东西随意地丢在地上,完全没有打理的白床单,埋在被子里的柒柒忽然就被舍管大妈从被窝里扥着头发揪了出来,睡眼惺忪的柒柒睁开双眼,对上王宏宇那张凶神恶煞般的脸……得受多大惊吓啊?

所以说……开不了阴眼什么的……哪里有柒柒惨?想到这里箬蝶抿着嘴偷偷乐道,生怕出了声被王宏宇听见。

安易可不能像箬蝶一样憋着不笑出声,很快,整间厕所也笼罩在她的笑声之下了。

她笑的时候,箬蝶便趴在厕所墙上听着外面的声响,直到王宏宇远去的脚步声消失,她才长长地舒了口气。

安易凑到她的耳边轻轻道:”所以……杨柳什么的不用管了……走,上课去!”

两个少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操场上。

可是,平静又能保持多久呢?

她们身后的草丛中传来窸窣的声响。

 

第四章         新住户(上)

星期五。

亦凝正和其他三位少女说说笑笑地走在灰色的小路上,身后灰色的教学楼寂静无声。身边的树叶泛着黄打着卷,即将落下。同往常一样,除了箬蝶外所有人都规规矩矩地背着双肩背,只有箬蝶一人让一边的吊带耷拉着,用安易的话说,就是箬蝶这傻子在耍帅。确实,即使穿着黑色的西装,短裙及过膝袜这样呆板的制服,从箬蝶身上仍能看到一种俏丽的感觉。

“呼……终于到周五了,这一周真是可怕啊……”叶柒低着头,百无聊赖地踢着眼前的小石子,长长地舒了口气。”是啊……特别是你,被王宏宇那个舍管大妈给揪住了,唉……好凄惨啊。”亦凝阴阳怪气地乐道,假装惋惜地叹了叹气,摇了摇头,逗得安易和箬蝶咯咯直笑。把柒柒气得满脸通红,别扭地扭过脸去,”哼!”

就这么打打闹闹着,到了校门口,”该说再见了,”亦凝笑着对其他三人道,”那,周日见吧。箬蝶别忘了把作业答案发给我呦~。”“滚吧你!”箬蝶笑着推了她一把,朝着转角走去,慢慢消失在亦凝的眼中。

亦凝看着身边的舍友一个个地消失在自己眼前,忽然勾出一抹笑容,静静地向家的方向走去。眼前是灰色的天空和一望无际的高楼,黯淡无光。死气沉沉的世界,我们究竟是为什么而行走着?亦凝不禁在心底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低着头,看着浅灰色的石板路,慢慢地走回家。

“吱——”随着铁门的打开,发出了一声刺耳又尖锐的声音。亦凝看着两边西装革履探身为她打开大门的人,不禁一阵厌恶。”真是的,她想,”这样的家庭,真是无趣呢。”

亦凝默默地穿过了长长的石子铺成的路,走到屋子里,“嘭”地把房门一关,趴在窗口眺望着。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噌地一下从包里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舞着,播出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嘀——”

 “嘀——”

“喂?”听到那个声音的瞬间,亦凝烦躁的心忽然间踏实了下来。”小~柒~柒~”和刚才的冷淡完全不同,亦凝用几近变态的声音叫着电话那头的人的名字。”喂亦凝你个变态,刚欺负我又想来讨好啊?哼,才不吃你那套!”叶柒的话虽然这么说,可是她还是开心地和亦凝聊了起来。

“今天晚上上完课有时间么?”亦凝靠着墙,问道。

“你又想干吗啊!”叶柒在人流涌动的公交车上,听着那头平静的声音就来气。

“今天我爸妈不在,来我们家玩么?”亦凝听着那边嘈杂的声音,就知道叶柒一定快被挤成肉饼了,眼睛都笑弯了。

“行啊……”叶柒在被挤成肉饼之前发出了”临终遗言”。

“那拜拜~”亦凝带着笑音地对着电话道。

“嘀、嘀、嘀、嘀”一听就知道电话又被挤断线了。亦凝叹了口气,静静地等待柒柒的电话。

坐在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床上,看着对面洁白的墙上钟表的秒针一格一格地移动着,亦凝突然有些怀念宿舍凌乱的床单以及满地的零食包装纸。她好似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一个从未用过的号码发了短信。

“箬蝶~你猜我是谁~?~\(≧▽≦)/~啦啦啦~”一串凌乱的表情符号,和没几个字的正文,就这么轻轻地按了发送键。

接下来就是静静等待,回复的时候了。

“那么无聊的还能有谁……亦凝你好亦凝再见……”接到的回复让亦凝哭笑不得,真是的,明明那么话唠,回复的短信还真是冷淡呢。

“喂我说,今天晚上有时间么?来我家玩吧O(∩_∩)O~柒柒也来哦~”还是花哨的表情符号,用亦凝的话来说就是,那么萌的表情不用可惜…………

“行,一会儿给我你家地址,我马上出门。”箬蝶回复的短信让亦凝目瞪口呆,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手指才开始在上面滑动。心想:真是个果断的人…………

十分钟后。

“叮咚——”亦凝拉开了大门,微微抬眼,看到了箬蝶那张欠扁的脸。”进屋吧……”她拉开门,闪开一条道,对箬蝶道。”叫我来干吗啊?亦凝大小姐?”箬蝶边笑边走进屋门,无比放肆地倒在了亦凝那张单人床上,软软的床当然承受不了一个人的重量,轻轻地陷了下去。

“起来!别趴着!我找你是有正事!”亦凝挥手就要打,箬蝶见事情不妙,立刻从床上一骨碌地爬了起来,道:”什么正事啊……?”

“喏,你看。”亦凝指着窗外道,箬蝶顺着亦凝手指着的方向看去,正看到了一辆巨大的卡车,看样子是搬家公司。”怎么?这点小事找我干吗,我又不能搬东西……”箬蝶扔给了亦凝一个白眼。”哎呀不是这个啦!你看搬来的是什么人?”

顺着亦凝手指的方向,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已经到这种程度的人,为什么会费此周折来到这里?箬蝶有些疑惑,当然亦凝也是如此。”所以,你不觉得很蹊跷吗?”亦凝戳了戳箬蝶,希望她能够给自己一些提醒,”要不你开阴眼看看?”她试探性地问道。

面对亦凝的要求,箬蝶只得苦笑着摇摇头,道:”别找我了……那个女生死的那天,阴眼就没法再开了。”看来……这个k中的传说,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什么!”亦凝很是震惊,怔怔的盯着箬蝶,道:”是……这样么。”她叹了叹气,”看来……就算这个人真的有问题,或者说她不是人,我也只能静观其变了。”正在亦凝死死地盯着楼下的那个老人试图找出一些猫腻的时候,箬蝶突然开口道:

“我能感觉得到,那个人身上,有很重的煞气。”

那声音异常的平静,淡淡的,仿佛来自另一个时空,平静地阐述着这个事实。”即使离了这么远,在我无法使用阴眼的情况下,仍然能够感到这么重的煞气,那么,她的来历,一定不一般。”

“这种人,或者生物,不是厉鬼就是杀人狂。”

“所以,小心点吧。”

亦凝在一旁听得毛骨悚然,声音有些发抖,刚想开口要求箬蝶留在这里一晚,箬蝶边缓缓开口道:

“今天晚上,我陪你一晚,看看,到底会怎么样。”

深夜,庭院的过道处,矗立着一个僵直的人影。

 

第五章  异变

异变来临时,我们谁也没有感受到。

                            ——叶箬蝶。

整片天空阴沉沉的,箬蝶早上起来便感觉胸口闷闷的,一看对面的亦凝也是这个样子,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亦凝,你也……?”她对着对面面色苍白的亦凝问道。不……这个时候苍白已经不能形容亦凝的脸色了,那分明就不像一张人类的脸,没有一丝血色,就好像……在冰室中放置好久未曾腐烂的尸体一般。

“你说对了……从今天早上,不……是昨天晚上开始,这里就变得异常阴冷,感觉,喘不上气来……怎么办?”亦凝断断续续地说出这段话,却惊恐地看着箬蝶的头低低地垂了下去,阴影打在她褐色的长发上,看不清脸庞。

“箬……箬蝶?”她颤抖着声音叫道。之前亦凝的胆子虽然大,可毕竟不是自己处在危险之下,可是现在,在这样诡异的空间,箬蝶突如其来的异变,纵然亦凝胆大,也不可能不动声色。

箬蝶听见她的话,缓缓抬头,亦凝惊恐得看到,她的右眼,变成了鲜艳的紫红色!”麻烦来了……”她轻轻地对亦凝说。

听到那个熟悉而又轻柔的声音,亦凝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她静静地听着箬蝶的叙述,没有作声。

“我的阴眼,只有在最紧急的关头,才会自动开启,变成紫红色。这也不是你们经常说的阴眼全开,只有它变成血红色时,才是真正的生死关头。可是这样……已经很令人担忧了,不知道……我的能力,能不能解决这样一个大麻烦。”走一步看一步吧……她在心里想着。她的心里,渐渐涌上了一种感觉。那感觉很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眼睁睁地看着朋友往一个陷阱里走,自己有能力搭救她,可是中间隔了一块玻璃,自己还是无法做任何事,只是……

她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对着亦凝说:”去外面看看吧。”

在雨中漫步着,不停地有路人对箬蝶投去恐惧的目光,当然是因为她那只紫红色的眼。

忽然,她停了下来,扯得亦凝一个踉跄。

“你看。”她道。

不远处,有一对在雨中站立不动的母女。

 

第六章

“过去看看……她们在干什么?”亦凝扯了扯箬蝶的衣角道。

阴沉的雨轻飘飘地落了下来,像水雾一般轻柔,却仍浸湿了路上行人的衣衫。很多人都抱着头急速地跑到最近的车站,带着伞的人则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那些湿透了的人。伞下,一双双冰冷的眼。箬蝶的衬衫已经湿透了,头发一缕一缕地贴在了脸的两侧,马尾上不停地滚落着一滴滴小水珠。

那对母女,依旧没有动弹。

箬蝶拉着亦凝,赶上前去,看着站立不动的那两个人。

苍白的脸颊,精致的五官,好似人偶一般的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四五岁,却让箬蝶感到不寒而栗。她的眼睛,失去了光彩,却依旧能看出她很绝望。那是一种绝对不会出现在一个这样小的女孩身上的。究竟,会是什么呢?

亦凝观察着那女子,渐渐觉察到了异常。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好似弥漫着一团雾气,空洞。白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那是一种对这个世界了无牵挂的淡然。她的手中握着一个银灰色的手机,上面有一条短信。

亦凝拍了拍箬蝶:”你看,她手里的手机上写着什么,我们去拿下来……”看来,她已经完全把这对母女当成死尸一般,不,是蜡像一般对待了。”好啊……反正……她们有颜色……”箬蝶的回答让亦凝摸不着头脑。

“啥?”

看着一边眉毛高高翘起,另一边眉毛紧皱,充满了疑惑的亦凝,箬蝶道:”我的阴眼……是看不到任何色彩的……除非……”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转而道,”放心去拿吧……”听着她淡淡地叙述了原委,亦凝壮了壮胆子,伸手去掰那女子的手指。

触碰到那女子的一刹那,亦凝已经明白,箬蝶阴眼的判断,是对的。手指,无比的冰凉。触碰着凉凉的手指,亦凝忽然有一种反胃的感觉。她迅速地抽出手机,远离了那个给她带来恶心触感的女人。

好不容易克服了从死尸手里取东西带来的感觉,亦凝看着那条信息,感觉自己被骗了一般。上面赫然写着一个不知是什么意思的句子:jtcyzw!”这是什么玩意!”亦凝很是气愤,自己恶心了半天得到这样一串字母。”先把它记下来吧,一定会有用的……”箬蝶看着亦凝,笑了一声道。

“看来这地方果然有问题!这么奇怪的句子!”亦凝嘴里嘟囔道。

 这时,箬蝶好像突然知道了什么似的,道:”你不觉得,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串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句子,而是……”

“是什么?”亦凝有些不在意地问道。

“这对母女这么站着,为什么只有我们发现了?我们研究了这么半天,为什么没人注意我们?”

亦凝打了个激灵,她环顾四周,确实……人群在言语中来往匆匆,却没有一个人往这边看一眼。

忽然,失去手机的手指,微微地动了动。

 


2014年12月25日

王佳圆
张鹏

上一篇

下一篇

张禹瀛

张禹瀛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