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筱锐,男,生于2002年11月7日,现为六年级学生。2014年5月加入中国少年作家班,从小喜欢阅读和写作,有阅读古文的习惯,对《三国演义》《水浒传》《世说新语》等古典著作爱不释手,并尝试用文言写作。

从2013年1月起,先后在各类报刊杂志上发表习作三十几篇,如今已创作近17万字的作品。2014年6月,荣获第十五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二等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游圣灯山记

人言有山,建文靖难曾避于此,故名“圣登山”。因山有圣灯引路,故亦名“圣灯山”。此山,踞巴南一隅,连山接岭,翠峰如簇,周身林海,唯见苍茫。

径至山下,方知有东西二山。行环山道,迤逦数里。至山门,视之,群山止有一路,余皆悬崖峭壁也。过山门,皆平坦石路。行,觉无奇处。路忽转,见二三巨石倚山而起,余尽林丛,疑无路也。忽觉石山有扣,遂持扣,手足并用,越石而过,不堪下视。余觉一疏忽,即没于林石。虽险,而吾觉趣顿生。

过石稍息,方知此乃寻常路也。复见数石,拔地而起,呈一字上叠,亦有铁扣,上书“舍生崖”红漆大字。周即为壁,如刃割之,峭壁下唯有莽莽林海。闻轻草木声,疑魑魅魍魉欲袭人,当下壮胆,持扣翻石。正值晚秋,朔风凛冽,如刃及身。不觉一足踏空,急去抓扣,心惊肉跳,身遍出冷汗。卒登顶,仰天长啸,好不爽哉!

闻“蛇脱壳”最是佳妙,行须臾,未见。母顾疾呼:“过矣!过矣!”一行回头,回奔几步,见二石夹有一缝,石上书三大字二小字,曰:“蛇脱壳出口。”复上行,复见“蛇脱壳”三字。怎地无入口?定眼一看,入口甚小,脸盆般大,是以视而不见。见猎心喜,欲入,而大母抢入,紧跟至,见穴狭小,尽容一身。大母在前,侧身从缝中出。吾欲仿之,而难以动身,本不比大母轻廋,只好轻动,翻身,侧身横行,径往出口,而不知缝窄,被石夹紧,难动弹。当下吐气收腹,一寸一寸往口挤,终出。

而母亦入,至缝隙处,大母呼:“左!”母依言,而卡,动弹不得。原“蛇脱壳”有凹凸两壁,往凸壁侧,腹被顶,难以过。凹壁倒,腹有空,易过。而母听言,往凸壁侧,故卡。母挺胸收腹,一寸一寸往外挪,蹭得帛欲裂,方知何谓“蛇脱壳”也。得脱,示大母曰:“汝尽胡言,害吾如此!”

如此而行,亦不知翻石几何,观景几何,载歌载舞,不亦乐乎。

圣灯虽无华山之险、泰山之雄、黄山之秀,而有一言——“趣”也。

圣灯山,真趣山也!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小表叔的重庆“表情”

春节,表叔千里迢迢地从老家天全赶来我家做客。虽说是我的表叔,可他的年龄却比我小半岁。不知怎么,稀里糊涂的辈分关系,他倒成了我的长辈了。由此,我只得叫比我矮半个脑袋的他为表叔喽!当然,陪小表叔的重担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我身上。

场景一:除夕焰火

吃完年夜饭,观看春晚时,我趁机呈上精心准备的“解说词”:“重庆的烟花可美了,五彩缤纷,千姿百态,声音巨大,精彩纷呈,包你享受一顿视觉、听觉的豪华大餐。”“哇!重庆人真大方,我好期待!”小表叔回应道。

除夕夜的钟声敲响了,焰火表演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然而,始料未及的是今年的烟花稀稀疏疏,东一闪西一亮的,不及往年的十分之一,更不匹配我的精彩“解说词”。我面带愧色,小表叔也满脸失望。

场景二:地铁车票

进入地铁站,小表叔睁大眼睛问:“票呢?”我马上递给他一张印有“享受都市快轨生活”的卡片。他拿过一看,“筱锐,你拿错了,这是游戏币充值卡。”我大吃一惊,“这明明是地铁票呀!”“不是,车票应该是纸的。你看,公交车票、火车票都是纸的,那地铁车票肯定也是纸质车票了!”面对表叔的“惯性思维”,我无可奈何,但又不能束手无策呀!只好请外公来和他“理论”。“你看,造纸要砍树,树却能抵御风沙,绿化环境,制造氧气,给我们一个美好的世界。如果没有树,我们的日子能过得好吗?地铁卡车票是聚脂材料制成的,可以循环使用,不浪费,既能节约木材资源,又环保绿色……”外公是我家出了名的唠叨大王,滔滔不绝的一席话很快就把小表叔说服了。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场景三:“光盘”行动

玩了一个上午,大家的肚皮早就“咕咕”叫了。二话不说,直奔餐厅,准备点菜。旁边墙上醒目地贴着一条“请适量点菜,拒绝浪费”的标语。小表叔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显得很吃惊,嘴里还嘟哝着“餐馆难道不想多赚点钱吗?”

点好菜,开吃!小表叔是冬眠的“蛇”类人,爱睡不爱吃;而我是“猪”类人,能睡又爱吃。我如虎入群羊,吃完一碗,又添了一碗。而小表叔却“无所建树”,自己的那一碗还“高耸入云”。他认为我吃不完,就说我浪费。哼!我就“光盘”给你看。我加大马力,三下五除二就把碗里的食物吃得干干净净。小表叔见了,“无地自容”,只好乖乖的吃起饭来,也开始了“光盘”行动。

场景四:家庭晚宴

明天,小表叔就要回家了。爸爸提议,去吃火锅为表叔饯行。“不用了,在家里吃吧,在外吃多费钱。”舅爷说。小表叔也拍手说道:“对呀!难得有机会在一起,我们又有更多的时间一起玩啰!”于是,老爸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菜,摆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宴席。

小表叔对我老爸的厨艺大加称赞,“哥哥做的菜,真好吃,赶得上餐馆大厨哩!”一席话逗乐了大家。吃着老爸的“杰作”,我们尝到的不仅是美味,还有浓浓的亲情。

 

从小表叔重庆之行的几幅表情中,我还似乎看到了两个“质朴”的汉字——节俭。它正从字典大步走向重庆人的生活。

 


2015年01月19日

左雁宁
潘韵竹

上一篇

下一篇

陈筱锐

陈筱锐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