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习,女,12岁,七年级学生,喜欢阅读,画画。最大的梦想是当一位服装设计师、漫画家。现为中国少年作家班学员、浙江省少年作家协会会员、台州作家协会会员。2014年第十五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活动二等奖、“中华情”全国征文活动和21世纪少年作家我的宝贝全国征文二等奖、2014年“浩然杯”全国中小学生写作大赛一等奖、第八届浙江省“少年文学之星”征文比赛一等奖。2014年荣获浙江省十大“少年文学新星”荣誉称号。文集《童年的薰衣果》入选浙江省“少年文学新星”丛书。阅读是我的第一大乐趣,渐渐地,在心中我边萌发了想创作文学作品的想法。文学是美好的彩虹,创作文学更是色彩斑斓的风景,每一道风景都是一个亮点。文学是人类感情最真挚、最丰富的表达。我平时喜欢记一些生活中发生的小事,它们记录着我成长的足迹,也使我懂得了,其实欢乐和烦恼一样能给我做人的道理和价值。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阿豆的年货


        转眼间,冬季到了,当大雪纷飞的时候,新年也即将来临。家家户户支起灯笼,贴春联,挂年画,看花灯,买糖果,到处一片喜庆,每个人脸上也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在大街的边缘,有一个非常破旧的茅草屋里,这里住着一只鼠妈妈。它的双目失明,平常的生活都是邻居帮助它,才使它度过了一天天难熬的日子。它有个儿子,叫阿豆。为了给妈妈治好眼睛,阿豆常年在外面打工。鼠妈妈日日夜夜都盼着小老鼠阿豆归来,每天以泪洗面,这样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眼看就要过年了,小老鼠阿豆收拾行装,推着冬瓜手拉车,从遥远的北方急匆匆地往家赶。手拉车上放了好多的年货,比如有花生,瓜子,年糕,仓粮,还有一袋饺子馅——那是上好的野菜饺子馅啊!这些都是妈妈喜欢吃的东西,阿豆清点了一遍,突然想起来那束百草花——这可是给妈妈治疗眼疾的药呀,保准妈妈的眼睛复明。它特地将这束百草花放在手推车的最底层。

阿豆推着手拉车,哼着小曲——这些年虽然辛苦,但一想到马上要见到久别的妈妈,阿豆心里就充满了无比的激动。忽然,在一堆草丛中,两只老鼠卷缩在墙角,它们衣衫褴褛,它们相互抱在一起,身体直打哆嗦,一看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老鼠。

小老鼠阿豆不由得走上前去,问:“你们怎么不回家过年呀?”

“哎!别提过年了。”那只大一点的老鼠叹了口气回答道:“我们连喝口汤的机会都没有,拿什么来回家过年呀,何况我们哪有家?”说完,往墙角挤了挤。

“啊,你们也太可怜了。这么冷的冬天,没有吃怎么能行。”阿豆看了看冬瓜手拉车上的东西,扒开挡风的茅草,拿出一些花生米,递给它们:“给,这些本来是我回家看妈妈的年货,看你们这么可怜,这些你们拿着,也够你们吃上一两个月的。”

那只大一点的老鼠接过花生米,不由得激动万分:“谢谢您,您可真是个大好鼠!”

阿豆嘴里说:“不用谢不用谢,我很高兴能帮助你们。”,可心里还是有一点心疼,想着:“哎!又一袋年货没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告别了这对老鼠,小老鼠阿豆继续往前赶路。雪下得更密了,风刮更大了,似乎要将整个世界掀翻似的,有好几次阿豆差点都滑倒了。它不敢大意,细心地保护着这些年货。天渐渐暗了下来,阿豆心里一阵恐慌——会不会遇见野猫?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在一个破垃圾桶边,只见两只蒙着面的老鼠,手持树枝,似乎在商量着什么,你推我我推你。见小老鼠过来,站在最前面的一只老鼠跳上前来,用树枝指着小老鼠阿豆:“站住!交出手拉车的东西!”

小老鼠阿豆一愣,下意识打了个寒颤,马上回过神来,镇定地问:“你们是谁?为什么会这样对我?大过年的,怎么不回家?”

那只老鼠顿时软了下来,带着哭腔说道:“哎,我们原来住在城里劳斯太太家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不久前,劳斯太太家来了一只大花猫,我们差点连小命都没有了。我们这样子也是没办法,也想有点年货回乡下过年呀!”

阿豆一听,心里十分难过,想想他们比自己还可怜想想它们比自己还可怜,不由得拿出那袋年糕,“给,这袋年糕本来是我带个妈妈的年货这袋年糕本来是我带给妈妈的年货,这样好了,这一袋年糕给你们,早点回家好过年。”

阿豆在它们千恩万谢下消失在风雪中,身后留下的一串串小脚印转眼间就被大雪覆盖,大街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它的家就在前面,挂在路灯上的红灯笼被风刮得乱晃,不时发出“嘣嘣”的碰撞声。

阿豆裹了裹衣服,脚上的鞋子也破了几个洞。哎!看着空空的手推车,阿豆不由得叹了口气,怎么跟妈妈交代呢?眼前只剩下这一袋饺子馅了,无论如何要带回去和妈妈吃一顿饺子才好。

还好!远远的,小老鼠阿豆看见了那熟悉的茅草屋——那就是自己的家,妈妈就住在里面!

借着微弱的路灯,小老鼠加快了脚步。呀!不好! 阿豆踩着什么东西,身体猛地一个趔趄,摔倒了,整个身子连同手推车一同滚到了路边,它紧紧地抱住那束百草花,还好,百草花完好无损。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它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巴,敲了敲那个破旧的茅草屋。屋门前没有贴年画,也没有挂起灯笼,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过了许久,还不见开门。阿豆迟疑了一下,推了推门。门虚掩着,“吱呀”一声开了,屋里冰凉冰凉的,显然没有生起炉子。一支蜡烛,屋内的物品在昏暗的蜡烛光下,一晃一晃的。它的老母亲坐在板凳上,身上的衣服破旧不堪,一双浑浊的眼睛茫然地“看着”前方,似乎在等着什么。

“妈妈,我回来了!”阿豆放下手里的东西,扑上前去。

鼠妈妈浑浊的眼睛立即放出了光来,抽动着嘴巴,说:“阿豆啊,你终于回来了,妈妈都想死你了。”说完,从那双失明的双眼里流出了眼泪,双手不停地抚摸着阿豆的脸。

几年前,阿豆的父亲由于一次车祸离开了人世。从小妈妈就教育它要善良,不能再做那些偷窃的勾当,要自力更生。可是,阿豆刚懂事的时候,妈妈因为过度的善良,被隔壁的那只花猫抓伤了眼睛。没过多久,就双目失明。而且,那只花猫把它们的家洗劫一空,还把它们赶到大街的一角。无奈之下阿豆只好外出打工。想着历历在目的往事,和自己打工所遭受的经历,它不由得哭了起来。

妈妈爱怜自己的儿子,拍了拍小老鼠阿豆说:“别哭了,孩子,来,你看你给妈妈带来了饺子馅,你帮妈妈包饺子吧。”

阿豆搽了搽眼泪,心里不无愧疚地说:“妈妈,实在对不起,我外出打工,本想回来给您多带些年货,没想到……”……”

“孩子呀,你是在做善举呀,妈妈不怪你。以前,我们老鼠家族被看做是好吃懒做,而现在我们要改变这个形象。你看,这些饺子皮就是那些邻居送过来的。”

小老鼠阿豆看着妈妈满是老茧的双手,身上的毛发灰白灰白的——妈妈分明是操劳过度,鼻子不禁一酸,

“妈妈,我给你带了药方了,是专治眼病的。”小老鼠说着,拿出藏在背后的一束花,它坚信,只要把这束花熬成汤,喝下去,妈妈的眼病就会好起来的。

想着妈妈一会儿就能看到自己,看到这个世界,小老鼠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孩子,妈妈知道,我双目失明,哪有这么容易治好的呀。看得见看不见并不重要,只要你这样子孝顺,妈妈就知足了。”鼠妈妈喉咙哽咽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小老鼠阿豆愣了愣,一时半会不知道说什么话才好。它看见妈妈的变得脸红扑扑的,双眼闪着泪花。这一次,妈妈的眼睛不再那么茫然,而是变得生动起来,看着窗外的飞雪,那眼神充满希望…………

 

 


2015年01月07日

范开源
左雁宁

上一篇

下一篇

张习

张习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