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  

广东省东莞市  黄佩筠1351011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

少女定定地站在电梯里。她呆了片刻,身体因为电梯的上升有点重心不稳。呼……

她望着电梯门上稍显不知所措的自己,伸手理了理头发,然后走出了电梯。早上的图书馆静得很,也没有多少人光顾,她匆匆步进正门,门口的阿姨提醒她“嘿,还书办理在这里……”她根本就不是来还书的。今天是个晴朗的日子,阳光懒懒散散地躺在靠窗的桌椅上,寂静的图书馆里可以听见阳光怀中尘粒的呓语。她挑了张对着白色落地窗的桌子坐下来,把手里的一袋作业放在桌子上。桌上散落了几本书,她伸手拿了本胡乱地看起来。她告诉了他约定的时间,但是自己是早一刻来的。

翻不了两页,她就合上书来。抬头望望四周的墙壁,没有钟,自己也没有带表。算了,还是继续看吧,时间还早得很。她揉了揉头发,随即又翻开书来。九点多的图书馆实在是寂静无声,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得相当清楚。

“1838年,米兰以寒冬欢迎还是默默无闻的达芬奇……”

她瞄了一眼书上的配图,《最后的晚餐》上面神色怪异的耶稣和圣徒,却全然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她心里稍稍烦闷起来,图下大段大段的分析推理入眼即过,根本没有经过思考。于是她心里下了判断——无聊的书!转头望望,偌大的图书馆里还是寥寥无人。时间在室内飘着流着,无声地拂过少女的脸颊,褪去她脸上的浮躁。呼……她低下头来,继续几页几页地翻着书。深冬的太阳还是暖和的,少女有点垂头丧气地趴在书上一字一句轻声念着。

“莱昂纳多·迪·皮耶罗·达·芬奇……”烦躁再起,她终于重重地合上这本书。真是啰嗦!心中的不耐竟让她连一个稍冗长的人名都读不下去。她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却滑落到大理石地板上,“啪——”寂静的空气里回荡着这清脆的声音。她从地上缓缓拾起糖来,又重新打开了那本书。这次她是几页几页地翻,只匆匆瞄一眼纸上的图,又哗哗哗地翻到下一页。少女的手指泡在阳光里,手指在阳光中搅动的声音,手指捏住书页的声音,手指不耐地在桌上敲击的声音……一清二楚。

少女仍是哗哗哗地胡乱翻书,忽然在一片恍惚的阳光中听到后方的窸窸窣窣声,脚步声。心猛地下坠,停顿半拍,又喜出望外地猛地回头。原来,只是一位父亲,牵着他的女儿慢步罢了。

呼……少女又开始翻书,只是翻动的频率更快了。她不知道时间,只能在盲目的等待中越来越不耐烦,然后又花心思抑制自己的烦躁。

她感觉时间已经流过许多许多,但实际上仅仅一刻钟。时光和空气在室内追逐嬉戏,扰得她再不能抚平自己的思绪。

他到底来不来?

阳光忽地更加明媚起来,空气里的浮尘更加线路出来。似是有感知般,少女再次回头,看到稍显局促的少年,站在阳光里微微地笑。

她“啪”地又一次合上了书,朝着他笑了起来。



 

点评:

    少女怀着激动、兴奋、羞涩的心情等待着少年的到来,仅仅早了一刻钟,却很漫长。“她瞄了一眼书上的配图,《最后的晚餐》上面神色怪异的耶稣和圣徒,却全然不能吸引她的注意力。她心里稍稍烦闷起来,图下大段大段的分析推理入眼即过,根本没有经过思考。”“这次她是几页几页地翻,只匆匆瞄一眼纸上的图,又哗哗哗地翻到下一页。”这两段的描写表现出了少女焦急等待的心情。再看当她看到少年时,之前的不快一扫而过,利索地合上了书,并对他微笑着,这一连串的动作充分地表达出来少女见到少年后欣喜的情绪。全文对抓住人物细节,刻画人物内心情感表现十分到位,对人物情绪的处理细腻,得当。

杨智



2015年01月26日

神奇的汽车 - 蒋政烨
安全牢记在心中 - 廉晶莹

上一篇

下一篇

等待 - 黄佩筠

等待  - 黄佩筠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