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泽宇:女,满族,1998年生人,现为吉林省长春市吉林大学附属中学初中三年二十二班学生,共青团员。2005年,入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学习;2011年,入吉林大学附属中学学习;2007年,加入吉林省青少年文学艺术家协会;2011年,加入中国少年作家班,现为中国少年作家班高级班学员。

                                              盛开在窗台上的鲜花

     鲜花,盛开在窗台上,风儿轻轻吹过,摇曳出一个个动人的圆弧。

     爷爷喜欢花鸟,并非是要充当品味高雅的隐士。也许只是因为退休之后的闲暇时光太多,而如今高楼林立的城市建筑早已泯没了树下饮酒对弈的场所,耗尽了老人们月下谈古论
今的从容。由于孤独,从而想要寻找一个伙伴,寻找一种乡间田野的悠闲心境,归根结底
是为了寻找一种生活的乐趣。
     奶奶是个兴趣广泛,喜爱整洁的人。年轻时,不但工作出色,家里也收拾得井井有条,还养了许多花鸟虫鱼,生活得有滋有味。
     但是,奶奶退休后,由于长年患病,已经没有了往昔的心情与精力来伺候这些花花草草。这时,爷爷退休了,正好接过了奶奶的班,担当起操持家务的重任。奶奶喜出望外,对爷爷大加赞赏。
     看着爷爷勤劳的身影,看着爷爷专注的神情,看着窗边盛开的鲜艳花朵,奶奶心情格外高兴,就像有一种生机和活力注入了她那日渐衰老的身体之中。就这样,爷爷乐此不疲地摆弄着这些心爱的动植物,奶奶则在一旁静静地观赏,那静默的幸福堪比盛开的花朵,不用刻意去炫耀,也让人过目难忘。

     家中养的花草种类繁多,草本的、木本的一应俱全,而最美丽的、养的盆数最多的当属
四季牡丹了。牡丹,富贵的象征,红似娇阳的花朵足以使人为之振奋;四季,是常开,也是长开,不是迎春的一年一季,也不是昙花一现,是一种长存,是一种保鲜的美丽,持久的美丽。一朵花开了,又凋谢了,这时又有另外几朵竞相开放,轮回着,仿佛可以与永恒媲美。这使家中长年盛开着火红的美丽,仿佛是永远不能被磨灭,而又源源不断地、充满了希望,为家中平添了几分激情。
     爷爷喜欢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四季牡丹火红的花朵便当仁不让地承担起预测希望的责任。每天清晨,爷爷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四季牡丹开了几朵,从而预测这一天顺利与否。倘若四季牡丹开的花很多,即使天气阴霾,也能将整个屋子照亮,爷爷也会认定今天要有好事情发生;如果牡丹零零散散地只开了几朵,即使是晴空万里,也会让人心里感到失落,打不起精神。那美丽的鲜花似乎成了一种乐趣,早已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之中。虽然,有时也觉得这样的判断有些滑稽,甚而是迷信。但仔细想想,有着希望寄托的生活必然要好于平淡的生活,这大概就是爷爷气色越来越
好,身体不见一点儿衰老迹象的原因吧。
     四季牡丹的繁殖方法也与别的开花植物不同,它虽然是每一天、每一株都会开花,却
只开花不结果,它是靠插枝的方式来繁衍后代的。我觉得,这华而不实的四季牡丹是可以理
解的,它那美丽的外表已经耗尽了全部的心血,又怎会孕育出果实来呢?人也是这样,外表惊艳四座的往往缺少一种饱满的精神追求;而有精神追求的,又往往不修边幅,这或许就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吧。闲暇时,我仔细观赏四季牡丹,发现它真的与众不同:妖娆却不媚俗,雍容而不奢侈,用极其简约的方式展现了自身的富贵,而红花绿叶又搭配得那么自然贴切,那必是用尽心血而开出的鲜花,满溢出来的泣血的红色也就分外耀眼。我想,那也必是爷爷费尽心血辛勤培育的结果吧。
     这么多年来,我早已习惯了这血色的花朵,为了取悦别人而泣血而欢歌;我也早已习惯了爷爷的精心照料,为了我的成长极尽其能地劳累着,伴我读书,照料我的生活,这一切都早已成为不可或缺的存在,满满地盛放在我的心里。

     凝神观看窗台上盛开的牡丹,在鲜花丛中隐约地浮现出了爷爷慈爱的笑脸。


2014年12月25日

刘照青
范开源

上一篇

下一篇

杨泽宇

杨泽宇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