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淑荣,女,20009月出生于陕西省榆林市,现就读于榆林市一中七年级,任本班班长,学生会委员。现被聘中国少年作家学会陕西省分会理事。

       2011年加入中国少年作家班学习。201120122013年“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三、二、一等奖。30余篇作品在《柏林街头丹麦情歌》、《与你共一场盛夏光年》、《樱花树上的西表山猫》、《梧桐与枇杷》、《中国少年作家杯获奖作文作品选》、《你若盛开  清风自来》、《少年作家》、《少年月刊》、《陕北娃》等中出版。

      2011年加入了榆林市作家协会后,2011、2012年连续被中国少年作家班评为“优秀学员”。全国青少年爱国主义读书教育活动中多次获优秀奖。多次被《少年月刊》、《陕北娃》等评为“小作家之星”“优秀小写手”等。

    文学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是清晨的拿铁,醇香浓郁、回味悠长,又如午后的清茶,沁人心脾、淡雅芳香,是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始终坚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也许只有当我徜徉在文学的空间里,才是真正思想的返璞归真。

          巴图湾之游

 

放寒假的时候,我们一家到了乡下外婆家,期间我们还去了一趟附近的巴图湾,这是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地方。我们一行人:爸爸、大姨夫、哥哥、姐姐和我,从外婆家出发。

一路上风景很好,我们开车行了40多分钟后,终于到了目的地。下了车,我们一路边走边唱,来到了一个湖边,看起来是养鱼的,不过河面上都结了冰。我们又绕到湖的后面,有一条小溪,水还在流动,只有岸边的水结成了薄冰。

河岸边有不少单贝,大姨夫说夏天来可以捡到很多的贝壳,可惜现在是冬天,就算有贝壳也被埋在了淤泥下。哥哥决定去寻找贝壳,我也跟着去了,我们走了不远就看见了小溪的尽头。这时,哥哥看到了水面上有波动,类似泡泡,我把手中的木棍地给他,哥哥试了好多次才把它夹起来,却发现只有贝壳。正当我们准备继续寻找时,爸爸催我们回去了,我放下手中的木棍想,要是让我们多待半小时,一定能找出完整的贝壳。

虽然我们前去的主要目的是买鱼,但我们玩得很尽兴,虽然我们最终没有买到鱼,但我们的心情依旧好。另外,我们到了巴图湾跟谁都没打电话,一是巴图湾位于内蒙古,距离较近二是为了图个清静。

 

北方·夜

 

    北方的夜。不像南方,夜夜有草虫欢叫、繁星缠绵,天空永远像一片湛蓝的大海,总是水波荡漾,美景在微风泛起的涟漪里时隐时现。北方的夜,总是高傲地待在天空,倔强地不与人往来,偶尔外出旅行的流星,见了他,只匆匆地一闪而过,不愿多做停留,小星星们也只与云朵结伴嬉戏。哟,莫不是北方的夜太冷漠,让大家都呆在屋里,不敢出来了吧。

北方的夜。不像南方,柔情似水,使人只望一眼便沉醉其中,清秀的气息,总是弥漫在夜色下的江南小城,舒服到极致、慵懒到极致。北方的夜,总是昂首挺胸,骨子里充满了天生的洒脱与傲气,坚强之中,又搀了一点迷离,仿佛将自己的心扉紧紧关闭。人们总是喜欢去观察柔情似水少女般的夜空,而刚硬粗犷的无半点星光的夜,又有几人能读懂呢?

北方的夜。不像南方,碧空如洗,没有半点污渍,即使是行走在充满泥泞、布满荆棘的小路上,也会优雅地提起碎花裙,蹦跳着走过。北方的夜,总是不顾前方的种种的未知和危险,不论多深的水都会勇敢去趟,不管多危险的路也会独自去闯,就算最后满身泥污、遍体鳞伤也没有关系,生活就像一朵只有经历过风雨才会开出的花,夜,大概早已知晓吧。

北方的夜。不像南方,未干的墨迹在绢绢画纸上渲开淡淡的晕染,细嫩的手法勾勒出优美的线条,历史的平静祥和也被带入其中。北方的夜,总是用布满老茧的手书写着过去的往事,笔走龙蛇、刚劲有力,沧桑的声音,在夏日的严酷中、在冬日的严寒中,忽远忽近、若隐若现地讲述着历史,演绎着沧桑,似微风、如暖阳,给了人们心本质的坚强。

北方的夜。虽然没有半点丰富的色彩,却孕育着人间最真挚的情感;虽然没有一点平和的性格,却在刚强中体现着独特的柔情。波澜不惊是他的胸怀,默默无闻是的他的品质,一丝不苟是他的态度,朴实无华更是处处体现了他的内心。深沉如山的爱,养了北方的人,醉了北方的情,暖了北方的心……

 

 

                                 本子

 

这是一个精美的笔记本,主人在上面写了许多重点好用的考试技巧,本来就学习好的主人因为这个本子,成绩更加优秀,主人也因此更加的喜爱本子。可是有一天,主人弄丢了这个本子,主人很着急,每天只想着找本子,学习成绩也明显下降了。

本子在一个街头被一个农民工捡到了,农民工一回家就把这个本子递给了他的儿子,男孩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本子,连忙跑到自己的床边,趴在床上轻抚着本子的封皮,小心翼翼地翻开后,惊喜地发现上面写上了不少考试的技巧,正是下学期要用到的。男孩找来一截铅笔头,在一个废弃本子的背面写上了那些技巧,然后又写上了自己平时的笔记,他准备把这个本子送给学习差的同桌。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本子又阴差阳错地回到它曾经的主人手中,主人看到本子,高兴地想,本子终于回来了!不过当他看到里面新增的公式时,主人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这里面的公式适用不同年级,主人认真复习了这些公式,并暗下决心,让这本子帮助更多的人,不让本子再回到自己手里。

从这个本子开始传递的第一刻起时,它的主人,就变成了“大家”。

 

                  初夏颂雨

    

傍晚,天还没有黑,就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我刚刚跨出校门,就被这细碎的雨滴打乱了思绪,脑袋里正思考的一道道方程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心的欢喜,我不由得赞叹道:好美啊!

初夏的天气,空气里混合着一种暖和的温度,不像盛夏那么热,也不像初春那么料峭,在空中欢快地飞舞着、跳跃着。现在,清凉的雨丝驾驶着飞船从天上来做客,他们是要来和我们一起欢笑。每当一个小雨滴在地上、身上,迸起一朵朵娇嫩的水花时,那暖和的温度便擦着地面、擦着人们的脸庞,去接可爱的水花。凉爽的雨点与温暖的空气,明明在洁白的纸上是一对倔强的反义词,现在竟成了亲密的好友,这多么奇妙啊!

路上,大大小小的水洼在欢唱,迎接着一位又一位新加入的成员,美妙的歌声不仅让小孩拍手欢叫,甚至还勾起了大人们对童年的回忆——瞧,他们一个个如孩子般踩水洼呢!人们似乎特别喜欢这调皮的初夏的雨滴,这是比春雨更让人觉得舒服,比秋风更让人感到凉爽,比冬雪更让人觉得纯洁的自然的怀抱啊!

这初夏的雨滴,是那么清凉,这雨中的世界,是那么清新。

街上的人们不但不急于回家,反而叫更多的人走出家门来体会这雨的滋味。可爱的小妹妹在俏皮的夏雨的簇拥下禁不住笑出声来,雨点打在她柔软的长发上,像珍珠做成的发夹;雨点落在她美丽的衣裙上,像橱窗里精美的饰品;看啊,雨点在亲吻她又长又翘的睫毛了,这多像安徒生笔下的童话世界啊!

这雨点,清洗了城市的一切,也舒展了城市的一切。街道旁的树木舒展了挺拔的身躯;花坛里的花儿,舒展了俊俏的脸庞;草地上的小草,舒展了蜷曲的身体;就连整天住在小小格子里的人们,也舒展了欢快的笑脸。人们亲如一家,分享着夏雨带来的幸福,人与人之间充满信任,这难道不是夏雨的功劳吗?

初夏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那是他在人们心里留下的幸福印记。

 

        冬雪

 

雪,洁白无瑕,从它们离开家的那一刻起,它们的命运便注定了。它们就像一群小天使,从天空中落下来,踩着轻盈的舞步,和风一起翩翩起舞。它们在空中不停地变换,分散开如盐粒般大小,聚起来像鹅毛般飘落,雪,就这样悄悄地与万物共处。

初见今年的雪,是在我家的窗外。我打开窗,深呼一口气,却被吹乱了思维的航线,在空中玩着碰碰车,不过很快又恢复了过来,在全新的道路上开始了全新的旅程。雪有的时候会莽撞地触到我的手,然后变成一颗水珠调皮地对我眨眼睛,水珠的体温凉丝丝的,就像冰激凌。雪越下越大,我关上窗,看着雪纷纷扬扬地落下,心也随着纯洁起来。

最近一次见雪,是在乡下外婆家。雪,用我们听不见的声音悄悄地下,不一会儿,小院被盖上了一层雪被,穿上了雪衣,戴上了雪帽。踩上去嘎吱作响,我漫步雪中,可爱的小鸡跟在我身后,摇摇摆摆地走,雪地里的脚印如同小精灵般,在洁白的画纸上跳动。雪,这美丽的仙子,伴随着人们度过一个又一个冬天,就像人们的老朋友,如家人般亲切、密不可分。我们与雪,仿佛在生命的开始,就约定好:永不分离。

 


                嘿,Ice Boy

 

    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即使用手强撑住脑袋,还是抵挡不过地心引力的作怪,刚才还浑浑噩噩似灵魂出窍,再过一秒整个人便“扑通”一声倒在桌上,昏昏沉沉的脑海里最后一刻回响的,只有以后再通宵看漫画就砍掉自己的手的念头。

脑袋不知瘫痪了多久,在放学前十分钟前却准时重启,这怕是自己开学以来形成固定的生物钟吧。照例,迟影把课桌上为自己打掩护的“道具”——今天所有课程的书本收拾进去,每上一课同桌便把要用的书本放在最上面,这已经是默契了。收拾完书本,发现全班突然安静下来,正当奇怪地四处张望时,发现老班从门外领进来一个少年,蓬乱的短发、精致的五官、白衬衫加牛仔裤再配上帆布鞋,引得众多女生尖叫。心里正吐槽这是文艺青年的化身,抬眼便瞥见了他冰冷的眼神,心里更不屑了,心想他是吞下了一把匕首还是含笑半步颠?正想到这儿,老班突然对少年耳语几句,少年便径直背着包,走到同桌旁边,修长的手指点了点清脆的桌面,说道:“同学,我可以坐这里吗?”口气决绝而不容置疑,本以为同桌会“坚守阵地”的,可没想到同桌愣是着了魔似的收拾东西,然后冲到最后一排。“No!”心里大叫一声不好,心想你要走了谁帮我打掩护啊!一转眼,他便像风似的坐在我旁边,好闻的肥皂味化成一阵寒气逼来,脑袋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旁边少年声音响起:“叶寒。”叶寒,他的名字吗?“迟影。”这就算打招呼了吧。

虽然已经知道他的名字,迟影还是喜欢称他为“Ice Boy,尤其是每次刚有睡意时便被拍醒,迟影更是在心里愤愤地骂这个不近人情的Ice Boy。那又能怎样呢?迟影没那个胆量反驳他,就凭他冰山一样的性格,迟影看他一眼便觉得跌入了千年冰窟,更别说与他争论了。但人的忍耐终究是有限的,终于在Ice Boy第N次吵醒她后,终于忍不住,做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反击——一个幽怨的眼神。虽然换来的是更冷的感觉,但她终于迈出了与人类发展史毫无瓜葛的重要一步,这天她破例正常了一上午。

很快,Ice Boy的大名便传遍了全校,只因为校庆上一支钢琴曲。迟影真的不知道他弹的有什么好的,只不过弹得快了貌似有手抽筋的危险罢了,其余对迟影这种人来说实在没多大吸引。但迟影明显感到了校园里的一丝“风吹草动”, 比如Ice Boy走到哪里都是围拢来一堆星星眼,比如课桌里每天满满的零食。对于这些,迟影不但没觉得麻烦还很高兴,因为那些零食大多都在迟影肚子里进行了“腹葬”,迟影当然很乐意。

接下来的日子里,迟影又开始过起了规律的生活,每天早晨背着书包到学校,爬着补十分钟的觉,然后被Ice Boy揪起来读英语,然后一边吃零食一边听课,下了课还要给Ice Boy复述一遍定义,虽然平常但能使迟影的成绩上升不少,这也让迟影不再那么讨厌Ice Boy。

本来迟影以为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下去,但造化怎么可能让人就这样平淡的过完这短暂的一生。

Ice Boy遭到了全校同学的冷落,或者说是歧视,原因只是Ice Boy胳膊上的疤,那天迟影来到学校,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同学们都在窃窃私语,迟影走到位置上,发现Ice Boy枕着右臂,左臂放在下面,与往常神采奕奕的Ice Boy大不一样,“怎么了,你不舒服吗?”Ice Boy抬起头,看见迟影关切的眼神,边苦笑道:“没事。”边抽出了左臂。迟影差点没叫出声来,Ice Boy整个左臂上布满了疤痕,真令人怵目惊心,怪不得Ice Boy以前不管多热都只穿长袖不穿T-恤。不过很快,迟影就平静了下来,她明白了同学们窃窃私语的原因,而且她也明白,如果这时候连自己也排斥他,那么他的精神就可能会彻底崩溃。

迟影平复了心情,还是像往常一样若无其事地坐下,书包一放便倒头就睡,不过她还是眯了一点缝偷看Ice Boy的神情,见Ice Boy并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才放松了精神睡过去。过了十分钟,胳膊上一阵熟悉的痛楚把迟影从KFC里拉到了现实,迟影擦擦口水,拿出课本读英语外还不忘瞪了Ice Boy一眼,可Ice Boy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反击,而是一声不吭地看着书,迟影头脑风暴了一下,觉得凭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的打败这些黑洞般的舆论,正这么想着,脑袋上边挨了一下,迟影急急忙忙拿起书,开始装模作样读起了英语。这么读了一会儿,老班进来了,说是学校最近要举行一个活动,要求同学们报名参加节目,好的节目就有机会上到市里的比赛,并且还自作主张地说:“叶寒,回去练一支钢琴曲,最有水平的那种。”还好老班说完就走了,不然她一定会被班里的嘲笑声吓一跳,“哎呦!,就他那样还弹钢琴,配音的吧。”迟影听得出这是平时跟“Ice Boy最紧的女生的声音,“就是,不怕胳膊残废呀?”“什么呀,他本来不就是残废么?”“哈哈哈……”班上一阵哄笑,迟影忍不住了,刚要站起来为“Ice Boy辩论就被拉住,“Ice Boy的声音传来:“算了,让他们说吧。”迟影叹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去,任凭班里的喧闹声像炸雷样震破耳膜。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迟影拉着“Ice Boy到了舞蹈房,不管他惊讶的眼神,自顾自地放起了音乐,是《舞者的纯情》主题曲《夜来香》,迟影站在舞蹈室中央,就像站在了舞台上,身体随着音律的变换而摆动,“Ice Boy看呆了,不过随即便迎着迟影一起跳了起来,两人的第一次合作便非常的默契,仿佛两人是前世的好友在今生相遇。一曲终了,两人瘫坐在地上,相视而笑,“你是怎么知道我会跳舞的?”迟影摇摇头,其实从迟影第一眼见到叶寒时就知道了,那种轻盈的步伐、高傲的气质、真实的心灵,是只有舞者才会有的。夕阳散满了舞蹈室,给木质的地板镀上了一层金光,“加油。”“嗯。”

一周以后,活动开始了,轮到叶寒表演,台下立刻传来不屑的声音,叶寒顶住压力,演奏完了一整曲《土耳其进行曲》,精湛的琴技并没有压住底下的声音,可叶寒并没有一点失落,仍优雅地走下台,校领导往台上指指点点,同学们在台下吵吵闹闹,过了一会儿,女主持人面带笑意走上台,清了清嗓子说道:“接下来有请迟影同学和伤疤王子带来桑巴舞《夜来香》。”“伤疤王子?谁呀?”“迟影竟然会跳舞?”台下议论纷纷,不一会儿,优美的音乐响起,两个带着面具的人上了场,那身材苗条的女孩是迟影,可那个高大帅气的人同学们愣是猜不出来。

台上两人身影动了起来,渐渐地,他们撕下了面具,是叶寒?他挽起袖子,左臂的伤疤在灯光下闪闪发光,台下肃然无声,接着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所有人都知道,再也没有人会去嘲笑叶寒了。

半个月后,迟影与叶寒在市里的比赛获了奖,事后他们在一起吃庆功宴时,叶寒已经是在全市出名的全能的少年,迟影吃着冰激凌,微启朱唇到:“加油。”正眉飞色舞的叶寒停下来,认真道:“嗯。”

 

 


2014年12月25日

张鹏
王艺凝

上一篇

下一篇

王淑荣

王淑荣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