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照青,性别男,1998104日出生于宁夏银川,籍贯黑龙江省。20062011年多次被评为校“三好学生”、“多好学生”、“优秀队干部”,宁夏广播电视总台少儿频道《种太阳》栏目小记者。曾获得宁夏“迎奥运,从小热爱文学和美术,庆五十年大庆宁夏青少年书画大赛”美术类优秀奖。

        2007年开始发表文章,先后在宁夏的新消息报、小龙人报发表数篇文章。2010年,作品《喜庆》获得“张贤亮文学艺术奖”征文比赛小学组二等奖。2011年在“我·责任”全国师生主题书画作文大赛中获得二等奖。

    分别荣获第十一届、第十二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一、二等奖,并成为2010度中国少年作家班的优秀学员,于2012年任中国少年作家班主席团委员。在第十四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中荣获一等奖。

       奶奶家的梨花树

 

我的中卫迎水桥村的爷爷奶奶家的九间土坯房门前有个几十平方米的小院。爷爷奶奶在这个小院里栽植了桃、杏、枣、苹果和梨等果树,其中的那两棵梨树是我的最爱。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我对梨花树的认识随着奶奶的介绍而深入。5岁那年春天,我随爸妈去奶奶家,奶奶特意把我领到两棵梨花树下,指给我说,这是两棵梨树,高的是香水梨树,矮的是鸭梨树,它们比你大姑还大一岁。我一看,茂密的树叶遮住了炎热的太阳,褐色的枝条有粗有细,密密麻麻错乱地交织在一起,向四面八方伸展着。风吹过来,枝叶轻轻摇动,雪白的梨花,虽然没有妖娆富贵之态,却淳朴亲切,在普普通通人的心目中,会得到非同寻常的珍视。那千朵万朵的梨花,好像在对我微笑,那么秀丽淡雅,它的花瓣润如玉、白如绢、轻如纱、细如丝,花蕊是淡黄色的。冰清玉洁的梨花,在我的眼里是最靓丽的,它为这个生机勃勃的小院,增添了无限的光辉和温馨感。

晋代的田园诗人陶渊明爱菊花,宋代的哲学家周敦颐爱莲花,当代歌唱家蒋大为既高唱牡丹,又高唱桃花。我虽不是什么名人,但我有爱梨花的自由,因为奶奶的笑脸,如同梨花一样饱含着世间最动人的真情。

奶奶与这棵鸭梨树格外亲近,一有时间就拿个小板凳坐在树下,时而眺望远方,时而近看梨花,时而抬头仰望,时而轻嗅花香。有空她还会和梨树说话,和梨树谈心,还经常把好消息告诉梨树,如告诉梨树大儿子考上大学了,二儿子考上大学了,小女儿也考上大学了……她都一一说给梨树,美丽的梨花树也心领神会地点头,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在向奶奶道贺。每当这些时候,奶奶的脸上都会堆满笑容,跟家人的话也多了起来。

有一次,我好奇地问奶奶,说:“奶奶,你天天跟那棵鸭梨树说什么呢?一会儿自言自语,一会儿有说有笑。”奶奶说:“这个事你不懂,我也就跟你保密了。”我说:“那不行,我得到树上去看看。”奶奶说:“眼看着梨就结果了,你钻到树上爬来爬去,不得把树枝和梨花给蹬掉了吗?”我哀求着奶奶说:“求你了——我的好奶奶,我小心点还不行吗?”心慈面软的奶奶无法拒绝我的恳求,只好点头同意。我获得了奶奶的“恩准”,看了一眼七杈八杈的鸭梨树,往手上吐了点吐沫,顺着树干一蹿,像猴子一样,“噌、噌、噌”三下五除二地爬了上去。奶奶在不远处抬头望着问:“你干什么呢?快下来吧,别摔着!”我说:“这上面可好了,都结小梨蛋了,怪不得你老和它们说话呢,是让它们快快长大呀!这上面可好玩了,可以观花望景。”说着,我得意地在树枝上摇晃起来,刚摇两下,脚就踩空了,身子横穿层层枝叶,“啪嗒”一声,摔到地上。奶奶三步两步蹿到我跟前,抱起我,心疼地说:“可把大孙子摔坏了,快来,哪疼?我给你揉揉!”我咬咬牙,说:“没事,不疼,您别担心了!”奶奶这才舒了一口气,说:“好样的,不愧为刘家的男子汉,以后千万别再干这种傻事了。”当奶奶看到被我带下来的一地的梨花和小梨蛋时,立刻皱起了眉且不住地摇头,好像在心里埋怨:你这娃子,太淘气了。随即奶奶大声地说:“太可惜了,你知道吗?这都是生命啊!”奶奶脸上露出了非常伤心的神情。我才知道——我闯了祸,立即低头认错说:“奶奶,我错了,对不起,再也不敢了。”奶奶强调说:“你要记住今天的教训——挨摔是因为你逞能,以后干什么都不要粗心大意”,我说:“是,是,遵命!”

6岁那年的国庆节,我们一家人又回中卫看望爷爷、奶奶。两位老人看到我们,乐得合不拢嘴。奶奶说:“大孙子又长高了,这回,来得正好,瓜果梨桃都熟透了,就等你们来吃呢!”我一听,立马来了精神,说:“这次可得好好品尝品尝咱家的‘绿色食品’!”不由分说,直奔到小院的那棵鸭梨树下。只见,黄澄澄、葫芦形的大鸭梨,圆润光鲜,非常漂亮,成双成对地垂挂在树枝上,每个梨子都有三四两重。累累硕果,挂满枝头,十分惹人喜爱,简直让人垂涎三尺。随后跟过来的奶奶,见我望着诱人的大鸭梨发呆——好像口水都流出来了,就给我搬来一个小梯子,让我上树去任意挑选。我敏捷地蹬上梯子,没等钻到更高的树杈上,身边就有数不清的大鸭梨,好像在向我点头致意。

我随手摘了一个最大的,估计得有半斤重,用手在光滑的梨皮上划拉两下,就“咯吱咯吱”地大嚼起来,它的汁液顺着我的喉咙滑进肚子,我感到非常清凉、解渴。再看看梨上被咬破的白色缺口,上面渗出的梨汁,用舌头一舔,哇!甜丝丝的,这样的大鸭梨,真是百吃不厌。只听嘴里发出“沙、沙、沙”的响声,于是,我就问奶奶:“吃梨为什么会发出‘沙、沙、沙’的响声呢?”,奶奶笑着耐心地说:“这是因为梨肉中有白色细小的颗粒,你嚼的时候,就会发出‘沙、沙、沙’的摩擦声”。听了奶奶的话,我立刻对奶奶肃然起敬,奶奶不但懂得蔬菜、果树等农作物栽培的知识、技术,而且还有关于吃梨的学问,别看我奶奶是农村老太太,她还真不简单哪!我在梯子上,手里拿着吃了一半的大鸭梨,大声喊:“奶奶,我爱你!”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6年后,我已经从小学毕业了,并且顺利考上了银川外国语实验学校(即银川一中)。龙年的春节,我们又回到了奶奶家。又看见了那两棵离别很久的梨花树,但是它们似乎比以前憔悴了些;奶奶的气色也不怎么好,只是看到我们都回来了,脸上流露出慈祥的笑容,但已经没有以前来时那么多话了。

对于这个变化,我有些疑惑不解。过了几天,才渐渐清楚了。因为伯伯考虑到全家兄弟姐妹5人,4人都在银川,为了免去远方的思念,就在银川郊区买了一套200多平米的别墅,想把二老接到宁夏首府住,这就意味着,爷爷奶奶不久将离开世代居住的中卫农村的这间老屋。常言道:故土难离,何况是70多岁的老人呢,谁也不愿意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经过家里晚辈的反复地劝说,爷爷奶奶才算同意迁居银川。

所以,这次回中卫,除了看望爷爷奶奶,在农村过个团圆年外,就是要把围圈小院的木桩、木板撤下来,并打捆装车拉到银川。奶奶看着多年来与这个家相依为命的一根根木头被“吱嘎吱嘎”地锯断,十分不舍,可终究它们也要跟着转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奶奶双手抱着头,站在梨花树下面,任凭寒风吹拂着斑白的头发,额上道道皱纹显得更清晰了,但腰板仍然挺拔。那梨花树,花叶早已掉光,稀疏的枝条,随风抖动。我虽然来这个家的次数不多,但心里也涌起了深深的眷恋。

我们该走了。奶奶听说高速公路还覆盖着冰雪,便千叮咛万嘱咐地说:“小心点呀,慢点开……”伯伯、爸爸、姑父连连说:“知道了,我们一定注意!”我和妈妈、伯母、姑姑,一个劲地催爷爷、奶奶快点回屋,别冻感冒了,要多保重。

三辆车慢慢启动了,我趴在车后窗望着离我们越来越远的奶奶,奶奶眼中尽是担忧,早已龟裂的双手,拄在同样粗糙的梨花树上,在夕阳的映衬下,露出饱经风霜的刚毅。我觉得,奶奶就是我家的“好大一棵梨树——风是你的歌,云是你的脚步,无论白天黑夜,都为别人造福。欢乐你大笑,痛苦你不哭,给大地洒下多少绿荫,那都是爱的音符。”

我要高声赞美你——可爱的梨花树!

 

      留些黑白记忆在我心中

 

那些天发生的事真是一段黑白记忆……

暑假的一天,爸爸把我送到一个画室学习画画:偌大的一间画室里,参加培训的都是有一两年画龄的“老生”了,我作为插班生初来乍到,暂且被安排在初级画功班。

不会画画的我,就像面前的架子上生涩的素描与其他架子上五彩斑斓的水彩一样格格不入。在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中,我只能一天到晚待在我的夹子前,一遍又一遍重复画着黑白的素描。我的心也在这铅笔与宣纸的摩擦中淡褪了色彩。

半个月后,我终于从一大丢石膏方块中解脱出来,要进行实物速写了,这时我捕捉到老师眼中的惊诧。

这一天上课前,我挑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想看看这座喧嚣的城市,可收入眼底的尽是让人目眩的黑白。我带着落寂的心情回到原位,开始对眼前有着华丽釉子与流畅线条的仿古花瓶进行写生。

可是无论我如何专注,也不能把这个花瓶的意蕴表现出来,一遍又一遍地涂改让我的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这时灿烂的阳光洒了一地,照在我那幅黑白的画上,刺得我眼睛生疼:“用黑白色怎么能画出彩虹呢?“我苦笑一下。忽然一个阴影“落到”我的宣纸上,抬头一看,只见一张阳光般灿烂的脸上写满微笑──是美术老师!

阳光为他那石膏头像般俊朗的脸镀上一层和谐的光辉,在明与暗、线与面的协调中完美地像是艺术品。猛然间,我发现了素描的秘诀,那便是对光和影的处理。

老师俯下身子对我说:“不一定只有水彩才会夺人眼目,只要你的眼中有美,你的笔下也会有美。敞开心胸,让阳光为它绘上彩虹桥的颜色。那么即使手中只有黑色的铅笔,也一样能构筑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说毕,老师便在这水晶般清澈的阳光中意味深长地笑着离开了。

搁下笔,走到窗前,细细咀嚼老师的话,发现我的视线里渐渐出现了五彩斑斓的颜色:近处是五颜六色的市区街景,远处有滚滚东流的黄河水。啊!原来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只是我的双眼一直被蒙蔽。

回到座位,我重新摊开宣纸,掏出2B铅笔处理好光与影的搭配、亮面与暗面的协调。不一会儿功夫,一只光泽明丽的仿古花瓶便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我的宣纸上了。

从此,我的黑色画开始有了生机,有了“彩色”。

是啊,只要心是彩色的,即使眼前再“黑暗”,你也能在这死寂的黑白色中找到生机,看到内心斑斓的色彩!


2014年12月25日

石湫雨
杨泽宇

上一篇

下一篇

刘照青

刘照青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