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韵竹,女,汉族,2003年12月出生于四川南充,中国少年作家班2014届学员。现就读于西华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多次被评为校三好学生、校优秀学生干部、最美少年和校广播站优秀播音员。

      兴趣广泛,尤其酷爱阅读与写作。5岁开始创作,7岁第一篇文章在《南充晚报》发表,到目前已有10余篇文章见诸报端和杂志。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次获得南充市作文拉力赛二等奖。自编自导的舞台剧《大战红孩儿》获得学校2014年舞台剧比赛特别奖。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雨游河堤》

       那是一个清爽的上午,蝉们早已经出巢,在树上不停地叫着:“知了,知了……”路旁的杨柳随风摇摆,翩翩起舞,呈现出一派和谐的景象。

       如果不是漫天的乌云,根本没有人想到会下雨。河堤上的人开始早早地收工,准备回家了,因此显得十分繁忙。只有河水仍静静地流淌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不知道要下雨似的。

不知不觉中,雨下起来了。飘飘洒洒,若云若雾,给大地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面纱。它们滴在水里,滴在路上,有的甚至滴到了我的脸上。顽皮的雨点像一对鼓锤,把雨篷、石板敲得啪啪直响,“乒乓、乓乓”,像一首大自然的奏鸣曲。

       一滴雨滴掉了下来,落在了平静的河面上,顿时,雨点滴下的地方,泛起层层涟漪,逐渐扩散开来,一滴、两滴、三滴、四滴……越来越多的雨滴在了河面上,形成了一个波纹库,煞是好看!

       雨越下越大,蝉不叫了,蛙不叫了,撑伞的人儿来了。花儿们摇摇欲坠,纷纷落下,铺满一地。

       随着一道闪电,雷打起来了,“轰隆隆,轰隆隆”。而我撑着一把小伞独自在雨中漫步,树叶在风中发出沙沙的声响。我想:这时的鸟儿们到哪里去了?是在枝叶间瑟瑟发抖,还是在窝里呼呼大睡?

       雨渐渐地小了,雷鸣声也渐渐弱了下来,耳边只有小雨淅淅沥沥的声音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天晴了,雨停了,一条绚丽的彩虹挂在天空。蝉叫了,鸟鸣了,蝴蝶又出现在花丛中了。河也静了,像一面明亮的镜子,倒映出这美好的景象。

       一切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但花儿上的“珍珠”证明了曾发生的一切。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当死亡来临时》

       这是一个冰冷的夜晚,海浪像一匹匹骏马冲击着破碎的渔网,船帆呼啸着向海岸涌来,一波又一波,令人奇花异草胆战心惊。破旧的木窗被海风吹得哗哗直响,屋内,没有灯,没有一丁点儿火光,水透过门缝浸了进来,使得整个房间又潮湿又阴冷。

       寡妇西蒙忧郁地倚在窗边,用憔悴的目光望着漆黑的大海。她伸出一只火柴棍般的手,想要关上窗户,可不一会儿,窗户又被海风无情地吹开了。于是,她再次把手伸向了那扇木窗,刺骨的寒风一次又一次“袭击”着她枯枝一般无力的手。她回头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孩子,脸上浮现出一抹惊人的坚毅。她再一次咬着牙把缩回去的手伸了出来,拉住了那扇窗户,把它关上,并用绳子系了起来。当她做完这一切时,开始猛烈地咳起嗽来,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炸了,怎么都喘不过气来。

       西蒙扶着墙,摸索着,颤颤巍巍地向床边走去。等她安稳地靠在床杆上时,已经喘得只能用嘴巴呼吸了,她喉咙里的痰一进一出,咳喘声一声连着一声。她知道自己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她躺在床上,用浑浊的眼睛望着屋顶,心想:孩子们该怎么办呢,要不去找桑娜帮忙,哎,算了,我连床都起不了,怎么去请她呀,再说,她有五个孩子呢,怎么好意思开口呀。如果丈夫还在就好了,现在,只能靠上天保佑这两个可怜的小家伙了。

       正当西蒙满心苦恼的时候,一个孩子突然翻了个身,身上盖着的衣服也滑落了下来。西蒙立刻把衣服给孩子盖上,又用身上盖的破衣服将孩子们裹了起来。她伸出手,慈爱地摸了摸孩子们的小脸蛋,心中默默说着对不起。

      风大了起来,放肆地拉扯着西蒙家的门和窗,发出“吱吱”的声响。西蒙看着那扇破旧的门,叹了一口气。恍惚间,她看见了离别已久的丈夫,便激动地伸出双手想要拉住他,让他留下来照看孩子。突然,她的手僵住了,原来只是一个幻境,她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她最后看了孩子一眼,安详地闭上了双眼,手也垂了下去——唯有她身旁的孩子在安静地睡着,嘴角还挂着一丝甜甜的笑。



2015年01月26日

陈筱锐
陈睿真

上一篇

下一篇

潘韵竹

潘韵竹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